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兄弟
疯狂路人2019-12-10 18:202,312

  大祭司皱了一下眉头,忽然抬高声音道:“库波,那丫头还没死透吗?”

  “没有,大祭司。”一个暗黑的身影从角落里站起答道:“不过也差不多了,从昨天到现在她只动了两下,现在似乎又昏死过去了。”

  “哦。”大祭司答应一声,似乎想起了什么,转身向角落里走去。

  走到那团身影面前,大祭司自言自语道:“我差点忘记了,支架还是包装一下要好看的多。

  接着,大祭司举起手中的手术刀在那团身影背上划了下去。

  那团吊着的身影双腿一阵抽搐,嘴中发出压抑而低沉的呻吟。

  萧十一眼睛猛地睁大,就见大祭司缓缓的从那团身影的背上揭下一层皮来。不错,就是一张人皮,那张人皮鲜血淋漓,一滴一滴的鲜血滴答下来落到地面上一个水洼中,叮咚,叮咚的声音在石洞中不住回旋,让萧十一的额头瞬间浸满了冷汗。

  大祭司抖了一下那张血淋淋的人皮,交给角落里站着的身影道:“出去处理一下。”

  接着,他从身上掏出一只手绢,仔细的擦拭着手指上的鲜血。

  笃笃笃笃。

  安贝手中端了一个陶盆走了进来,大祭司伸手指了一下牢笼,示意安贝将陶盆放下,慢悠悠的叹一口气道:“族长怎么还不来呢?,你去叫一下吧,就说梅花灯就要制作好了,让族长来鉴赏一下。”

  “是。”安贝答应一声,放下陶盆,又一瘸一拐的走了出去。

  大祭司走到牢笼面前,伸手从口袋中掏出一把钥匙,打开牢笼上巨锁,弯腰走了进来。

  “啧啧。”

  大祭司咂着嘴巴蹲下身来,撩起萧十一的左腿裤管,说道:“身材俊秀,双腿匀称,这两盏梅花灯真真是福泽呢,你看那灯罩的梅花多么完美,若非这个丫头的胸部雄伟,我真舍不得扒了她的皮呢,唉!可惜了,可惜了……”

  他一边说一边摇头。

  萧十一直听的浑身毛骨悚然,抬头向石台上那两盏梅花灯看去,那两盏灯的外罩乳白浑圆,前边一个暗红的点在灯罩上辐射出一朵梅花的样子。

  其中一盏更是被一根稍微弯曲的洁白支柱支起,想来就是一根人的腿骨了。

  大祭司叹了一阵,又拿起手术刀,说道:“你怎么一直在抖啊,这有什么好怕的,你的小腿骨配上那盏梅花灯你应该欢喜才是,你看安贝那兔崽子截了一节小腿不是活蹦乱跳的吗?”

  “你要干什么?”萧十一语音颤抖。

  这个年轻的大祭司语笑轻松,将一场血腥画面说的轻描淡写,可是却让萧十一觉得无比的阴寒。

  “啊,我怎么就忘了堵上你的嘴呢,”大祭司站起身来,从身上掏出擦手用的手绢,说道:“我可不喜欢有人咋咋呼呼的打扰我制作的乐趣。”

  他不由分说,将手中手绢一把塞进萧十一口中。手中手术刀一翻,一丝梅花灯的光线被刀身反射,映的萧十一微一闭眼。

  接着萧十一就觉得左小腿一阵刺痛,不由从嗓子里发出一声闷哼。

  “哥,哥,你在那儿呢?”突然一个声音突兀的在石洞外喊了起来,大祭司手中一停,侧耳倾听,那个声音越来越近:“哥,我钓了一条大大的鱼呢,你快来看啊。”

  大祭司从萧十一腿上抽出短刀,站起身来走出牢笼,笑道:“是鱼儿啊,快点进来,你钓了一条鱼吗?快点来让我看看。”

  那个声音听到大祭司的声音走进石洞来,萧十一侧眼看了一下,来人居然是在海边钓鱼的傻子。那傻子扛了那根长长的钓竿,手中提了一条两三斤重的海鱼蹦蹦跳跳的走到大祭司身边来。

  大祭司呵呵笑着:“鱼儿啊,你可长进了,这都能掉着鱼,我这个做哥的可要不如你了呢。”

  他接过傻子手中的海鱼,大祭司一个转身,忽然左手如电,手中匕首突然抵上了傻子咽喉,口中厉声道:“痴鱼儿,你这条鱼是如何钓上来的,你欺我和你一样白痴吗?”

  痴鱼儿吓了一跳,手中钓竿吧嗒掉在地上,大嘴一张,哇的哭了起来,断断续续的道:“哥,你打我…打我干吗?是一个姐姐…一个姐姐给我钓上来的,那个姐姐好漂亮,好像…好像上次来的那个姐姐一样。”

  大祭司定定的看了痴鱼儿一眼,缓缓将手中匕首放了下来,口中冷冷道:“那个姐姐呢,你怎么没有领她来这儿?”

  “哦,那个姐姐……”痴鱼儿擦擦脸上的眼泪道:“那个姐姐说她怕…怕你的鬼影幻手……”

  痴鱼儿话音一落,突然身形暴退,大祭司脸色一变,就要欺上前去,只是洞口一声枪响,一颗子弹带着一声尖锐的呼啸,从大祭司胸前穿过,在大祭司背上溅起一朵血花,叮的一声破入石壁。

  大祭司喘着粗气,嘿嘿一笑:“痴鱼儿,我姜破壁一世聪明,还是倒在你的手里,咳咳……”

  刚才的子弹打穿了大祭司的肺部。大祭司语音嘶哑,咳咳两声,继续道:“好兄弟,瞒了我七年,只是今日你们想要活着出去图绝族,却是想也别想了。”

  大祭司右手一挥,手中匕首电射而出,叮的一声钉入石台后的石壁,一阵叮玲铃的声音忽然漫山遍野的响彻起来,接着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一起向洞门涌来,

  “唔索索,咳咳吆咳咳,唔索索,咳咳吆咳咳。”一众野人的歌声越来越近。

  绕是痴鱼儿装傻七年,备战七年,此时脸上也不由变了颜色,回头望了一眼退到洞里边来的贝壳一干人,痴鱼儿语音颤抖:“哥,你却又是何必,你忘记了父母的遗愿了吗?为什么不跟我们走?你还可以回头的。”

  大祭司摆摆手:“痴鱼儿,你不要说了,父母…哈哈…哪两个死鬼哪有把我姜破壁放在眼里过,…咳咳…那年你七岁学会了鬼影幻手的时候,父母不知有多高兴,只有我姜破壁缩在角落,偷偷的哭泣,我就发誓一定要学会鬼影幻手,然后让父母也为我高兴一次,可是我等我一年后学会鬼影幻手的时候,你已经学会了游刃刀,我…咳咳,我姜破壁只怕这辈子再也赶不上兄弟你了,那俩死鬼…咳咳,终于还是死在我得鬼影幻手之下,只是…兄弟你,我不忍下手啊…我一出手…就想起你小时候跟着我叫我哥的样子,痴鱼儿,你在父母死后忽然变疯了,你以为我没怀疑过吗?我只是不忍,我只是不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蔚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蔚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