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狗
iuv2018-06-17 23:432,339

  优秀的人的大多都有的共同点,有很强的时间观念和有消耗不完的精力。

  晋上给人就是这种感觉:成绩名列前茅,上个学期,当时还在大一的他就击败了学长们获得软件开发大赛的冠军;并且和朋友合伙做开店,生意做的也是有声有色;同时还是最年轻的学生会主席,院里各种各样的活动也从来没让校领导和学生失望过。他强迫症一般的生活规律,白天上课,晚上去酒吧看店,接着健身。单身的他几乎每天如此,不乏一些主动的追求者,但他目前最像是绯闻女友的也就是“王朗栋”了。两个人几乎形影不离,他们有共同的目标:开发一款火遍全国的游戏。并且两个人都是电脑编程的高手,他们在学校附近租的公寓住,同时也是他们的工作室。

  但最近几天有些反常,上课时间不见他的踪影,酒吧也不见他去了。

  “咚咚咚! ”

  听到敲门声大家都转过头,眼睛都聚集在站在门口的女生身上。她看起来娇小可爱,个子不高,白嫩的有些婴儿肥,声音却尖利娇气:“晋上呢!?”

  瞪起圆圆的眼睛,气呼呼地巡视了一圈,此时学生会办公室里的几个人正在开会,讨论歌咏大赛的事情,看到了王朗栋,但是晋上却不在。

  “他不在”,朗栋淡淡的回答到,“最近学校附近有只大型犬,为了防止出现意外,他这几天都忙着在找这条狗。”

  “恩”潘卉马上接受了这个回答,其实回答不重要,她就是想要一个“理由”,这个理由能解释为什么晋上这几天都看不到人,并且这样她就能够理所当然的选择原谅这几天晋上不接她的电话了。

  “你看看我家晋先生,多有责任心,这么关心同学的安危。你再看看你,被只狗吓成哪个样子。”潘卉盼着鬼脸和朗动打趣到,他们互相都认识。

  朗动不说话,像是等待着她说完赶紧离开。

  “你跟我家晋先生说说,别老是不拿手机,害我都找不到他人,让他给我回电话啊,一定,上次你都没帮我带话。你们忙,拜拜,本小姐有事先走了。”潘卉收起了开始的任性的小脾气,小女生模样开心的向大家摆手,然后就离开了。

  大家都不说话,看着沉默的王朗栋,好像所有人都能够感同身受朗栋的心境一样。朗栋各方面都很优秀,但是因为有晋上的存在遮盖了他的光芒。他们都是校园里的风云人物,谁都知道潘卉在追求晋上,同时谁都知道王朗栋对潘卉的意思,就连潘卉本人都知道朗栋喜欢自己。而她就像是沉迷言情剧的小姑娘,自己就是世界的女主角,而朗栋的定位就是故事中虐心的男二。一次次的明明心里清楚,但还是一次次的在朗栋面前显露自己心里是多么崇拜晋上。

  “我们继续”朗栋推了推眼镜,示意重新回到会议的正题,今年的迎新活动的主题是歌唱比赛,任何学生都可以报名参加。

  此时晚上快八点的时间,晋上把车停到菜市场附近的路边,打开窗户吹着凉爽的风,吃着刚买的汉堡充饥。又一天过去了,晋上已经在学校附近转悠了几日了,没有看到那条狼狗的身影。晋上思考了不同的可能性,查看了近些日子的校园的监控录像,询问了王朗栋遇到在哪里狼狗的细节,甚至打听到了其他被狼狗吓到的学生了解情况。通过它出现的地点和行走路径的分析得出结论,这条狗一般傍晚之后活动,它的窝很可能在菜市场后面的拆迁区域内。晋上今个决定去那里找找看。至于为什么对这只狼狗这么感兴趣,是因为在爷爷的笔记中有一段关于噩梦的记载,写到:”今天,我们编写了一个简单的噩梦程序,这个程序植入梦境后会让人很真实得梦到被凶狠的狼狗追逐撕咬,甚至可以感觉到痛觉,我们可以用这个小梦境惩罚一下小地痞流氓们”。这条狗应该就是一个散布噩梦的载体,和它接触的人会做恐怖的噩梦。

  “最近已经第二次来这了”晋上想,“第一次见薛飞就是在这里的拆迁区,就是从这将他送到张奶奶家。”想到这里晋上满意的笑了笑,越发的确定狼狗就活动在这个区域,隐约中觉得薛飞和狼狗有一些联系。

  走在胡同中,没有路灯,趁着一墙之隔的菜市场里的灯光还勉强能看清。对于这个地方晋上充满了回忆,因为拆迁区之前就是大学的家属院,向东他们小时候都是在这里长大,所以他轻车熟路,不会在这里迷失。这里很安静,没有狼狗的动静,越走越亮光越少,晋上开始有些急躁了,检查了所有自认为是藏身的好地方,并且还找到已经成断壁残垣的家,试着再废墟中还能找到一些爷爷遗留的东西,当然可能性很小,但是晋上抱有希望的尝试。但是都一无所获。

  点上一根烟边走边抽,并掏出来手机打开手电筒照着脚底下的路,倒不是看不清路,而是再找狼狗的排泄物和其他痕迹。石板地面上只有碎石子和黄土,在白色灯光的照射下没有丝毫生机,忽然一个粉红色东西进入视线下,十分显眼。晋上停了下来,立马扔掉了烟头蹲了下来,这是一个粉红色的卡通豹形玩偶,应该是钥匙挂件一类的,和手掌一般大小。用手电筒环绕的搜索了一圈没有其他的异常的事物。仔细观察,发现这个玩偶只有挨地的一面沾了尘土,其余地方还是很干净的,不像是经历过风吹日晒,应该是不久之前落下的,最多也就一两天。晋上怀疑或者说希望这是狼狗叼过来的玩具,希望能够在玩偶的毛发上找到被咬和口水的痕迹,但是都没有,就是一个普通的干干净净的玩偶,可能是某个附近的孩子来拆迁区玩“探险”游戏时落下来的,或者是某个年轻姑娘的。

  晋上随手将它装到裤兜里,失望地关闭了手电筒,又点上一根烟,几天的时间了。毫无收获,狼狗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也没有人再见到过它,就这样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烟头冒着点燃的光,像一条红色的毛毛虫沿一条直线爬啊爬,越来越接近接近他的嘴唇,微微的照亮他狰狞的脸。晋上紧闭眉头思考着:去王向东家看看去。自从发生了狼狗闹剧之后他就最近萌生了一个想法:薛飞和狼狗几乎是同一时间点出现的,装疯卖傻的他,肯定知道些什么。

  说走就走,晋上拍了拍脸,让脸上的肌肉松弛下来,让自己温柔的笑了笑,又回到原本那个儒雅高贵的模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代码创世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代码创世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