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阿紫不是紫2018-08-20 23:402,973

  “鸣人,做这种事会遭天谴的。今天绝不会放过你的。”宁静的街道上传来一声怒吼。两名忍者气急败坏的追着一名少年,试图阻止少年现在的行为。

  “你们太啰嗦了!你们几个没法像我这样吧,只有我可以哦,因为我很厉害啦。” 远处的火影石像上简直可以用惨不忍睹这个成语来形容历代火影头像上的涂鸦。

  只见这名少年身手敏捷,上蹿下跳,身体化作几道残影快速的穿梭在房屋顶上,硬是逃过了两名忍者的追捕。

  少年唰的一声隐藏起自己的身形,让两名忍者又扑了个空,自己则捧腹大笑,“哈哈哈哈,笨蛋,我怎么会往那边跑。”

  金发蓝眸,大大咧咧的笑容是这个少年最大的特点,蓝色的眸子胜似蓝天;蓬松的短金发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圆圆的脸上六道胡须煞是可爱。

  “喂,鸣人!!”

  鸣人被这一声怒吼惊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看清楚来人后,心中的不满不言而喻。

  “你突然跑出来干嘛,伊鲁卡老师。”

  “你才是!上课时间跑出来干嘛?” 扎着马尾的青年教师双手叉腰的看着地上的鸣人,鼻翼上的横纹气的直颤动。一手提着想要趁他不备便会溜走的某人的衣领,眼中燃烧的怒火似乎瞬间就能喷发出来。

  鸣人耷拉着脑袋,满脸不甘心的被青年教师提着衣领被拖着往学校走去。抬起头来瞄了一眼火影岩上初代火影的石像,鸣人沉默了。他没有忽视每次看到初代火影石像时的那一缕熟悉感,挥不掉抹不去……

  啊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想不通的鸣人脑子里已经短路到在心里抓狂了不知多少遍。

  忍者学校的某一间教室里。

  金发少年被五花大绑的坐在地板上,一脸的不服气。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鸣人还不是下忍,实力自然是比不过已经是忍者教师的伊鲁卡了。

  “知道吗,鸣人。你上次和上上次考试都不及格,明天就是毕业考试了,怎么还有空恶作剧啊,混账东西。”

  青年教师伊鲁卡双手环胸站在鸣人的面前,语气严肃的教训着这个一点都不听话的学生。

  鸣人一哼,嘴一撇,头一歪,无视。

  鸣人一副你说什么,我没听见的模样,令伊鲁卡头冒青筋,心里抽的都快缓不过来劲儿了。

  转过身去,朝着所有学生大吼:“今天的课题是‘变身术’的复习考,已经及格的人也出来排队!!”

  所有人:“哈??”

  “哼!”

  金发少年费力的擦着颜像上的油漆,嘴里还不住地碎碎念:“可恶……可恶……”

  擦着擦着,金发少年突然凑近初代火影那久经风霜而显得无比沧桑,只能看出大概轮廓的颜像,嘴里还在念叨:“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肯定是认识的吧?是认识的吧?”

  越凑越近,越凑越近,距离颜像只差0.1毫米,眼看就快亲上去时……

  “鸣人,你知不知道那是初代火影大人的颜像?你凑那么近干嘛?你再这么不尊重初代火影大人,就去女娲神社反省一天!”一声暴喝传来,硬生生的打断了鸣人接下去的打算。

  鸣人闻言,嘟囔道:“只是看看而已,又不会掉块皮下来,干嘛还要去女娲神社反省……”

  “在你洗完前,我是不会放你走的。”

  “无所谓了,反正我都是独自一个人……”那间房子,冰冷而狭小,乱七八糟一片,没有人会等着他回来……

  伊鲁卡看着突然安静下来的鸣人若有所思。 “鸣人……”。

  “这次又怎么了?”

  伊鲁卡挠挠脸,看似漫不经心的开口:“怎么说呢,等你全部清理干净后,我请你吃拉面吧……”他说完后只觉一片寂静,没听到声音,便纳闷的低头一看。

  只见少年蓝眸咋亮,神情惊喜而激动,白白的牙齿好像散着金光?

  “哟西!我会努力的,加油吧!”

  晚饭是少年最爱的拉面,令少年胃口大开,笑眯眯的和伊鲁卡开动了。

  伊鲁卡吸进去最后一根拉面,看着鸣人不解地问道:“鸣人,你干嘛要在那种地方涂鸦啊,你应该知道火影是什么样的人物吧?”

  “这还用说?”口里吃着拉面,含糊不清。喝完最后一口汤,舒畅的呼出一口气,放下碗,神情认真且郑重:“简单的说,继承火影这个名字的人,就是村里最强的忍者了吧!”

  抬起头回忆着颜山上的影岩,“尤其是初代和四代火影!初代火影伊鲁卡老师应该很清楚吧,四代火影好像还是从妖狐手上守护住村子的英雄呢!”

  “那为什么呢?”伊鲁卡不解,既然知道这个道理,那干嘛还要在那么让人肃然起敬的地方涂鸦?

  鸣人闻言,像泄气的气球一般,“虽然不能成为像女娲娘娘和女娲大神那样的伟大人物,毕竟是神嘛。”

  “但是总有一天,我会继承火影的名号,而且呢,我会超越历代火影,一定要让村里的人认同我的力量!”

  鸣人抬起头来,眼中重新充满干劲。举起筷子,坚定的宣誓自己的豪言壮语。

  伊鲁卡无奈地叹气,温和的解释:“鸣人,不是说过很多次吗,两位女娲是创世女神,不能用一个人物来概括的。”

  鸣人放下筷子,神秘兮兮的凑到伊鲁卡的耳边,用极小的声音问道:“那个……伊鲁卡老师,你说那个女娲大神真的是女的吗?”

  “混蛋,不要乱猜啊,女娲大神是我们人能随便议论的吗?再说了,我又没见过女娲大神,怎么会知道?”

  青年教师听到鸣人对女娲大神这样不敬,心中甚是无奈,便轻轻指责起来。

  鸣人嘴一撇,真小气。

  “再来一碗!”

  “哈???”

  “好了,现在开始毕业考试,被叫到的人到隔壁教室来,还有这次的课题是……”扎着马尾的青年教师目光威严的在教室里梭巡一圈,清了清嗓子,严肃的宣布道:“□□术!”

  “要命了,怎么碰到我最不拿手的忍术啊!”

  不用猜,这声惨嚎肯定来自于金发少年。

  鸣人使劲的抓着头发,抱着脑袋哀嚎,脸上表情痛苦不堪。

  拜托他都考了三次了好不好!每次都是他最不擅长的□□术,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毕业啊?不能毕业不就代表以后不能知道初代火影的事了吗?

  不行,这样下去可不行。女娲娘娘,女娲大神,两位创世女神,拜托你们可得行行好,保佑他毕业考试顺利通过啊!鸣人在心里双手合十作祈祷状,开始在心中默默地祈祷。

  “下一个,漩涡鸣人!”

  幸运女神似乎永远都不会降临到他的头上。无法精准的控制查克拉的鸣人,□□术依旧失败,没能通过毕业考试。

  “我可以独当一面了呢!”

  “干得好真不愧是我儿子!”

  “恭喜你毕业了,今晚妈妈煮好吃的给你!”

  校园门口一片欢声笑语,可能这就是温情的表现吧,只是这一切,都与金发少年无关。

  金发少年独自一人坐在大树下的秋千上,手抓着麻绳,金色的头颅深深垂下,一言不发。

  “喂,你看那个孩子。”一位青年妇女看着秋千上的少年,语气充满厌恶。

  “就是那个孩子啊。”夫人的同伴眸中满是冰冷:“好像只有他不及格……”

  “那是他活该!”

  “这种人要是当上忍者就糟糕了!毕竟那孩子可是……”

  “喂,接下来是禁句啊!”

  两人窃窃私语,神情冷漠的令人胆寒。金发少年的手松开绳子,整整头上的护目镜,自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

  少年心中懵懂,因着内心深处的渴望,跟随那人离去。

  “伊鲁卡呀……”身穿火影袍的老人面无表情对着身边人道:“待会我有话跟你说。”

  青年教师沉默地盯着大树下的秋千,半响应道:“是。”

  大树下的秋千轻轻的晃荡,空无一人。

  毕业考试当晚,对于很多孩子来说,是充满幸福温馨的时光。在这个冰冷的夜晚,他们并不知道整个木叶村高层被惊动,许多人诅咒怒骂,眼中是毫不掩饰的厌恶——只因为一个少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生所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生所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