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野人
疯狂路人2018-04-26 17:342,131

  群狼显然有嗜血的本性。

  剩余的苍狼丝毫没有退却,反而更加疯狂,其中一只苍狼冲到赵心云身后,一口撕咬住赵心云右腿,连血带肉猛地撕下一片来。

  赵心云忍住剧痛,右足后踢,将苍狼头颅踢爆。

  这一耽搁,身前苍狼聚拢过来,四五只苍狼势若猛虎,急似流星,腥臭的狼嘴大张,向赵心云撕咬过来。其中前边两只高高跃起,从半空中咬向赵心云脖子。

  赵心云将头一偏,堪堪躲过右边苍狼,双手如刀,砍向左边苍狼胸腹,那只苍狼在空中惨嚎一声,被赵心云硬生生切开胸部,焉耷耷的坠到地上。

  右边苍狼被赵心云躲开脖颈,一扭头,已咬住赵心云肩膀,带的赵心云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赵新云右肩一送一带,将肩上苍狼甩脱,不及看肩头伤势,双足连踢,挡开苍狼攻击。

  翻身纵如飞燕,沿坑壁在空中旋转三百六十度,落到众狼身后,三只苍狼来不及转过身来,赵心云出手如电,将三只苍狼毙于掌下。

  众野人见赵心云击败苍狼,不由发出一声欢呼,手中长矛击打地面,发出哒哒哒的响声,配合着唔索索,咳咳吆咳咳的歌声,场面显得极是诡异。

  野人跳了一阵奇怪的舞蹈,一个头领摸样的野人站上土坑边缘的一个土台。

  他一挥手,众人停下舞蹈,接着一个巨大的木头牢笼被众人垂下土坑。赵心云犹豫了一下,终是一瘸一拐的走进牢笼,用门上的巨锁把自己锁在了里面。

  牢笼被从坑底提了上来,众野人拥簇了牢笼,发出一片欢呼,接着在那头领摸样的人带领下,众人抬了牢笼,向密林中走去。

  林豹和萧十一溜下树来,悄悄跟在众人身后向前走去,前行不久,一处巨大的场地现在小路尽头,林豹伸手拉了一下萧十一,指着场地上的一些木桩怒了一下嘴。

  那些木桩在高空中各架了一根横杆,形成十字架的摸样,在横杆的尽头一副骷髅被吊了脖子在微风中荡来荡去,几只秃鹫蹲在横杆上不住梳理羽毛。

  这样的十字架在广场上星罗棋布,几乎每个十字架上都吊了一副骷髅,有的骷髅身上血肉还未褪尽,被秃鹫落在身上不住寻找剩存的残肉,其中更有几具尸体大部分都完好无损,只是或被秃鹫啄去了一只眼睛,或是剩了半边脸面,在微风中显得无比狰狞。

  萧十一弯下身子,不住干呕,直到吐尽了胆汁方才站起身来。

  这一站起身来不由大吃一惊,只见刚才还树影婆娑的树林中忽然腾起一阵薄薄的烟雾,掩盖了身周十来丈方圆,林豹此时正如一只猎豹般向远处急速遁去,身影闪了几闪,从萧十一视线中消失不见。

  “这是……”萧十一没等话说完,一阵眩晕冲进脑海,就此咕咚一声摔倒在地。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冰冷的感觉传来,萧十一睁开眼睛,就见自己手脚被捆,躺在一个巨木造成的牢笼中。

  捆在萧十一身上的全是粗硬的牛筋,萧十一挣扎了一下,想要翻身坐起,怎奈牛筋把萧十一困的犹如粽子一般,不要说坐起,就是移动一下也颇为困难。

  这是一个阴暗而巨大的石洞,洞顶不时有水珠滴嗒落了下来,发出叮咚的声音。一丝乳白的灯光从石洞里边的一个石台上照了过来,灯光前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坐在一只石椅上不住的在调弄灯光。

  听到萧十一移动的声音,那个身影站起身来,走了过来。

  这个汉子二十四五岁,中等身材,白面无须,头上插着几根彩色的鸟类羽毛,身穿着一件黑色宽松的衣衫,面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全然不似见过的一众野人,俨然一副好好先生的摸样。

  走到萧十一面前,这个汉子轻声问道:“你醒了吗?要不要吃点东西?

  “这是哪儿?”萧十一眨了一下眼睛问道,石台上的那两盏灯光让萧十一有种眩晕的感觉,那两盏灯被一个洁白的罩子罩着,发出的光圣洁而邪恶。与暗黑的石壁形成鲜明的对比。

  见萧十一注视石台上的灯光,那个汉子回头看了一下,笑道:“你觉得这两盏灯好看吗?不过我还没有做完,还差一根支架就好了,本来我一直苦恼没有合适的灯架,不过幸好你来了。”

  接着,他冲着石洞外面喊道:“安贝,安贝,你这个兔崽子怎么磨刀磨了这么久啊?还没有磨完吗?”

  外面一个少年的声音接道:“大祭司,就好了。”

  接着,笃笃的声音响起,一个拄着拐杖的少年走了进来。这个少年左腿的小腿裤管空着,裤管在地面上扫来荡去。腋下夹了一根粗制的木棒,右手提了一把狭长的匕首,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到牢笼前面。

  萧十一听到安贝的名字不由吃了一惊,细细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少年,只见少年浓眉大眼,裸着的上身筋骨强健,无不显示出彪悍的爆发力。

  少年见萧十一看他,不由低下头去,低声道:“大祭司,什么时候动手?”

  大祭司回头看了一眼安贝,接过他手中的匕首低头看了一会儿,轻声问道:“你认识他吗?这个年轻人和你差不多大呢。”

  安贝摇摇头,大祭司接着道:“去外边打盆水来,别脏了我的手术刀。”

  “是。”安贝答应一声,转身拄着拐杖笃笃笃笃的又走了出去。

  大祭司回过身来,脸上又露出淡淡的笑容,对萧十一说道:“你来的那个同伴身手很好呢,差点就让我栽了一个跟头,不过你放心,他中了我得迷香散,很快就要来陪你了……”

  说到这儿,忽然一个低低的呻吟声突兀的在石洞的角落响了起来。

  萧十一转头看去,只见在石洞阴暗的角落里,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被吊在一根绳子上,由于角落里阴暗无比,萧十一只隐约看到那团身影似乎挣扎了一下,又寂然不动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蔚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蔚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