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凄凉
疯狂路人2018-04-26 17:342,280

  唐明月摇摇头:“老师到时会告诉你的,你是几百年来老师最好的弟子,老师,不,老师其实是我们唐家的先人,和他一起的队友已在几百年前过世了,而老师的身体经过当年最尖端科技的改造,才会苟延残喘到现在,几百年来他活在深深地自责中,那是一件在他心中无与伦比的错事,所以我们住的地方被命名为悔森林。老师的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你可不能让他失望。”

  “老师为什么从来没有对我说过?”

  “人的痛苦若是太深,就会不敢回忆。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你体会不到的。”

  “那么安妮家,赵家的先人就是老师的当年的队友吗?”

  “老师当年的队友共有七人,安妮家和赵家先人是其中的两个,还有一个去了图绝大陆,据说已经被图绝的食人族杀害了,一个流落到南飒的卡瓦拉里山脉,一个就是我们此次来见的罗菲尔家的先人。”

  说话间,三人已顺着山路攀的越来越高,路上已铺了一层白霜,众多山头上覆盖着厚厚的一层白雪,唐明月与筝儿呼呼喘着粗气,显是空气稀薄,两人又身体羸弱所致。

  林豹将筝儿伏在背上,小丫头已累的说不出话来,唐明月看看一直盘旋而上的小路,抬起沉重的双腿,一步一挪的继续向前走去。林豹喊道:“师姐,还是歇会吧”。

  唐明月正要答话,忽听一个讶异的声音大喊道:“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三人紧走几步,转过山角,只见眼前竟是别有洞天,一片方圆百米的山地上挤满了络绎不绝的人群。

  只听刚才那个声音继续道:“小姑娘,你是使了什么魔力不成,这可是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的,你这么一把火,给烧了一半,这不成,这不成……”

  三人向声音来处看去,只见一群人围了一个圈子,中间一个摸样清秀的小姑娘有十三四岁,长长的黄发蓬松着在脑后扎了一个麻花辫,脸上透着淡淡的高原红,蓝色的眼睛冷若冰霜,此时正望着眼前一个络腮胡子的大汉。

  那络腮胡子的大汉一边摇头一边嘟囔:“这不成,这不成……”

  那小姑娘冷笑一声:“那你说你这种行为是不是该报告律政大人,让他将你治罪啊。”

  那大汉一愣,不由回头四处张望了几眼,回过头去继续道:“这块石头可能就这一点是瑕疵,剩下的我绝对敢打保票是真正的香兰玉,罗菲尔丽大小姐,你不要血口喷人。”

  “哦。”那小姑娘闻言,忽然格格笑道:“那我就再试一下喽,若是剩下的还是假的,我就告诉律政大人让他治你罪了?”

  络腮胡子转头打量了一下身边的几个同伴,小声问道:“你们说怎么办?”

  那几个同伴听大汉询问,纷纷使了一个眼色,转身走到一边,相互之间低声议论了起来。此时小姑娘已将手中一个银色的罐子点燃,那罐子也不知用了什么燃料,发出蓝幽幽的火苗。

  唐明月看见那小姑娘手中的罐子,不由一呆,继而狂喜道:“林豹、筝儿,你们看,那是…那是高氢寒精的火苗。”

  那小姑娘本来隔的三人并不远,就在转过山角的被风处,此时一听见唐明月的说话声,不由上下打量了三人一眼,接着疾步走了过来,走到唐明月身旁,疑惑道:“你是唐姑姑?”

  “恩,是我。”唐明月伸出双手握住小姑娘的手,颤声道:“罗菲尔大哥还好吗?”

  小姑娘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哦,爸爸整天在研究他的瓶瓶罐罐,最近发现了这个东西。”

  她将手中的银色罐子一指:“更是疯了似的不吃不喝,着了魔。”

  “罗菲尔丽,你爸爸是对的。”唐明月道:“我们回家吧,姑姑这次来有很重要的事见你爸爸。”

  罗菲尔丽伸了伸舌头,全然变成了一个淘气的丫头,和刚才的冷若冰霜简直判若两人,连林豹也不由被她的样子逗的一笑。

  “喏,就在前面了。”罗菲尔丽显然常住在高山的缘故,并不受高原气候的影响,转身蹦蹦跳跳的在前面带路。

  再也不管刚才的一众汉子。

  那络腮胡子见罗菲尔丽转身就走,忙慌慌的追上前来,抢到罗菲尔丽面前道,“罗菲尔丽小姐,你要走了啊,你到底要买还是不买啊。”

  罗菲尔丽顿住脚步,转身森然道:“吉布,你若再跟着我,我就去跟律政大人说,你在普罗里城贩卖假香兰玉,企图践踏普罗里神圣而公正的法律,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香兰玉是借了蛮横无理强取豪夺来的吗?”

  “这……这……,”吉布指了罗菲尔丽手中的香兰玉,这了半天再也说不下去。

  看着吉布目瞪口呆的样子,唐筝不由哑然失笑,走上前来握住罗菲尔丽的手道:“姐姐,你好厉害。”

  罗菲尔丽哼了一声,牵着唐筝绕过吉布,回头道:“姑姑,我们走。”

  两人叽叽喳喳的走的远了,忽听罗菲尔丽口中唱到:“高山哎,白雪苍苍,我思乡的心儿如麋鹿丢失了儿郎,夜夜梦回蓝色海洋,泪水打湿了家乡的那株白杨,白杨哎,茁壮成长,等我的心跳终于停止后不再激荡,请留下埋我的土壤,伴在我亲亲慈祥的母亲身旁……”

  她的声音本就清凉,又是站在山巅唱来,歌声嘹亮,只是歌声中充满说不出的凄凉。

  听见歌声,唐明月身形一顿,忽然一口鲜血涌了上来,哇的一声喷到石壁上。

  林豹大惊,抢前几步扶住唐明月,道:“师姐,你怎么了?”

  唐明月苦笑一声:“小豹,你听这歌声充满凄凉,不知作词的人当年是何感想。”

  罗菲尔丽远远见唐明月喷出鲜血,忙慌慌奔了回来,口中喊道:“唐姑姑,你怎么了?不要紧吧?”

  “没事,”唐明月苦笑:“这高原反应太厉害了,我们还是快些走吧。”

  当下林豹罗菲尔丽搀了唐明月,四人向山上爬去,好在前面不远,已隐隐透出几间房子的轮廓。

  房子用石块砌成,被皑皑白雪覆盖着,只在墙壁上开了几个黑乎乎的窗口,若非有人指点,怕是真不容易认出是一所房子。

  罗菲尔丽向前一指:“唐姑姑,前面就是我家了。”

  接着,大喊道:“爸,有客人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蔚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蔚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