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兔兔辣么可爱不能吃
夏雨竹2019-10-31 17:052,147

  “还抱着做什么?拿过来,一会我炖了给你祖父补补身体。”秦氏吞了口唾沫,就直奔兔子而来。

  江鱼躲了一下,“祖母,这兔子不能吃。”

  “怎么就不能吃了!?啊?”秦氏见抢不着兔子,伸手就朝江鱼的身上掐去,疼的江鱼不停的躲闪。

  “这兔子是我要拿去县里卖的,我想买些布缝件衣裳。”江鱼索性也不躲了,委屈巴巴的看着秦氏。

  这时秦氏才想起来自己男人叫自己给江鱼添衣服的事情,脸色顿时一沉,看了一眼到了嘴边的肉,最终还是舍了。

  毕竟这顿肉可没有一件衣服贵!

  “行!我看你明天买不回来布的!”秦氏放开掐江鱼的手,骂骂咧咧的就走了,至于卖了的兔子够不够扯布,那就不甘她的事了!

  抱着兔子,江鱼送了口气,将竹篓放在院中,又把兔子抱紧屋里的炕上,关好门出去剁完猪草之后才算送了口气,田里的活早就干完了,所以这段时间晚饭都是刘氏在做。

  江鱼回到房里,看着趴在炕上非常老实的兔子,轻轻的抱在了怀里,总觉着这兔子胖的有些不太正常,一摸它的肚子,果然发现了异样。

  这兔子竟是怀孕了的!

  心中一喜,江鱼从院子里找了个竹篓,简单改装一下垫了一些稻草就做了一个兔子窝。

  明天带着兔子去集上,若是卖不掉秦氏肯定会急,但兔子怀孕了就不一样了。

  第二天早上,江鱼和刘氏早早的就起来收拾,做好饭就赶去集市了,本来江鱼想要自己去,但怎奈刘氏怎么也不答应,一人行就变成了二人。

  不过也因此错过来拿着聘礼上门的庄毕胜。

  由于离得远,所以江鱼母女到了集市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的时候了,江鱼抱着兔子,绞尽脑汁想要脱离刘氏身边。

  想了一下自己连夜弄出来放在空间里的盐水桃子,只想着赶紧脱手换些白糖回来做成罐头,毕竟相比之下,罐头的口感以及卖相要更好一些。

  还没等江鱼想到怎么离开刘氏,刘氏就先拿着自己暗暗做的绣活去了绣庄。

  等在集上的江鱼暗舒了口气,然后觉着有些可乐,原来自己的包子娘也有存私房钱的心思啊。

  知道得在刘氏回来之前将桃子脱手,江鱼便满大街的找买主,最后将目标定在一个红脸丫鬟打扮的女子身上。

  “什么事?”

  江鱼相中的是白家小姐的贴身丫头白糖,今儿自家小姐的胃口不好,想吃糖葫芦开开胃,便就近打发她出来买些回去。

  “好看的姐姐,我们是不是见过?”江鱼仰着小脸笑道,双眼一弯看起来非常的可亲。

  白糖皱了皱眉,沉思了一会儿,觉着自己肯定没有见过这小丫头,可能是被那一句“好看的姐姐”给取悦了,便笑笑道,“没有哦,你认错人了。”

  江鱼偏了下头,似是陷入沉思,“可上次不是你从我这里买秘制甜果的吗?”

  这个丫鬟原身是见过的,不止见过她,还见过她家的小姐,那时因为一次赶集看见白家小姐带着手下丫鬟大肆购买零嘴,羡慕的紧,所以印象深刻。

  但江鱼在原身的记忆力则是找到了有用的信息,原身见到百家小姐的时候,她的手里攥着一串糖葫芦,走在街上没事就舔上一口,吃货本质尽显。

  所以她不信白家丫鬟在听到“秘制甜果”的时候会不心动,也果不其然,白糖刚迈出去的的脚登时收了回来,眼珠一转。

  “什么秘制甜果?”

  江鱼瞪大眼睛,“真的忘了吗?就是吃起来软软糯糯香香甜甜的那个,上次你还说超级好吃咧!”

  因为故意把声音放的有些甜,所以她的形容听起来好似叫人感受到了甜果的口感以及味道,白糖咽了口唾沫,“那你还有吗?”

  当然有啦!江鱼心中暗喜,点了点头,“那姐姐你得给我拿个碗,我好给你装一些。”

  “你没有碗吗??”白糖此时有些戒备。

  “上次姐姐不是嫌弃我家的碗吗?难道真的是我认错人了?”江鱼一脸纠结的嘀咕,转身就要走的样子。见此白糖立马将人拉住,然后就近的店铺里买了个大碗就递给江鱼。

  “走吧,我们去装你说的秘制甜果。”

  江鱼接过,然后将她带到一个小巷口,费了些口舌让她等在了原地,自己则是深走了几步然后才进到空间里,快速的挖了一碗盐水泡过的桃子之后又赶紧出来。

  “姐姐?我回来啦!”江鱼抱着碗跑到白糖的身边,还没等走进,白糖就闻见碗里飘出来香甜的味道。

  一摸碗边,竟然还是凉的,碗里赫然是切成四四方方的果肉,湿润润的,看起来就让人忍不住想要尝上一块。

  一入口,果然像小女孩说的那般香甜软糯,还有一种特别的味道使甜果吃起来丝毫不腻,甚至多了一些层次感!

  白糖顿时眼睛一亮,仅吃了一块,便知道自家的小姐定然会喜欢这个!

  “这个你有多少?”天气很热,知道不回凉太久,白糖便有些焦急的问了一句,心里早就想趁凉快些回府。

  “不多,不过下次赶集我可以带一大罐子来!”昨夜她发现空间灵泉附近的地下非常的冰凉,简直就是一个天然的冰箱,处理好桃子装在罐子里被她半埋在地下, 所以镇的果肉冰凉。

  “太好了!对了,这些多少银钱?”白糖小心的端着碗,另一只手则从腰间掏出了一个荷包。

  “五百文钱。”江鱼心里有些忐忑,也不知道自己要的多不多,这个价钱还是在她刚刚跟着白糖买碗的时候定的。

  一个陶瓷大碗六十文,她要五百文完全是卖“秘制”的名字,也是在抓白府的大脑袋。

  这么贵!白糖差点惊呼出声,不过见眼前小姑娘面上没有丝毫的退让,也知道这东西一定会非常受小姐的喜欢,这钱对她来说是大钱,但是对白府来说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继续阅读:第七章小姐姐买桃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萌妻宠夫:我家娘子是戏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