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
王大饼2018-05-06 10:353,633

  苏炳搅动着面前的咖啡,或许过于急躁,溅出的咖啡沾湿了杯子下的报纸,只几点,却圈出来最关键的字眼,也是几个令苏炳心烦的字。“逮捕”“今日”“处决”“军统”。日占区的上海并不太平,到处都是暗流涌动。军统,gd,此时像是一根线上的蚂蚱。一位身着倩碧色旗袍的少女坐到苏炳对面,托腮看着他。

  “林懿?”苏炳有些吃惊。

  “怎么?吓你一跳啊?”林懿抬手点了杯柠檬水,又笑着看着苏炳“今天怎么这么有雅兴,跑来蓝山喝喝咖啡看看报纸啊?”林懿看了眼在苏炳杯子下面的报纸,又看着苏炳,意味不明。

  “ 在家怪闷的,她们成天打麻将,还拽着我,你知道的我不喜欢。”苏炳喝了口咖啡,顺势将杯子换了个地方,正想将报纸收起来,却被林懿抢了先。

  “让我看看最近有什么大事,让你这位大少爷这么关心。”苏炳来不及制止,也不好有过分的动作,只能由着林懿,刚刚被咖啡浸湿的地方晕开成了几个明显的区域。

  “他们抓到了军统的特务,今天……处决……”林懿放下报纸,叹了口气“不怕死的真的是天天都有哦,我可做不来这种事情,我只想平平安安的过这一辈子。”林懿脸色黯淡了下来,搅了搅杯子里的吸管,但随后又眉飞色舞的说“百货商店听说来了新款式的洋装,你陪我去看看吧?”苏炳看着眼前灵动的少女,有些话想说出来又被硬生生的咽了下去,最后只吐出来“好”这一个字。

  上海郊外的树林,鸟雀乍起,一辆军用车从林中穿出来,卷起一路沙尘。

  “就这吧”坐在副驾驶的沈钊叫司机把车停下来,下车之后,指定了一个地方,紧接着从汽车后车厢出来的人一人一把锄头的就开始挖。一个头被黑布蒙上的人被推搡了出来,沈钊走到他身边,扯下他的头罩递给他一支烟“再吸一口?这可是最后一口了。”

  这个人就是今天要被处决的军统特务,于奉民,蛰伏汪伪政府两年,就要在今天,为他的特务生涯画上句号。

  “谢了,你叫什么名字?”他接过沈钊递过来的烟,笑着问。

  “怎么?到了下面,想告我一状?”

  于奉民笑着吐出一个烟圈,“最后在交个朋友而已”他云淡风气的踩灭了刚刚扔掉的烟头,轻松的仿佛将要被处决的不是他。

  “沈钊。”

  “于奉民,很高兴认识你”

  “我不是”沈钊还是笑着和他握了手,然后亲手送他离开了这个世界。

  于奉民不会是沈钊杀过得最后一个人,他的手上染过日本人的血,军统的血,还有gd的,他总觉得有一天,他会把自己杀了,毫不犹豫的,决绝的。不是因为作恶太多,应该是从心里开始崩溃吧。他经常这样想,最后还要嘲笑似的揶揄两下自己。他疯了,只有他自己知道。

  上海城区,还是像往常一样,阳光明媚,歌舞升平。这个城市记不住那么多人,那么多牺牲的人。

  “你送我回家吧”林懿看着提着战利品的苏炳,有些好笑“你看你这样,像不像陪女朋友逛街,大包小包的。”

  “你怎么这么能买?以后谁娶了你,那他的钱袋可就要遭殃了。”苏炳一脸的生无可恋。

  “我是要工作的,才不靠他养着呢”林懿把头一扬,朝前走着。

  “哎,你停下。”苏炳叫住林懿,把“战利品”往林懿手上一放“我给你叫黄包车,你自己回去啊。”

  “怎么?你让我一个人拿这么多东西啊?”林懿的脸瞬间皱成一团,委屈到不行。

  “谁叫你自己买这么多,拦都拦不住你,跟花我的钱一样,一点都不带心疼的”说话间,苏炳已经拦好了一架车,说好地址付好钱,推着林懿上了车。

  “你是不是又去听那些莺燕燕?好啊,我就知道你答应苏伯母的事都是假的!”

  “师傅,走吧”苏炳朝林懿笑着挥了挥手,林懿气鼓鼓的转过脸去,不看他。

  只剩下苏炳一个人了,融进大上海的人潮中,管他谁是谁。

  “苏炳?”身后突然有人叫他。

  “立昌兄?”苏炳兴奋的走过去,紧紧的拥抱住眼前这个人,礼帽,风衣,墨镜。竟像是欧洲小说中绅士一般的人物。

  老友重聚,当然要坐下好好聊一聊那些彼此错开的光阴。

  “多年不见,我还是能一眼就认出你来!”徐平津将帽子端正的放在一旁,看着苏炳,精神还未从刚刚惊喜的相遇中缓回来。

  “我可是一点都不敢认你了,活脱脱像个英国佬。”苏炳举起酒杯,两人碰了杯。半晌不见说出下一句话。

  “苏兄在哪供职啊”徐立昌看似平常的问了一句。

  “家人的缘故,在政府谋了个闲职,你呢?”

  “我刚刚去《中美日报》报了道,明天就去上班了”

  “你这是刚回来吧,这一身行头”

  “是,今早刚回来”

  “怎么,我们学成归来的学子有没有抱个洋妞回来”苏炳调侃道。

  “他们哪有咱中国的姑娘好啊。”徐立昌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苏炳替他重新倒满了酒“什么都不说了,喝酒!”

  有些相爱的人,在时代的乱流中疏离,走散,向着不同的追求和信仰。

  有些相爱的人,在时代的乱流中紧紧相依,成为彼此唯一的依靠。

  还有些相爱的人,横亘在生死的鸿沟之上,成为彼此心里的刺,却从不曾畏惧去触摸。

  徐立昌出国前的故事,苏炳是知道的,那段不太好的往事,俩人都约定成俗般不去讲,哪怕是回想闲谈往事时也不去触摸提及。

  假期就这样匆匆过去了,不着痕迹的又把人推上忙碌的流水线。又开始忙碌的工作了,苏炳一如往常的提着早饭走进办公室。隔壁桌的老吴扇了扇鼻前的空气“哦呦!我说苏炳你怎么又将早饭带到办公室里来了!这个味呦!我要出去透透气!”

  苏炳冲他一笑,一副你奈我何的样子,转脸看到窗台旁杨丽雅的桌子,一盆蔷薇要炸开花了,“苏主任”杨丽雅笑着走进来,烫着时髦卷发,穿着眼下最时兴的洋装,“杨小姐今日可是光彩照人呀”苏炳作出打量的模样,赞赏似的点了点头,杨丽雅低头笑了笑,便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了。

  “苏主任,你又把早饭带到办公室来吃呀?”

  “老吴刚被我熏走,怎么?你也受不了了?”

    “我没关系的,我靠着窗嘛”杨丽雅边收拾桌子边搭着话。

  “早上起不来呀,可不吃饭没力气干活呦”苏炳叹了口气,语气十分无可奈何。

  “我看呀,苏主任是缺个叫你起床的人”

  “我可不缺,天天的三个人轮番叫我,没办法,起不来”苏炳低头吃着,他要快点吃完,一会要去开会的。

  杨丽雅见苏炳这么不识趣,也就不搭话了。

  林公馆,林懿正忙着搭配今天出行的衣服,她要去《中美日报》面试了,第一天当然要给同事们在视觉上留下一个好印象。

  “小萍,你觉得这件怎么样?”林懿拿着一件洋装在身上比量。

  “小姐,我觉得您应该穿的正式一点,您是去工作,太显眼了会不会留下一个不牢靠的印象?”

  “有道理,那我穿这件卡其色格子的吧”

  那是件很普通的连衣裙,但如果带上贝雷帽就显得特别有艺术感。

  《中美日报》是由罗斯福出版公司在美国得拉维尔州注册的,发行人美籍商人施高德。由于发行人及注册地的缘故,日伪政府也不好对其多加干涉,使其在如此艰难的舆论环境下,还可以发表些进步的言论。

  林懿来到《中美日报》报社前,这是幢两层的花园小洋房,可以看到不少拿着相机进进出出的人,和一些身着西装的男人。也有不少车辆出出进进,有些热闹,有些紧迫。

  “咚咚咚”林懿有些紧张的敲着门,这是她第一次面试,离开家人的庇佑,自己找事情做。

  “请进”一个清汤的男声穿出来,这让林懿紧张的心情缓解了许多,声音听起来很年轻,这可比透着古板气息的“老古董”的声音让人安心多了。

  “您好,我是林懿。”林懿站在椅子旁,看着眼前这位带着金丝眼镜,文邹邹的总编。

  “你好,我是杨勋,代理主编,请坐吧,不要拘束”

  林懿笑着点了点头,忐忑的坐了下来。她不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会问些什么刁钻古怪的问题,她有些好奇,又有些畏惧。

  “林小姐不必紧张,我看过杨小姐的文章,文笔很好,很适合我们生活专栏的写作风格,现在的时局,我们都知道只是笼罩在假象下的和平,但人们需要些东西来展示在这艰难时代下的美好,你说对吗?”杨勋笑着看这林懿,有些期待她的回答。

  “我对生活专栏这一板块的理解和您一样,不管时局如何,我们总得生活,不能因为将要来临的苦难就放弃现下享受生活的权利,再者说,没有美好希望支撑的苦难下的生活,只能是绝望。”林懿有些惊讶,这是她刚刚说出口的话,再看杨勋,好像对她的话很满意,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也许是打开了话匣,接下来的谈话很是轻松愉快,以至于林懿有些不舍得结束这场面试,她有些欣赏这位代理主编了,年纪轻轻的却好像懂得许多道理,有丰富的思想,有一个有趣的灵魂。

  在回家的路上,林懿看着周围的车水马龙,看着奔走的人群,看着热闹的商店,“假象下的和平”这句话让林懿印象深刻,她突然意识到眼前的这一切很有可能突然之间无影无踪,接踵而至的是无情的炮火,满地残垣,曾经活生生的人都会变成铺在断臂上的鲜血与残肢。林懿心里发慌,她害怕,她不想要面对战争,她怕的想逃,可逃到哪里去呢……无处可逃……不管逃到哪里,她永远都是一个中国人,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一切都会与她有这千丝万缕的联系,她永远无法完全的置身事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刺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刺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