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小姐姐买桃吗?
夏雨竹2018-05-02 19:062,183

  一咬牙掏出一两银子来,“身上没带那么多零钱,这两银子你先拿着,七天后还这个时间我在集市上等你,算是付了下次甜果的钱了!”

  说完想了想,又道,“下次你可以多带点甜果,说不定我会多买一些。”

  这次说完就打了声招呼,忙不迭的就往白府跑去,在她身后的江鱼则是重重的舒了口气,捏着手里的一两银子,心里踏实的不行。

  转身便往集市上跑,买了一个大罐子,然后抱起走到没人的地方收到空间里,如此来回四次,江鱼才算心满意足的去了下一个地方。

  买好糖之后又扯了一些藏色粗布,最后又买下一个兔笼子,都买完之后江鱼手里还剩下三百文钱,这时刘氏也从绣庄回来了,怀里还踹了一块藕色的粗布。

  看到江鱼顿时一愣,此时她手里抱着布卷,手里还拎着个兔笼子,兔子还好好的在里面趴着,不禁疑惑,“你哪来的钱?”

  江鱼偷偷的上前,扯了扯刘氏的袖子小声道,“娘,刚刚有个人说咱家的兔子怀孕了,然后想从我这里买一些兔崽子回去,就给了我一些银钱,叫我等兔子下崽之后,养好一些拿给他!”

  “真的?”

  江鱼煞有其事的点点头,“他说这里能有四五个兔崽子呢!其实算起来还是咱们亏了!”

  被江鱼洗脑之后,刘氏先是一喜,随即脸就垮了下来,“要是养死了怎么办?”

  江鱼也没料到她反映这么快,“他说养死了把母兔子给他也行,要是母兔子也死了就得赔钱了!”江鱼低头撇了撇嘴,有些委屈的样子。

  “他给你多少钱?”刘氏微微皱起眉,这兔子撑死也就值个一一百二十文,江鱼手里的布没有一百五十文根本下不来,加上一个兔笼子……

  “一百八十文。”江鱼快速合算了一下,直接将兔笼子和布加一起的钱报了出来。

  “把布退回去吧,钱留着,万一养死了,娘给你添一些,也够还人家的了。”村里的人思想非常的禁锢,总要给自己留一些后路,刘氏想也不想的就做了最坏的打算。

  江鱼看了一眼刘氏手中的布,点了点头,就自己买的退了,返钱的时候还被店家扣了十文钱,这让刘氏心疼不已。

  将退回的一百四十文钱递给了母亲,母女二人就相伴回了家,等到了家里,天色已经有些发暗了。

  刚一回家江鱼就被江家的气氛给惹得有些不安,江长生和秦氏以及李氏和她的儿子全都等在饭桌上,像是在等他们回来吃饭一样。

  这种情况绝对是有史以来第一次,若是平常她们回来不挨骂就不错了,怎么可能还会被江家人这么等着,而且桌上的饭菜还一口未动。

  江长生先打破了安静,“回来就入座吧。”

  江鱼受宠若惊的将兔笼子放在地上,刘氏也赶紧把布拿回房,然后和江鱼一起坐在座位上,看起来也有些紧张。

  从她嫁到江家开始,确实没经历过这样的待遇。

  “今天庄姓后生带了彩礼过来, 鱼儿的婚事也就定下来了。”

  江鱼抬起头,有些迷忙,鱼儿说的是她吗?什么婚事?庄姓后生?庄毕胜?定下来了?

  “婚事定在后年开春,鱼儿以后你就在家养着吧,秋收就不用下地了。”江长生顿了一下,“先吃饭吧。”

  其实几人会等江鱼回来在开饭,完全是因为庄毕胜拿来的礼钱太过丰厚了。

  十两纹银加上半扇野猪和两匹麻布布料,还有一些饴糖之类的零嘴,这等手笔,在他们柳树村里绝对是头一号了。

  礼钱是一部分,还有的是庄毕胜有意无意的提到过,要让江家好好养着江鱼。

  这让江长生的脸一度有些尴尬,想到江鱼十四岁的年纪却瘦小的像是个十一二岁的丫头,看起来确实有些不太像话。

  那个呆子!江鱼有一口没一口的夹着桌子上的菜,还没吃完,就听见秦氏拿讨人厌的声音。

  “兔子不是拿去卖了吗?怎么还弄个笼子拿回来了?”秦氏眼睛一瞥,想了一下之前看到自己的大儿媳妇拿回房的布匹,火气顿生,以为他们是藏了什么私房钱,脸色立马就阴沉下来。

  只是还没等她开口大骂,一旁老二家的江哥儿便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祖母,孙子头疼,想吃兔子!”江多财可是秦氏唯一的一个孙子,所以平日里宠的没边儿,家里老老小小的捧着,所以养的就和小霸王似的。

  孩子被惯成江家的人没有丝毫的自知,仍还觉着自己宠着的宝贝疙瘩是顶好的。

  “好好好,祖母给你烧兔子吃~”秦氏满脸心疼的将自己的孙子抱在怀里,再看江鱼的时候神色就带着几分不耐,“既然没卖,就叫你娘煮了添个菜,也别用眼睛横我,今儿一家为了你的婚事照顾那姓庄的小畜生一整天,吃你个兔子及还唧唧歪歪的?”

  江鱼垂下眸子,脸色有些晦暗不明,但说话的语气却是极柔和的,“孙儿不敢,不过这只兔子是被人订下的,因为有孕所以寄养在孙儿手里,想等兔下了崽好拿走,现在若是吃了,恐怕得把银钱还回去。”

  江长生坐在一旁一直都没有说话,家中虽然还算宽裕,但也不是常常能够吃肉,所以秦氏开口的时候他并没有阻拦,现在见自己的孙儿闹了,也不知怎么想的,就开口帮了腔。

  “江哥儿既然想吃,就宰了吃吧,一只兔子罢了,能有几个银钱。”话语之间带了几分不耐。

  心中嗤笑,但面上不显,江鱼点了点头,缓缓开口,“祖父也知道孙儿手里没有什么银钱,所以今日得了的钱都用来买了布子,所以……”咬了咬唇,未尽的话里带着几分委屈。

  这样江长生才注意到她一直没有换下来的男衫,心里一噎,也知道应该是秦氏那个蠢妇没有拨出银两给她买布,所以也没再说话,只是沉着脸点了点头。

  怎料李氏两步上前就提起了兔笼子,“今儿庄姓后生下聘礼时,有十两纹银咧,一只兔子钱,你就让娘给你拿好了!”

继续阅读:第八章铁公鸡身上拔拔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萌妻宠夫:我家娘子是戏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