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一只傲娇的小桂花
夏雨竹2018-05-05 08:342,290

  庄毕胜没有回答,而是脱掉自己的外衫递给了江鱼。

  江鱼有些僵硬的接了过来,然后盖在了刘氏的身上。

  胖虎发现庄毕胜脱下衣服,也学着他的样子脱下来外衣想要递给江鱼,却被庄毕胜直接按住。

  “给……给媳妇……”胖虎挣不开庄毕胜的手,面上有些焦急。

  “胖虎,那不是你媳妇。”

  庄毕胜的脸色格外严肃,与平常不太一样,胖虎点了点头,问道,

  “那她……”

  “胖虎你给我回来!一个破鞋这么在意做什么!?”刘寡妇打断自己儿子的话,刻意加重了“破鞋”二字。

  正得意着,就被庄毕胜一个眼神给吓得心头一个激灵,扯着自己回来的儿子往后退了两步。

  “庄姓后生,你不会是还想娶这个……”话未说完,但所有人都知道她的意思。

  刘家村并不大,东家长西家短的根本就瞒不住,所以两人定亲的事情所有人都知道,当然也包括刘寡妇。

  庄毕胜沉默,江鱼站在他的身后,扯出了一丝自嘲,到底还是嫌弃她啊。

  “庄某何时说了不娶?”

  一句话叫众人都愣了一下,这是不打算退亲?

  江鱼瞪着眼睛,感觉鼻子有些酸,他高大的身体挡在前面,虽然看不见他的表情,但不管怎么样她都会感激这个人。

  本以为在这古代绝对不会有什么能难倒她的,所以一个人拼命的想要好好活着,拼命地想要活好,但她现在明白了,自己好像真不是无所不能的。

  真的……有些累啊……

  垂下了双眸闪烁,再抬眼的时候目光就坚定了许多。

  “你们是觉着我和娘应该去死是吗?”

  江鱼的话有些凌厉,她挨个人看过去,眼中冷意快要凝成实质。

  所有被江鱼看到的人都忍不住避开她的目光,虽然心里觉着女子失了名节就该以死明志。

  但是当江鱼这么问了之后,忽然又不敢开了口,毕竟要是真的点头了,就像人是他们杀了的一样……

  众人心中正有些不是滋味的时候,江鱼的声音再次响起,

  “失了名节?呵呵,你们不是好奇我们是如何从土匪手中逃出来的?”

  冷笑一声,语气忽然凌厉,“我江鱼去不去死吃你们的米了吗?为什么要逼我们母女去死?我告诉你们,我们才不会合你们的意去死!不但不会去死,我们母女还要活的比谁都好!”

  又上前两步走在庄毕胜的身前,声音坚定,“不管你们信不信,我们母女都是清清白白的!我们,身正也不怕影子斜!”

  一份封闭的时代,真正坏心眼的人没有几个,围观的大多都被江鱼的气势给渲染了,对她那“清清白白”四个字也信了许多。

  忽然人群中传来桂花的声音,她手里抱着一件女士对襟褂子,嘴里喊道,“让一下。”

  桂花穿过人群走到江鱼身前,手里的褂子有些粗鲁的往前一送,扬着脖,

  “你要是真去寻死,我才真要看不起你咧!你给我好好活着,我还要等你说的那些变成大话,然后可劲儿的笑话你!”

  江鱼一愣,倒是真没想到自己素来的“死对头”会对自己说这些话。

  接过衣服,知道这肯定是刘氏刚落水的时候她就回去取的,不然也不能这么快就拿过来……

  点了下头,江鱼便把衣服接了过来,然后和刘氏身上庄毕胜的衣服调了个,看的桂花脸色顿青。

  江鱼笑笑,“我还是穿我庄大哥的衣服吧。”

  “随便你!”

  桂花瞪了一眼她,转身就走,心道江鱼怎么就这么烦人呢!

  “咳咳……”一直昏迷的刘氏咳嗽了两声便悠悠醒来。

  刘氏醒来之后就开始大哭,“为什么要救我啊……为什么……”

  对比江鱼的坚强,刘氏这个样子就叫村里的人有些厌烦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刚刚被江鱼的话给洗了脑,一个老汉忽然开了口。

  “真是这么多年都活狗身上了,还不如你那闺女明白事儿,好死还不如赖活着呢,真要是死了,你还有什么?”

  “就是就是……”

  一场闹剧就这么收尾了,村里的老人家都是睿智的,不愿意两个人就这么被人言害死,终是在合适的时候为两人说了几句公道话。

  说话的大都是在村里有些地位的,众人因此也就不再揪着这事不放了。

  虽然两人再出门的时候还会有人小声议论,但江鱼相信,随着时间推移,总会好的……

  但因为刘氏跳河的事情,江鱼有些恨上江大山了……

  想到之前自己为他做了嫁衣,卖桃子的四两银子都给了江大山,就有些心疼。

  从那事以后,江大山和刘氏就像是陌生人一般,除了睡觉的时候还在一个炕上,其他时候连个眼神交流都没有,更别提有什么语言交流了。

  刘氏则整日以泪洗面,若不是江鱼说如果她死了,江鱼也不活了,刘氏恐怕还会再度寻死。

  江鱼知道这种事情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开导的了的,所以闲来无事的时候她就让刘氏教他绣绣荷包,尽量转移她的注意力。

  学着学着,这荷包就算是绣好了。那日之后她也再没有见过庄毕胜,想着总要去道个谢,那带着荷包吗?

  看着荷包上的鸡鸭同体,和一旁疑似鸭蛋的荷花,江鱼忽然觉着有些胃疼……

  没犹豫好到底要不要送呢,人就下意识的等在了庄毕胜经常上山的那条路上。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高大的身影已经闯入她的视线之中了。

  “在等我?”庄毕胜的脸依然还是绷着,但是要比两人冷战的时候好上许多。

  江鱼点点头,觉着有些事情总还是要说清楚的,“你是不是也觉着我不干净了?”

  问的直接,表情也看似不在意,但是江鱼自己知道,她的心已经紧张的快要缩成一个蛋,像她绣的荷花一样乱七八糟。

  听见她这么问,庄毕胜的眉毛皱了起来,“不曾。”

  嘴上说着不嫌弃,但是表情还是很诚实啊!江鱼忽然想笑,却感觉心脏有些抽痛。

  之前护她恐怕是因为同情吧……上赶着的不是买卖,她不稀罕他的同情!

  “亲事算了吧。”

  终是没忍住,眼泪没出息的挤了出来,觉着丢人,江鱼转身就跑。

  下一秒却是被人重重的拉到怀里。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萌妻宠夫:我家娘子是戏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