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回程
疯狂路人2018-04-26 17:342,123

  那双眼睛的主人急切间小手捂住贝壳口鼻,待到贝壳喷嚏打完,又很自然的顺手把手上污物在贝壳衣衫上擦拭了一下,张口说道:“是我得罐子爆炸了。”

  铁船在空中飞行一阵后,转而掉头向下,林豹皱一下眉,将罗菲尔丽从贝壳身上提了起来,问道:“你的罐子呢?我再去装一个,不然铁船就要落海了。”

  贝壳哼哼一声,道:“不怕,我还有飓风弹呢。”

  贝壳将破神枪中冰封弹拆下,动作麻利的在找出飓风弹装上,斜斜的将破神枪指向海面。

  绝岛听到飓风弹的时候,愣了足足有两秒钟,甚至那一声‘不要’还堵在嗓子眼里,贝壳就已经扣动了破神枪的扳机,飓风弹呼啸着破膛而出,在铁船下方没入海中。

  绝岛叹一口气,不由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忽然一滴水珠溅上了贝壳的眼睑,贝壳疑惑的抬头向天空望去,天空碧蓝如洗,丝毫也没有下雨的迹象。

  但还没等贝壳缓过神来,一柱海水突然从天而降,以迅雷之势扑进船舱,船舱中水面瞬时漫起半人来高。接着一股凌厉的风势扑来,铁船犹如脱离小孩手中的竹蜻蜓一般,在空中唔唔旋转起来,愈来愈快,愈来愈高。

  杰克爬在甲板上,只将头露出水面,向身边的朋友问道:“奥格斯,你见过船在天上飞吗?”

  头上是晴空万里,身下是狂风肆虐巨浪滔滔,这样的情形已经完全超出了年轻水手的认知范围。

  “没有。”奥格斯将杰克的脑袋向下按了按,说道:“我小时候听奶奶讲故事说,很久以前的人类是会造一种会飞的铁鸟的,叫做飞机,列夫师傅给我们造的可能就是飞机。”

  “原来坐飞机是这样可怕,我宁愿一辈子不出海,也不愿再坐这该死的飞机了。”年轻的水手狠狠的啐了一口,不由唔唔哭出声来。

  铁船飞行一阵后,已将身后飓风区域远远甩开,逐渐势尽,开始旋转着向海中落去。

  绝岛声嘶力竭的喊道:“快跳海,不然来不及了。”

  林豹努力稳住身形,抓住众人,一个个提起甩出船去,只听哎呀哎呀呻吟不断,刚才的事兔起鹘落,完全弄混了众人的脑筋。

  等到林豹跳下铁船,那铁船咣击一声落在众人身前不远处,溅起一丈高的浪花,接着带起一个漩涡,就此沉入海中。

  贝壳茫然的望了铁船落海的地方,半饷说不出话来,转头看看身边,同来的三十一位同伴,不是被爆炸弄的死伤,就是被甩落到海里,现在拥在身边的还剩十六七人。

  贝壳不由仰天大笑一声,喊道:“我操这他妈的大海。

  此时铁船航行了三四个时辰,离萧华城已有七八百里,众人泡在海里,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全都默然无语。过了良久,绝岛叹一口气道:“只有求救了。”

  “求救?哪儿求去?”贝壳反问道:“这现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等死才是正事。”

  绝岛摇摇头,从背上解下弩弓,从箭囊中抽出一只箭,又跟罗菲尔丽要了火石点燃,只见那紫蜡树做的弩箭嘶嘶冒出一股浓烟,逐渐变得粗壮。

  绝岛将箭搭在弩上,只听那弩箭一声尖锐的响声过后,已射上半空,浓浓的黑烟在空中画了一道抛物线,久久不能散去。

  只一刻钟功夫,远处海面上一股浓浓的黑烟忽然冲天而起,贝壳疑惑道:“是恶禽岛?”

  绝岛抿紧了嘴唇,眼中泪光涌现,恨恨道:“我从来没有想过,回去那个烈狱,谁知天意弄人,竟至如此。”

  时间一分一秒逝去。

  突然,夜色中,一阵突兀的歌声忽然响起:““高山哎,白雪苍苍,我思乡的心儿如麋鹿丢失了儿郎,夜夜梦回蓝色海洋,泪水打湿了家乡的那株白杨,白杨哎,茁壮成长,等我的心跳终于停止后不再激荡,请留下埋我的土壤,伴在我亲亲慈祥的母亲身旁……”

  罗菲尔丽一怔,这首歌是如此熟悉,仿佛此刻的海中是家乡的普罗里城,父亲仍然伏案忙碌,那乱蓬蓬的胡子有多久没理了?可是现在想来是哪么亲切,眼中一酸,不觉流下泪来。

  一条大船在明亮的月色中破水而来,远远的就能听到哗哗的划水声。

  及到近前,众人才发现,这条船与一般的船迥然不同,不禁高大无比,仅是划水就用了船侧的两个巨轮,那两个划水巨轮有三丈余高,每转一圈,那船便近了五六十步远,船头上站了两人,一个是恶禽岛空明,另一个是一个妖艳的女子,长发垂腰,发丝随着海风不住翩翩起舞,身上一袭白衣,在月色中显得如鬼如魅。大概就是那歌声的主人了。

  随着大船缓缓靠近,那女子的格格娇笑声隐隐传来,只听那女子娇笑一阵,大声道:“萧十一,你怎么落到这般境地了,我们萧家的英雄少年发了善心要喂鲨鱼了吗?”

  等了一会,见无人回答,又笑道:“萧十一,我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十娘也给萧家添丁了,不过很遗憾,现在只能做萧十四了。”

  绝岛忽然道:“十娘,那萧十二,萧十三两个兔崽子是谁养的?”

  “唉!”十娘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是你七娘的养的,那俩兔崽子是双胞胎,今年已经四岁了。”

  他语气一顿,话声突然暗淡:“你父亲还是看重十一你,现在连折磨兔崽子的心情也没有,天天就是算啊算啊,今天一大早就备好船了,昨晚的一卦说你会遇难,果不其然呢。”

  此时大船已靠近众人身旁,接着从船侧垂下一条软梯来,众人依次抓住软梯爬了上去。那十娘打量了众人一眼,转身对着贝壳、林豹低声喃喃道:“是你们,原来是你们。”

  贝壳茫然,问道:“十娘,我们怎么了?”十娘微微一笑,不答贝壳问话,高声叫道:“杨管家,回程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蔚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蔚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