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你还娶我吗?
夏雨竹2018-05-04 08:432,242

  当人又两种选择的时候,下意识都会选择对自己有利的一个,所以江鱼并没有把选择权放在别人的手里。<p>  她嘤嘤嘤的一下扑在方老头的怀里,连姓氏也不再说,而是直接大叫道,<p>  “爷爷,鱼儿知道你对我好,像亲人一样,我也把您当成了亲爷爷啊~”<p>  江鱼突如其来的哭,让在场的人都为之一愣。<p>  “你也知道鱼儿不小了,现在夫家找来,我总不好赖在寨子里不会去,就算不说其他,鱼儿还有个爹那!爹她就鱼儿一个闺女,鱼儿不能不孝,不过爷爷你放心,没事我肯定会回来看你,和寨子的英雄们!”<p>  擦擦眼泪,露出蹭的通红的眼,“到时候可不要嫌弃鱼儿!”<p>  庄毕胜其实也不是一个傻的,从一开始他就知道江鱼在打什么算盘,但是听她说拿土匪窝当成家的时候,他忽然觉着自己有些无处自处。<p>  本来一个未婚的夫家身份就有些尴尬,小姑娘那般,潜意识里就觉着她要废了婚约,所以才一瞬间恼了。<p>  家都不要了,何况他这个未婚夫君呢?<p>  不过理智下来之后,就很容易发现小姑娘的意图,坐在椅子上脸色也好看了一些。<p>  点点头,道,“鱼儿既然已经和贵寨有了这般亲厚的感情,以后她回来省亲我也不会加以拦着。”<p>  “你敢拦着!”方阳一拍桌子站了起来,随后就扯到了被打伤的地方,顿时疼的脸部有些扭曲。<p>  但为了维持风度,强忍着保持着怒气,所以表情看起来就有些滑稽。<p>  庄毕胜知道这事应该妥了,便起身合辑,“自是不会,刚刚得罪了,有机会庄某定带酒过来赔不是!”<p>  “哼,我知你是个汉子,单枪匹马敢闯我这……”<p>  江鱼在一旁听的有些好笑,两人的画风一转竟然就互相吹捧起来,没事还分解一下对方刚刚出过的招式。<p>  方阳一经接触之后才发现庄毕胜的能耐不止之前,见其对武学的造诣深不可测,立刻起身又要切磋……<p>  这样一来天色转黑,见了全寨子的人之后,走的时候庄毕胜就多了许多个干爹和……大舅子?<p>  江鱼站在寨门口,心里有些感动,她穿越来之后,竟能遇到这么一群可爱的强盗。<p>  人心都是肉长的,她虽然有演戏之嫌,但所有出口的事情都是七分是真,三分造势,偶尔避重就轻而已。<p>  能存在这么久的寨子自然不会都是傻的,她能这么快被接受,恐怕也是因为他们已经把她查了个底朝天,江鱼知道,但她就是感动。<p>  甚至有冲动窜回寨子里,最终还是忍了。<p>  毕竟站在门口的这群嘤嘤怪确实看起来有些惊悚……<p>  走了几步,江鱼回过身,大声喊道“英雄们,我江鱼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p>  话说完,寨子里顿时哭倒一片,薛大壮尤为夸张竟哭晕过去,站在旁边牵马的庄毕胜心中也有些意动。<p>  或许,小姑娘从来都不简单。<p>  刘氏有腿上,所以寨子里借出了一匹马给二人,因此,庄毕胜牵马走在前面,而刘氏,<p>  在马背上瑟瑟发抖……<p>  江鱼看着棕色的大马和娘亲紧绷的背,脑袋里忽然想起西游记的片头曲……<p>  遥遥的看着有些熟悉的村子,江鱼有些感叹。<p>  是啊,不管什么妖魔鬼怪,都挡不住她江鱼的火眼金睛和……<p>  算了,没有和……<p>  到了村里天色已经黑了,路上也没有几个人,庄毕胜走在前面一言不发,步子又稳又慢。<p>  似乎在迁就她这个腿短的人……<p>  不过他闷头走路的样子,江鱼总觉着他是恼了自己的,因为什么,她也有些说不清楚,但刘氏还在总不好直接就问……<p>  将两人送到门口之后,庄毕胜牵着马就要走,江鱼以送他为由追了过去。<p>  “庄大哥。”<p>  小姑娘的声音从背后脆生生的响起,庄毕胜止了步。<p>  “你恼了吗?”<p>  “没有。”<p>  “你恼了。”叹了口气,这次是陈述句。<p>  她知道她之前的所有表现都和一般的姑娘有所不同,之前在寨子敢那般左右逢基本上都是刘氏不在的时候。<p>  所以刘氏到现在都迷糊自己的女儿是怎么和土匪打成一片的,她可以在刘氏的面前装的乖乖的,但是她就是不想在庄毕胜面前这样装。<p>  说不出为什么,就是不想,其实就算他不来,她也想好了如何脱身,只是他来了……<p>  看见他的那一刻起,江鱼心里无疑是暖的,甚至弥补了原身爹没来的那丝酸楚。<p>  那时候她就想,嫁给他也不错,甚至心里还有些美滋滋……<p>  现在好了,这人不想理她了,也不用美滋滋了!<p>  江鱼巴巴的瞅着庄毕胜牵马离开,心里像长草一样想要追上去。<p>  她想问问,为什么去找她,是因为责任吗?还是因为爱?<p>  她还想问问,为什么今天没有穿里衣露腹肌……<p>  脑袋里乱七八糟的,但等真的追上了江鱼就只问了一句话,语气里带着几分委屈,“你还娶我吗?”<p>  前面的人脖子一僵,没有转头,半响,只是轻微的颔了下首,然后就……<p>  没有然后了。<p>  等回过头的时候,小姑娘的身影已经不见了……<p>  庄毕胜沉着脸,黑眸之中有什么情绪在不断翻滚,一会儿,转身就走,只是步伐明显重了许多。<p>  而这边江鱼也万没想到进了屋之后会发生这样的情况。<p>  刘氏跪坐在地上,一身的狼狈,不停的伸手去抓江大山的裤腿子,一边哭一边解释着什么。<p>  只是因为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所说的话并不清楚,但这并不妨碍江鱼了解事情的真相。<p>  因为她爹说,“像你这样的没了清白的妇人,你让我怎么留!”<p>  江鱼沉着脸的看向一屋子的人,她祖父坐在炕头吧嗒着旱烟,屋里此时已经烟雾缭绕,她二叔站在一旁脸色也有着说不出的凝重。<p>  李氏也在,倒是没看见秦氏的身影,估计是还未从娘家回来。<p>  江鱼进屋之后,所有人基本上都安静的看向了她,屋里只偶尔传来刘氏抽泣的声音。<p>  “我娘她怎么就不清白了?”江鱼开口打破了平静。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人生就是这样坎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萌妻宠夫:我家娘子是戏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