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夏雨竹2018-05-05 08:352,345

  头顶上是庄毕胜叹息声,许多无奈,“你到底想我怎么办。”

  江鱼挣扎,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退亲退亲退亲!”

  庄毕胜:“……”

  江鱼拿手抓他,“退亲退亲退亲!”

  “胡闹 !”

  庄毕胜的手箍的更紧,肌肉将短襟撑起,似是带着几分隐忍。

  感觉到自己挣扎不开,就一口咬在他的胳膊上,咬了许久,把自己的牙都咬酸了也没撒口。

  又叹了口气,庄毕胜用另一只手有些笨拙的摸着江鱼的头,“别闹了,乖,我知你受了委屈。”

  江鱼的眼泪更是汹涌,她边哭边朝庄毕胜喊道,“你就是嫌弃我了!你觉着我不干净,你可怜我才说娶我对不对?呜呜,我不稀罕!我不稀罕!”

  听者一愣,表情有些古怪,半响才开口道,“为什么这么说?”

  居然还有脸问她为什么!?江鱼立刻挣开男人的双臂,跳到一边怒目看着他。

  “你送我回来的时候,我问你还娶不娶我,你就没回答我!”

  “所以你就跑了?”庄毕胜的声音有些低沉。

  “对…对啊!”

  他的小姑娘哎……

  庄毕胜忍不住上前一步,小姑娘有些害怕的后退一步,可那短小的腿怎及得他,只是两三步就被他逮到身旁。

  见她又要胡言乱语,只好开口。

  “不曾。”

  江鱼:???

  “庄某不曾嫌弃过你,也未曾不理会你,只是有些……”

  “有些什么?”

  “没什么。”

  气你从不把我放在心上,叫我无法自处!觉着矫情,这话自是憋回了肚子里。

  江鱼此时已经气消一半,只有睫毛上挂着零星的晶莹,因刚刚雨过天晴,所以双眸清澈的叫人为之一颤。

  他从来都知道,小姑娘的眼睛生的极好。

  江鱼突然感觉眼前一黑,反应过来是庄毕胜的大手之后,额头上就印上了一个温热的软绵绵?

  等遮挡自己的大手移开之后,江鱼眼里有些得意,既然亲我了,那她绣的荷包就应该可以送了?

  想着就掏出自己绣了近三天的荷包。

  本来还因为刚刚的情难自禁有些害羞的庄毕胜,被小姑娘手中的东西给吸引了注意。

  这是荷包?可……上面绣的是什么……

  “送给我的?”

  江鱼点头。

  庄毕胜接过来,发现小姑娘并不撒手。

  “庄大哥,你猜我绣的是什么?”

  庄毕胜:“……”

  眉毛慢慢聚起,他有点不想猜。

  江鱼见此顿时恼了,扯过荷包就丢在山上,“你肯定觉着没桂花绣的好看!”

  吼完这嗓子之后就迈着小短腿像是受了极大委屈一般,一阵风似得跑了……

  庄毕胜大手一僵,心里有些迷……

  回家的时候,江鱼竟在家门口碰到了从娘家回来的秦氏,心中一惊,刚想开口叫人,就被秦氏打断。

  “别叫我祖母,我可没有你这种破烂货的孙女!”

  这是来者不善啊!

  秦氏在娘家差点呆了半月,越呆越有些呆不住,娘家的哥哥嫂子也有意撵她,若不是她给了银子,恐怕早就被赶出来了。

  当初走的时候,她把家里的银子都带走了,就是觉着江长生能很快捱不住来娘家接她。

  可左等右等都没动静,就在她要厚着脸回来的时候,听说了自己大儿媳和大孙女的事情……

  得,回家这就有了!

  秦氏一进门就冲到了大房的屋里,把坐在炕上缝补的刘氏直接拉扯到院子里,江鱼力气太小,根本就没能阻止的了。

  “怎么还有脸在这住?我要是你早就找口井跳了,不清不白的还活到现在!带着你的女儿滚!我们家可不要你们这样的破烂货!”

  刚一回来秦氏就搞事情,嗓门大的让其他人想听不见都不能。

  江长生去县里给人写信去了,所以不在,剩下的都慌忙的从屋里出来了。

  看到秦氏最高兴的还属李氏,无他,秦氏当初可是带着银子走的,在她眼里回来的不是婆婆而是银子。

  “娘啊,怎么回来就这么大火气啊~”李氏笑笑上前。

  “怎么,嫌我回来的早了?我要不回来,你们恐怕就得反了天!以后给我管好你那双眼珠子,再往你公爹身上瞟我非得给你剜出来!”

  出了刘氏的事情,秦氏自然也听说了自己男人和李氏的谣传,说来有趣,这事秦氏知道的竟然要比刘氏的事情还晚。

  李氏面上一噎,着实被秦氏的话给恶心到了。

  “看娘说的,要不是你走,哪会有那么多腌脏的人嚼舌根子,后来我可是为了避嫌也回了娘家,等二郎回来我才回来的。”

  解释完之后,也不知李氏存的什么心思,竟又祸水东引,“娘你可终于回来了,要不这家里都没个主事儿的人,我看你也是知道大嫂的事了……”

  李氏一提,秦氏的脸立刻拉下来,也不再看刘氏江鱼二人,而是转过头,“大山,等你爹回来叫他写个休书!这样不守妇道的我们要不起!”

  “娘……”江大山面带犹豫。

  “娘什么娘,还有你那闺女,我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说不定是你媳妇背着你和……”

  话说得越来越过分,刘氏瞪大了眼睛,满脸悲愤,“娘你说什么!!!”

  “我说怎么了?你有脸做我还不能说?还有,别叫我娘!我怕折寿!”秦氏冷哼一声。

  江大山却是面上有些为难,其实叫他为难的不是刘氏的去留,而是江鱼……

  毕竟四两银子的事情他还没有问清楚,还有那罐子里的甜果到底是什么东西他也不知道……

  “爹,你也想赶走我们吗?”

  江鱼看向江大山,刘氏也将目光转了过去,泪光闪烁,似乎比平常多了一些什么。

  江大山读不懂,也不想读懂,他沉默一瞬,“爹没有像赶你走,但你娘……”

  江鱼忽然大笑,她在前世能只身一人在三十岁之前拼到和车,如果还不明白江大山的意思,那就真的是白在人群中混了那么多年了!

  转眼看了一下坐在地上神色呆滞的刘氏,江鱼走上前扶起她,“娘,你看清楚了,江家的这些人。”

  刘氏眼珠转了转,垂着头,并没有回话。

  江鱼笑笑,看向秦氏,“秦招儿,即是如此,也不用等江长生回来再写休书,你且等着,我这就去请里正村长来。”

  “谁给你的胆子喊我的名字的!?”

  “不是不允许我叫你祖母?”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你忘记了当初的誓言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萌妻宠夫:我家娘子是戏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