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套马的汉子扛头猪
夏雨竹2019-10-31 17:052,289

  “还不是因为你家有个好女儿!”王婆子是村里有名的媒婆,哪家牵线拉媒少不了她。

  江鱼根本就没想起来王婆子的职业,也就没听,拿着竹篓就走了出去,而江家院子却是像是炸开了锅一般。

  “庄毕胜提的亲?”江长生立时站起了身,表情有些激动,他之前被请到县里给人执笔写状书的时候,曾经见过县令爷对庄毕胜客客气气的。

  整个县还没见县令爷对哪个人这般客气,所以他早就怀疑庄毕胜是什么隐藏在村里的大户!

  “可是呗,你别看庄后生年纪长江鱼几岁,但人家多能干啊,光靠打猎和一些木匠的活,就把自己的小家弄得像模像样的,那一身腱子肉,一看就知道是个能吃苦的!”

  “公爹,你要把鱼儿那丫头嫁出去吗?”江家老二的媳妇李华面上带笑,看着自己公爹心动的样子,心里有些着急。

  因为已经过了农忙,江鱼儿的爹和她男人都出去做长工了,小叔叔在县里当铺里跟着账房先生学做账,平日一般不回家。

  这家里就剩下她和大嫂两人,她有个儿子要管,田里铲草间苗的活基本上都是大嫂去做,家里喂猪打扫洗衣什么的就是江鱼来做了,所以要让江鱼嫁出去,她确实有些不愿意。

  怎么也得自己儿子在大一大的啊,现在嫁出去了,活都变成自己的不说,彩礼钱指不定花到哪去,肯定是等不到自己儿子娶媳妇的时候。

  “这事你插什么嘴!带着哥儿回屋去,回娘家一趟还不知个大小了?老大媳妇你也给我进屋去!”秦氏在阴着脸,将对王媒婆的不喜全都发泄在李华二人身上。

  刘氏本来想要开口,但一回想到自己闺女身上穿着的衣服,顿时禁了声,听话的回了屋。

  李氏撇撇嘴,拉着江多财的手也回了房,王婆子见此一笑,便一屁股就坐在凳子上,

  “之前秦姐不是想把鱼儿嫁给刘寡妇的痴儿那么,现在有个更好的,按理说应该欢喜一些啊~”

  秦氏的脸因为这事阴的更沉,本来以为江鱼能老老实实的嫁过去,她好拿刘寡妇答应的二两银子的彩礼,怎料到那死丫头抵死不从!将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现在老有人背后戳她脊梁骨!

  这事江长生是知道的,不过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老三今年已经十六了,该是娶亲了,所以拿江鱼换些银两他也觉着合理。

  但现在被人拿出来说事,顿时又觉着有些邵脸,一脸怒气的看着秦氏,“什么时候的事!?”

  秦氏张大了嘴,不知道该怎么回,半天才结结巴巴说了一句,“哪有的事,就是大伙……乱 ,乱嚼舌根!”

  王婆子笑笑,也不点透,姓庄的后生可是给了她一两银子,所以这门亲事她势在必得。

  “刚刚我可是见鱼儿还穿着那后生的衣服呢,这亲事你们若是不同意,我估计也没别人想娶她了。”

  王婆子一语破的,江长生也不再拿乔,沉着脸点头就应了。

  这门婚事他本来就中意非常,王婆子走了之后,江长生也起身离开,临走冷哼了一声,“还不赶紧给江姐儿找件衣服,穿成那样就是你不要脸面我还要呢!”

  ……

  而在外面割猪草的江鱼,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婚事已经被江长生给铁板钉钉定下了!

  江鱼能确定猪草的模样还真得感谢原身的仇家桂花,同样是十四岁的少女,桂花生的就要比江鱼好看得多。

  村里长的出众的大姑娘不多,江鱼和桂花就总会被人拿在一起来比,比来比去两人就自然出了仇。别看原身在家不得宠,但却有着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儿。

  两人一来二去的,就针锋相对上了,互相挑毛病,谁看谁也不顺眼。

  “我还以为你真会嫁给刘寡妇的痴儿呢,怎的还有心情出来割猪草啊?”刚冷嘲热讽完,桂花就注意到江鱼身上明显偏大的上衣,“你这衣服眼熟。”

  “与你何事?”江鱼瞥了她一眼,不愿意搭理,她好歹是活过三十几年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和这样的小姑娘一般见识!

  “是不关我事,我看你今天也不是来割猪草的!而是来显摆自己穿的庄大哥的外衣!”桂花显然是看出了衣服的出处,小脸顿时涨的通红,眼睛里的嫉妒显于形色。

  江鱼:???

  “那么一大片猪草在你眼前你都不割,我看你就是来显摆的!”说完桂花就气呼呼的跑了。

  江鱼看着眼前一片细叶带着锯齿的绿草,歪了歪头,这是猪草?

  小女人的心思她不想猜也懒着猜,有那时间还不如多割些猪草回去,然后想办法把空间里的桃子处理好。

  也不知道是因为空间里的温度低还是怎么,昨天储存进去的桃子到今天也丝毫没有要坏的样子,这倒是让江鱼放心许多。

  用猪草将竹篓装满之后,江鱼就往回走,没走几步就听见庄毕胜的声音。

  “鱼儿!”他叫的顺口,她也没听出什么不对。

  庄毕胜左手拎着一只灰色的兔子,右手肩上扛着一头血淋林的野猪,朝江鱼走过来的时候,镇的江鱼一动也没有动。

  知道她可能是被自己身上的血气吓到了,庄毕胜将野猪放下,只拎着还蹬腿的兔子往前走了两步,停在两米远的地方。

  “这个,送你。”长胳膊一伸,兔子就被他提了起来,停在了江鱼伸胳膊就能够到的地方。

  “嗯?”江鱼这时也反应过来,庄毕胜递过来的兔子算不得好看,灰突突的,但长得却挺肥硕的,只看了一眼,江鱼便心生喜爱。

  犹豫了一下,就伸手接了过来,随即抱在怀里,庄毕胜转身将野猪抗在肩上,回头,道:“我先回去了。”

  没有别的话,就大步流星的走了,背影在江鱼的眼里总有一丝落荒而逃的感觉。

  江鱼看了看远处下山的那条小路,总觉着他是扛着猪绕了这一段距离就是为了给她送只兔子……

  背上背着竹篓,怀里抱着灰兔子,也不再多想,继续往回走,说来也怪,这兔子到了江鱼手中之后,就变得温顺许多。

  抱着兔子的江鱼刚一进院门,就看到秦氏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怀里的兔子,眼红的堪比兔子的眼睛。

  “回来这么晚!?你这怀里抱得什么!?”

  抱紧兔子,江鱼微微皱起了眉,明知故问吗?

继续阅读:第六章兔兔辣么可爱不能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萌妻宠夫:我家娘子是戏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