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前
iuv2018-05-02 21:483,090

  互联网,物联网,vr,比特币,人工智能……计算机科学渗透社会中的每一个细胞,改变着世界,加快了文明的发展。同时也有某些组织,将软件编程与生物科技融合在一起,试图将通过代码编写的梦境通过辐射植入到人的大脑中,从而影响甚至控制人们的思想。他们隐秘着偷偷执行计划,招募大量的程序员,这些使用代码来构建梦境的程序员们称之为“dream coder”,又叫做“织梦者”。

  “轰隆隆”,风雨大作,电闪雷鸣,一个青年男子,躺在肮脏的泥水中,动弹不得。

  “应该就在这附近没有错,可惜这里已经拆迁了,根据原来的地址恐怕是已经找不到目标了”,男子微微眯着困乏无神的双眼,嘴唇干涸,随手将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塑料布拉扯到自己身上,也顾不得大风大雨的洗刷,就这样睡着了。

  ——————————————————————————————————————————————————

  夏天的阵雨,来的快去也快。

  雨后也刚好到了傍晚。张奶奶推开了窗户,又卷起竹门帘,瞬间凉风充满了整间小屋,风挺有劲,货架上的几包零食被吹到了地上。张奶奶有70来岁,黑黄的皮肤,很瘦小,但身体硬朗的很,麻利的捡起来重新放到货架上,并往里推了推,防止再掉下来。这是个小超市,不大,也就四五十平的样子,但是打理的井井有条,五个货架整齐的分别摆放着生活用品,饮料零食等。张奶奶很能干,好像从来不觉着累,典型的不能闲的小老太太,这不又检查了一遍货柜。屋子里的角落里传来噼里啪啦的敲打键盘的声音,一个年轻小伙坐在柜台的电脑打着游戏,也没有起身帮忙收拾的打算。

  “孩,少玩会电脑,对眼睛不好。晚上想吃啥?”

  “咦”,年轻人有些不耐烦,拖着长腔,一副不听老人说教的态度,“知道了,随,随便弄吧”。这是她的孙子,王向东,有些口吃。

  想起来家里该买菜了,白天又是刮风又是下雨没有出门,也想起来出去还有点事,便跨起了菜篮子,去给大孙子买菜做好吃的。出门正好迎着绚丽的火烧云,吹着凉快的风,老人心情愉悦,即使路上有积水步伐走的也轻快。

  “张奶奶好!”

  年轻人们在雨后都选择下宿舍楼来纳凉,马上到了开学的时候,不少学生已经返校,三三两两,在校园穿行。老人平常健谈又热心,大学里很多学生和老师都认识她,亲切的向她打招呼。

  “张奶奶好”。

  “哎,哎”每一个问候老人都会高兴回应。“闺女吃饭没……”有的还会问几句。

  “张奶奶身体真好~”。

  老人听了很是开心,不自觉得步伐又轻快了些。这是个可爱的老太太,不服老,还喜欢别人的夸赞。

  她家的小超市就开在大学里,校区的最北边。楼上是女生北宿舍楼,超市就挨在宿舍一楼的入口。女生宿舍楼坐北朝南,向南不远的地方,平行的一列楼就是男北宿舍楼。而且学校的第一食堂也紧挨这。所以她的小超市的位置很优越。

  所以很多人都对她的小超市觊觎以久。说来也巧,在路上就遇上了一个。

  一辆黑色的轿车行驶到路口缓缓减速,张奶奶也恰好走到了路口。刚下过雨的原因地上坑洼的地方积攒了不少积水,车里一个中年男子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摇晃左手示意开车的儿子减速:“慢点,慢点停,别砰水喽”。紧接着胖胖的中年男子便下了车,笑眯眯着,微微躬起背,小碎步的跑向张奶奶。

  “大娘,身体怪好啊,吃饭没”。中年人问候道。

  “正去买菜嘞,你爸你妈身体都好吗”。

  “好,好这嘞,我妈前两天还说你嘞,要是有你这好身体就好了……”

  两人唠起了家常。

  刚才提到的对超市觊觎以久的人并不是眼前这位恭恭敬敬的中年人,而是车上的年轻人。年轻人在驾驶位上对两位长辈的谈话并没有兴趣,探头看了看张奶奶的小超市,眼睛又寻摸了一圈超市周边的宿舍,食堂等环境。

  闲聊不久后中年人上车,车发动,开走了。她也走出学校大门走向了菜市场。

  车内,中年人教导儿子:“你张奶奶家是学校的功臣,当年创办学校只有两个老师,就是你爷和向东他爷,向东的父母也都是从咱们学校出来的数学系高材生,所以你和向东也称得上的世交,年轻的时候我们一起……”

  “行了行了,不感兴趣”,儿子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讲话。他转过头,看着开着车的年轻儿子。

  年轻人名字叫做晋上,二十出头,是软件学院的学生会主席,长的是一表人才。晋上打小天资聪明,又在优越的家境里成长。性格上傲慢,甚至无礼。

  中年人扭头看着自己的孩子,眼睛中先是闪过愤怒,而后却是伤感和愧疚。心头略过一些不好的过去。

  “做生意可以,但是别伤害人家老实人”。

  接下来,车厢内就只剩下了两代人之间的沉默,两个男人凝固成了两个雕像,互相没有交流。夕阳穿透车前的玻璃把中年人的眼珠映的红红的。

  这边,张奶奶买了孙子爱吃的土豆和猪肉,这个时间点了菜还新鲜挺不容易,而且菜价也便宜,天儿又凉快,一切都很顺心,她心情愉悦的不得了,哼起了豫剧,边走边唱。前两天跟老头老太太们乘凉的时候闲聊,听说菜市场后面的要拆迁的胡同里,墙上有一家治疗口吃的医院的广告,谁家的那谁就是在那个医院治好了。

  此时天上像的火烧云像是炉子燃得正旺的煤球,橙红色的光斜斜的照射在胡同里的老房子上,老房子的砖也是红的,到处都是红彤彤的。胡同像东延伸,这里正在规划拆迁,人都搬走了。老人走在胡同里,背对着光,夕阳把她瘦小的身子的影子拉的好长好长,摆到胡同路的中间。影子在胡同里就像是一条独木舟行驶在河道里向前进。

  不久遇到另一个较短小的影子,也出现在窄窄的胡同里。

  一条大狼狗听到有声音,从拐角处先是探了探头,看到迎面而来的张奶奶,狼狗走出来堵在了路的中间,或许是闻到了菜篮子中肉的味道,狂吠了起来。

  张奶奶少许有些紧张,但是还是保持镇定,鼓起勇气,试着跺脚来吓唬恶犬,老人的塑料凉鞋在水坑里砰起一阵阵的水花,但是毫无效果,狼狗还是冲着她叫着,就这样一人一狗在窄窄的胡同僵持这。突然从狼狗的侧面,也就是狼狗走出来的胡同里飞出来了一块砖头,没有砸中,砸到了墙上,反弹到地上激起水花,砰溅到狼狗脏脏的皮毛上,狼狗暂时安静下来,好奇的闻了闻反弹落到地上的砖头。此时,另一块砖头嗖的飞来,正中狼狗的后腿,狼狗扭头向着砖头飞来的方向看。又一个砖头飞来,狼狗已经做好了躲闪准备,跛脚转身朝着张奶奶的反方向跑了。

  虚惊一场,她舒了口气。约莫着好心人可能会走出来打个招呼。但若干秒过去了,没有听到人的脚步声,她有些好奇,因为除了刚才扔了三个砖头以外再听不到拐角的胡同里有其他动静。并且她有注意到,刚才砖头飞出来的高度和角度是从低向高的,就好像是有人躺在地上抛掷砖头。

  她决定要去看看帮助他的到底是什么人,人是不是已经走了。

  边走边说到:“谢谢啊”

  没有人回答,但随着越走越近,听到了一些声响并伴随“咳咳”的声音。张奶奶听到有人,还有虚弱的咳嗽声,便箭步向前,去一探究竟。走到拐弯处一看,愣了:一个年轻小伙子躺在地上的水洼里,身上随意盖着破烂的塑料袋子。

  “咦,这孩儿怎么了这是,受苦了啊”。

  她走上前去,将小伙子身上的塑料袋扯掉,查看情况,衣服都湿透了。打量一番,年轻人也就二十出头,与孙子同龄。模样端正刚强,棱角分明,肤色偏黑,脸上有不少的青春痘,此时两腮通红,明显是发烧的样子。她试图叫男子醒来但没有动静。拨开额头凌乱的头发,摸摸小伙子的眉头,有些烫手。

  突然老人停止了一切动作,心理咯噔一下吊到了嗓子眼。紧盯着男子的左眼,确切的说是外眦的下眼皮:一颗黑色的痣。

  这颗痣刺痛了老人一直掩藏的记忆,使她陷入了沉思,有些事情虽然已经闭口不提很多年,但是该来的还是会来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代码创世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代码创世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