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人生就是这样坎坷
夏雨竹2018-05-04 08:432,183

  “大人的事小孩少插嘴!”江大山黑着脸。

  江鱼:???

  “爹你是不是忘记你拿我四两银子的事情了?”突如其来转变的话题让屋里所有的人都为之一惊。

  并且很快就找到其中的关键词——四两银子!

  从江大山回来之后,给江长生的银子还没有二两,所以江长生面带责问的看向他。

  刘氏也被这四两银子给炸的立起了耳朵,当初江鱼托付银子的时候江天河也在场,所以他是知道这时的。

  两个大男人本来挣点钱就不容易,回家之后还基本上都得上交,手里留的那点又会到了自己婆娘手里。

  所以这四两银子就被俩兄弟见面分一半了……

  “哪里有什么四两银子!”江大山脸色更沉。

  “我们都没见过你,哪来的托付银子之说,鱼儿你是不是记错了?”

  一旁的江天河帮着腔,江鱼听见之后不怒反笑。

  好嘛,这么看来他们连在县里看到她的事都没有说出来……

  不过那银子本来她就没打算拿回来,只是看着自己娘亲这样,想先有个缓冲的时间。

  江鱼故意冷笑了一下,看着两个心虚的大老爷们,扶起刘氏就出了门。

  夜里江大山并没有回来,但想也知道应该是和他爹江长生宿在了一起,而李氏那屋,半夜就争吵起来。

  偶尔能辨别出其中“银子”“拿出来”这样的话,不过这些江鱼都不关心,她今天确实有些累了。

  将刘氏哄得不哭之后,躺在炕上,江鱼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这次被掳到山寨里,恐怕她和她娘的名声全都毁了。

  在刘氏的哭诉当中,她才意识到这名声对于一个女人有多重要,不然江大山也不回想要休了相濡以沫的妻。

  女人要真的是被休了,基本上就算是废了,尤其刘氏现今近四十岁的“高”龄,回娘家家里定是不会要的。

  尤其还顶着七出之最,估计回去也是个被戳脊梁骨的,这时代为名节寻死的女子也不在少数,江鱼其他的而不担心,就是怕刘氏想不开。

  至于庄毕胜……

  如果他也因为这荒唐事就退亲的话,她江鱼一个人也不是不能过!

  事情的发展总是出乎人的预料,江鱼以为庄毕胜气的是碍于名节,而庄毕胜气的则是她之前在贼窝说的话。

  那句把寨子当成了家,忘记报平安信的话,他是觉着小姑娘根本就没把他当回事。

  如果他不去,她是不是就一直不回了?

  尤其是他一转身后就没了她的身影,叫他觉着自己娶不娶,小姑娘好像都不甚在意。

  总而言之……两个人

  冷战了。

  就是在村子里碰见了也避面不谈的那种,江鱼的心越来越沉,而庄毕胜则火气也越来越旺。

  因为他们被土匪掳走的事情,江鱼这几日真的是尝尽了人情冷暖,以前慈爱的街坊邻舍,在她回来之后都变了个样。

  暗暗撇嘴的算是好的,还有孩子直接用石头丢她喊“破鞋”的,江鱼忍了几天,终于在刘氏跳河的时候爆发了。

  这天是个正午,她把人救上来之后,就在阳光下开始发抖,河水很冷,但是心更冷。

  看着围过来指指点点的村民,江鱼忽然有些想哭,但刘氏现在的情况根本就不能让她太过悲伤悯怀。

  她不断的按压刘氏的胸腔,耳朵里全都是周围人的嘲讽。

  “死了倒也干净了……”

  “哎,何必救了,救上来不也是……”

  “江家大媳妇平常里看不出什么,还以为是个好的,现在看来啧啧啧……”

  “谁说不是呢,能这样全须全毛的从匪窝里出来,若不是……”

  江鱼的心颤抖着,等刘氏的吐出水来之后,她便缓慢的挺直了腰板,站起了身。

  周围的人逐一扫过去之后,江鱼忽然笑了起来,募得眼泪也笑了出来,村民都以为她是疯了。

  “呸!当初让你嫁给我儿子你还不乐意,现在便宜土匪了吧!我看你疯了才好!”看了许久热闹的刘寡妇突然朝江鱼呸了一口。

  “你刘寡妇比我好到哪里?我有没有便宜土匪我自己个儿心里清楚,你干不干净你心里也门清儿!现在又何必踩低我江鱼儿!!”

  自古以来寡妇门前是非多,江鱼这话不可谓不狠,直气的刘寡妇指着她半天都没还上一句嘴。

  感觉到周围的人对自己打量的目光多了一些,顿时气的大骂起来,“你个烂嘴巴的,说了这话也不怕舌头上长疮!”

  说完好像想到了什么,忽然笑了起来,顺势把自己站在一旁鼓掌叫好的傻儿子往前推了推。

  “我说鱼儿,这样刘婶子也不嫌弃你,你就和我这儿子搭个伙算了,等你给我儿生了娃,我定给你一大笔银子!”

  刘寡妇的儿子忽然被自己娘亲推了出来,还有些发懵,但在看清眼前的江鱼之后,立马高兴的笑起来,“媳妇……媳妇……”

  之前刘寡妇常常会告诉自己儿子,江鱼就是他的媳妇,教的多了,傻子就真的以为这个就是自己的媳妇。

  乐不颠的就往江鱼身前跑,嘴撅起来喊道,“亲……亲亲……”

  傻子虽然傻,但那身体却是被刘寡妇给养的肥胖不已,所以扑过来的时候江鱼真的连躲都没处躲。

  何况身后还是她那昏迷的娘亲,怎么躲?

  就在江鱼忍不住尖叫的时候,忽然一个身影闪到她和傻子的中间。

  “胖虎。”庄毕胜较为低沉的声音响起,傻子抬起头。

  “庄……庄哥哥……”

  傻子叫胖虎,平常因为傻,所以总被村里的人欺负,刘寡妇再怎么厉害也护不全他。

  庄毕胜与其他人不一样,从未欺负过他,而且偶尔还会给他一些零嘴儿,一来二去,胖虎便记住了这个人好的大哥哥。

  如果不是庄毕胜才二十出头,与胖虎年纪相当,说不定还真有人会觉着他是奔着刘寡妇去的,毕竟刘寡妇长得不错。

  “庄姓后生,你这是什么意思?”刘寡妇面色不善的看着挡在中间的人。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一只傲娇的小桂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萌妻宠夫:我家娘子是戏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