第十五章 千山暮雪
疯狂路人2018-04-26 17:332,155

  南飒星的西南,是一片巍峨的高山,绵延数千里,山上常年积雪不化。

  但这丝毫不影响山下普罗里城的繁华,因为在山脚下的深渊里出产一种稀奇的玉石‘香兰玉’,香兰玉通体碧绿,温润光滑,散发一种特有的兰花的香气,南飒的达官贵族们更是相信佩戴香兰玉能驱邪避寒,带来好运。

  香兰玉的价格高昂,一块拳头大小的香兰玉往往能卖出一千金币的高价,但仍是奇货可居,一些梦想发财的穷人往往千里迢迢赶到普罗里城,就是为了能找到一块哪怕可以打造一副耳环的香兰玉。

  当然,也有许多的达官贵族派了浩浩荡荡的家丁前来大肆采掘收购。所以普罗里城从来不缺穷人,更不缺富人。

  也有的香兰玉是晶莹的淡蓝,淡蓝色的香兰玉数量稀少,是珍品中的珍品,往往有人挖到了蓝色的香兰玉,可是却常常莫名奇妙的死去。

  但这似乎毫不影响人们的狂热,每每到了夏季,南飒四面八方的人们潮水一般涌入普罗里城,给这座城市带来超乎寻常的繁华。

  晌午,一辆驴车慢吞吞的走进城来。

  车辕上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穿了一件崭新的蓝衣,黑色的长发遮挡了半个脸庞。冷冷的目光打量着街上的店铺。

  走到香兰酒楼前,少年一拉驴子,驴子受力停了下来,香兰酒楼的小厮跑上前来:“客官,要用饭吗?我们香兰酒楼的菜肴可是普罗里价格最公道的,你看这附近其他酒楼,”

  小厮手指街上其他的酒楼:“简直没有什么生意,你知道为什么吗?黑,太黑……”

  小厮说完转过身来,眼前哪儿还有人影。

  一个淡淡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把我的驴牵走,喂上好的草料。”

  小厮回过头来,只见少年陪了一中年美妇与一少女正拾阶而上,小厮撇了一下嘴唇低声道:“拽什么拽,哼。”

  小斯甩了一下头发,无奈头发太短,与少年的长发差的太多。口中高声道:“好来,上好的草料。”

  “师叔,走快点啊,我都快饿死了。”少女用手拉了少年衣袖,蹦蹦跳跳的跑在前面,美妇不由呵斥道:“筝儿,不要没有女孩儿家的样子。”

  三人,自然正是唐明月与林豹、筝儿三人。

  筝儿回头望了娘亲一眼,皱了小巧的鼻子:“娘亲,你也走快点啊,你看这里真的有好多人呢。”

  “小豹,”唐明月皱了一下眉头:“你去随便点几个菜,我们还是快点吃完了赶路。”

  唐明月一边说着,一边挽了筝儿手臂走到一个没有人的桌前坐下。

  林豹看了一下柜台的菜谱,倒也菜品丰富,随便点了几个。

  刚刚走回走到桌前,就见一个三十来岁的青年正坐在唐明月旁边,吐沫横飞的喋喋不休:“……我这块香兰玉无论戴在小姐还是夫人身上都合适得很,你看这可是淡蓝色的极品,若不是我急于回家,断断不会以这个价格出手。夫人还犹豫什么呢?走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我看小姐国色天香,恩,虽然年龄小点儿,但是丝毫掩饰不了大家闺秀的风范,若是配上这块极品的香兰玉,做一副项链或者是手镯,必定光芒四射,那个,惊艳绝伦……”

  唐明月微笑着听完青年的介绍,反问一句:“你有真的香兰玉吗?若是真的,不要说一千金币,就是五千金币我也要了。”

  “哎,大姐,你可不要乱说啊。”青年回头看了一眼酒楼的其他客人:“我这个是昨天刚刚在深渊里找到的,哪儿是假的啊。”

  唐明月淡淡道:“真的香兰玉香味淡雅,色泽纯净,握在手里有暖暖的温度,而你这块,香味是用兰芝草汁液涂抹的,蓝色是用天青草汁液浸染的,所以色泽不仅不纯正,还有天青草的辛辣的味道,而刚刚烤的时候,温度又掌握的不好,所以一面热一面冷……”

  “哎,你不要算了,我还不想卖了了呢。”青年站起身来抢过香兰玉灰溜溜的走了开去。

  林豹坐下道:“师姐,这香兰玉你以前见过吗?”

  “没有,我只是听老师说过而已,真的香兰玉,千金难求,又怎会在大街上叫卖。”

  “师姐,那除了香兰玉,高氢寒精会容易找到吗?”

  “唉。”唐明月摇头低叹:“若说香兰玉千金难求,那么高氢寒精就可以说是可遇不可得的。老师这次要我们来找一个人,或许他知道高氢寒精也说不定,一切看我们的运气了,但愿不会让老师失望。”

  林豹见唐明月语气落寞,也不由暗自伤神。

  好在筝儿见端上桌的菜肴绿色莹然,大呼好吃,倒也冲淡了唐明月的郁郁。

  三人吃完,喊小厮结了帐,重新上车行去。驴车走了不久,前面已是斜而向上的山路,唐明月与筝儿走下车来,将驴车找了一个当地的农人看护,三人顺山路向上爬去。

  山路狭窄,有些地方只容一人通过,一侧是直直的峭壁,一侧是深深的深渊,好在天气晴朗,路上干燥,倒也不太难走。

  走至半山腰,唐明月忽然手指深渊道:“小豹,你知道下面的人们为什么不顾身家性命,千里迢迢的来普罗里城挖香兰玉吗?”

  林豹望了深渊,只见深渊中千百的汉子如蚂蚁一般,手拿了铁锤扦子,有的用绳子掉在半山腰,有的俯在深深地坑底,叮叮当当的声音在山壁上回旋。道:“无非为了钱财而已。”

  “不,小豹。”唐明月牵着筝儿,扶了山壁道:“他们是为了自己的信念而来的,或许表面上是为了钱财,但谁又知道他们可能只是为了家中儿女的一点温饱,母亲的一件寒衣而来呢,来到普罗里城的深渊,就已经把生命置之度外,这儿能活着回去的人不及一半,但人们仍然趋之若鹜,不计后果,是因为他们心中都有信念在支撑着,而勇往直前。

  “师姐,那么老师的信念又是什么?乃至呕心沥血,百折不回。”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凄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蔚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