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祖训
疯狂路人2018-04-26 17:342,097

  那大船的巨轮吱呀一声,慢慢开始转动,不一会儿,众人耳边就刮过呼呼的风声。十娘对着绝岛道:“十一,回仓吧。”

  大船行了约有八九个小时,终于在午时靠近一处海岸,只见海岸线后是一片巍峨的高山,玲珑俊秀,奇峰林立,一片淡淡的雾气笼罩了山顶,不知峰顶几何。

  隔的近了,众人才看到,在海岸线上一个白衣男子背负了双手默然的站着,在白衣男子的身后,零零散散的站了百十余人,有俊俏的少妇,有年幼的稚子,还有一群奴仆打扮的男丁。

  绝岛默默的望了那年长白衣男子,一直到大船停了下来,仍是不肯移开目光。

  那男子皱一下眉,忽然高声道:“十一,回来了就回家吧。”

  他说着转身就走,身后的那百十余人齐刷刷的跟在男子身后,一丝喧哗也无,一起向一个山坳走去。

  众人默默的爬下船来,跟在绝岛身后,默默的跟随着男子转过一处山角,前面豁然开朗,只见无数房舍层层叠叠的在山坳中形成了一个极大的院落。

  男子走进一处高大的房子,在一张太师椅上落座,面对着走进来的绝岛道:“十一,你今年有十六岁了吧。”

  绝岛低声回答道:“是的,父亲。”

  绝岛父亲怔怔的望了绝岛一会,似乎想起了什么,抬起头来道:“众位在此稍后。”

  然后手指了林豹、贝壳、罗菲尔丽道:“你们四个跟我来。”

  绝岛回头看了一眼,低声道:“走吧。”

  绝岛父亲在前边走得很慢,四人很快就跟到身后,绝岛父亲没有回头,听到四人脚步声后朗声说道:“前夜我算了一卦,卦象显示,十一将和三位贵人共同在娃娃岛以北遇难,于是我又算了一卦,卦象显示,你们四人将和其余的三人在半年之后离开这儿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我无法计算出距离,所以我信那一天终于要来了。”

  此时已走到一处房门前,绝岛父亲慢慢推开房门,四人抬头看去,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是一间狭长的屋子,只见房间最里边的墙上,悬挂着一张画像,画像上一个短衣男子跪在一颗白杨树前低头啜泣,画像下是一具棺材,棺材前三柱清香冒着袅袅青烟,在屋子的两侧,两排棺材分列左右,怕不是有二十多具。

  绝岛父亲手指墙壁喃喃道:“萧家二十七代列祖列宗无法入土为安,只因为你们身前的那俩字。”

  四人顺着绝岛父亲手指看去,只见在画像的顶上,两个红艳艳的大字震撼心灵:蔚蓝

  绝岛父亲继续道:“十一两岁开始就在我得教育下开始读书认字,所有我所知道的数理、自然、科教、文化……老祖宗留下的东西我不敢遗漏一样,十一很聪明,比他的十个哥哥聪明得多,原来我把希望放在老六身上,后来十一的表现比他的哥哥强的太多,所以十一九岁的时候我就决定把他当作萧家的第二十九代族长来培养,我发了疯的给他灌输知识,只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完成祖先的遗愿……”

  “你不用说了。”绝岛冷冷的打断父亲的话语:“就为了祖先的遗训,你把大哥二哥扔到绝岛任他们自生自灭,因为三哥四哥没有回答对一个难题活活饿死,打死了五哥,逼死了六哥,七哥跌断了双腿变作残废,八哥九哥至今仍被你关在铁牢,十哥出走现在生死未卜,你说你有什么资格作为一个父亲?”

  “不错,我是过于严厉了一些,可是你看看这祠堂里的各位列祖列宗,无不呕心沥血,你看,”绝岛父亲指着祠堂最上边的棺材声若疯癫:“最上边那一口,是给我准备的,向下依次是我的父亲,爷爷,祖爷爷……最后边的这一位是我们萧家的祖宗,这些人辈分越高,排位越低,为什么?为什么?我能因为儿子不争气打死自己的儿子,因为可以生来再养,可是我能面对祖先的一致供奉吗?十一,你说,你能不能?”

  外面晴朗的天空忽然变得阴暗,一声霹雳响过,瓢泼的大雨打在屋脊上哒哒哒哒,仿佛叩问着每一个人的心灵,绝岛父亲的喊声在空旷狭长的祠堂中不住回旋:十一,你说,你能不能,你能不能,你能不能……

  绝岛脸色苍白,额上冷汗涔涔而下,望了祠堂里的二十八口棺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祠堂中静静的只闻众人的呼吸之声,粗重不匀,急促短暂……

  绝岛父亲缓缓走到最后一口棺材面前,缓缓的打开棺盖,俯身从里边捧出一个陶罐,小心翼翼的交到绝岛手中:“这是祖先的遗愿,请你将他埋到蔚蓝的昆仑山下,拜托了。”

  他说着双膝一曲,咚的跪在绝岛面前。

  绝岛眼中热泪长流,慢慢的俯下身来,父亲的鬓角已变得苍白,伟岸的身躯已微微佝偻,谁也不知道这看似邪恶的男子心中究竟埋藏了多少沉重,在这些年里又承受了多少心灵的拷问,是的,他很残忍,但是他鞠躬尽瘁,是的,他很无情,但他又情深似海。

  三天后,众人再次起航。

  大船缓缓的驶离海岸,岸上那白衣的男子在雾气中逐渐隐身不见,贝壳凑到绝岛身旁,低声道:“绝岛,你没事吧。”

  绝岛捧着陶罐,面无表情:“从今而后,我是萧家第二十九代族长,请叫我萧十一。”

  贝壳伸伸舌头,识趣的退回身来,一转头,见罗菲尔丽站在船尾,黄衫飘飘,凑上前去,问道:“罗菲尔小姐,你在看风景吗?”

  罗菲尔丽头也不回:“我现在心情不好,请离我远一点儿。”

  一脸尴尬的转身走开,贝壳四顾了一下,见林豹坐在甲板上冥思,想了想,终是打消了打扰一下的念头,见奥格斯和杰克在用力的转动船侧巨轮,低声喊道:“奥格斯,奥格斯大哥,你过来一下。”

继续阅读:第二十八章 斗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蔚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