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狼狗的人
iuv2018-05-31 21:553,276

  天色暗淡下来,温度也凉爽了许多。

  “小飞,小飞”张奶奶找薛飞的声音。

  自从薛飞来了之后张奶奶有了帮手,虽然人有点傻,但是干点体力活,照看店面还是可以的,张奶奶也有时间出去串门聊天了。这到吃饭的时间点了,张奶奶从外面乘凉回来准备做饭,看到本应该摆在超市门口方便售卖的饮料已经被搬回了仓库。

  “怎么这么早收摊了?”张奶奶问道。

  “奶,我晚上不在家吃饭,出去玩了。”向东从屋里出来,对“收摊”的事情并不感兴趣。

  “小飞呢,怎么也不见人”

  向东也没回答,张奶奶在后面叮嘱到:“别太晚,早点回来!”

  休闲短裤,运动鞋,纯蓝色T恤,健康大方的学生模样,头发还有些湿漉,出门前刚冲了个凉。向东说不上帅,形容他最贴切的词应该是“普通”,普通的身高,体型,发型,肤色。同行的另一位则完全是不同的风格,向东远远的就看到乐乐,站在学校门口的路下等自己:身着亮黄色宽松大T恤,白色七分裤和小白皮鞋,这么夸张的打扮很扎眼。白天都是穿迷彩服,所以向东也是第一次见到平时的乐乐,但是这些装束在乐乐身上并没有违和,可能是因为娃娃脸的原因。从气质看的出来,乐乐应该属于殷实的家庭。

  “兄嘚,咱们先去,杨朵说她一会就来。”说着两人出发了。

  ——————————————————————————

  每当开学初,学生会便会组织各种社区,迎新活动,身为学生会主席的晋上,本来连着几天的繁忙就已经让他身心疲惫,偏偏在这个时候好友身体又出现了惊险的状况。他推开窗户,点上一根烟,让整个身子探出房间透透气,试图排遣掉一天的紧张,还避免让护士查房的时候闻到香烟的味道。

  仔细回想起来还是有点后怕,想起昨晚上的事情:半夜里,室友,也就是“朗栋”做了噩梦,突然歇斯底里地喊叫到:“别追我!滚!别追我!”,晋上被惊醒赶紧打开灯,看到平躺在床上的朗栋紧闭着眼,左右摇晃着脑袋,额头上满是汗珠。虽然不一会安静了下来,但是呼吸很急促,叫也叫不醒。好在及时送到了医院,检查后医生说只是受了惊吓,需要留下来休息观察。说是医院,其实就是大学的医务室,没有专门的住院部,只能在输液病房里找了一个靠窗户的床休息。王朗栋是晋上的好友,室友,同时也是生意上的合伙人。朗栋昨晚上回来很晚,牵了一条大狼狗,朗栋说是这条流浪狗和他有缘,一直跟着他,就把他带了回来,不知道噩梦是否和这条狗有关系。不过狗已经跑了,就在昨晚上送朗栋时候,一开门,狼狗“嗖”得就跑了出去,很有力气,还差点撞到背着朗栋的晋上。

  朗栋安静的躺在病床上睡着了,晋上趴在窗台,楼层很低,就在二楼,可以很清楚地看着路上人来人往,医院就在学校对面,窗户正对着学校大门口。人群里大多是年轻的大学生,人群里有一个黄色衣服的人很显眼,应该是衣服的颜色比较吸引眼球,旁边的人晋上认识,就是张奶奶家的王向东,但仅仅是认识,谈不上什么交情。此时两个人正往《young》酒吧的方向走着。

  《young》的股东就是晋上和王朗栋,今个酒吧还有迎新促销的活动。想到店里有些事情必须自己完成,晋上掐了手上的香烟,既然朗栋没有什么危险,也不需要人陪着了,便亲自去酒吧照顾今晚上的生意。

  ——————————————————————————

  杨朵独自走在校园的路上,看了看时间,虽然已经迟到了,不过她也并不在意,依然不紧不慢的走着。晚上的校园很浪漫,路灯是天然的打光灯,金黄色的光照耀这靓丽的她。粉色的短袖,牛仔超短裙,斜跨这一个很小的女式包,包上挂着大大小小的玩偶,慵懒的人字拖散发出一种暧昧的性感。路过的不管男女都会侧目,有爱慕,有骚扰,有嫉妒,甚至也有更加恶毒语言攻击,有些人巴不得给她贴上不检点的标签。她已经习惯了各种目光和议论,在灯光和阴影的交织下孤独的如一朵罂粟绽放在夜晚。

  不知道是无意还是有意,杨朵走着走着,突然向路过的灌木丛中微微地摇了摇手,像是暗示不要动的意思,又像是招手“拜拜”的意思。

  她并没有停下脚步,走过不久,灌木丛中淅淅索索的钻出来一只狼狗,看了看离开的杨朵,察觉到有人接近的脚步声便跑开了,消失在夜色的黑暗中。

  ——————————————————————————————

  酒吧就在医院旁边,晋上从二楼下来,就看到酒吧门口站着的向东和黄衣男朝向自己的方向挥手示意,并听到了身后一个女声的回应。

  六个人第一次聚集在了一个场景里,虽然现在互相还不熟悉。谁也不会想到,这些年轻人之间以后会发生那么多刻骨铭心故事。

  那这六个人分别是谁?他们是:轩乐乐,王向东,杨朵,晋上,躺在二楼的病房里的王朗栋。第六个人正是薛飞,此时的薛飞藏在杨朵身后的人流中,严肃,小心得观察着一切。

  ——————————————————————————————

  《young》主要针对的是大学生,所以更像是休闲吧,或者叫音乐吧。有耀眼的彩灯,有动感的音乐,但是并没有想象中的白皙的躯体和疯狂晃动的身躯。

  今晚上酒水打折,还有专门的互动表演活动。所以人很多,好不容易找到一桌坐下,向东环顾四周,其实这里刚开始营业没多久,所以自己虽然在学校住了这么久也是第一次来,约莫场地大概有两个并列的篮球场那么大,中间有一个舞池,围绕着舞池不规则的摆放这一组组茶几和藤椅沙发,几个学长在舞池中间搭建起一张巨大的白色投影幕布。这是要放电影吗?向东想。

  乐乐有讲不完的段子和俏皮话,逗得女神的笑成了花,她的笑端庄而自然,但少了一份年轻人的活泼。向东则有些失落,他在想大家今晚上来这里的目的,是单纯的交新朋友,还是无聊打发时间。向东是个敏感,心思细腻的人,直男,死宅。杨朵倒是表现得对向东稍有兴趣,透过摇晃的灯光不时的注视向东,或许是察觉了他的不适应,这让他更加的不自然。

  舞池中间慢慢聚集越来越多的俊男靓女,晋上也在其中,向东扭头等待接下来的表演,掩饰自己的笨拙。

  晋上并没有太多打理杂七杂八的琐事,只要他在,员工就能够感受到老板的威慑力好好干活。接下来的开场表演是晋上是主角,也是他比较满意的部分,花费了心思。

  八点半,灯光音乐戛然而止。大家都知道,表演要开始了,都安静了下来。

  数秒钟之后音乐起,前奏刚出,乐乐就开始嘚瑟,吧啦吧啦说到:“OneRepublic的 《 If I Lose Myself》”,对于这种英文电音元素歌曲向东之前没怎么听过,不过听上去很带感。

  晋上正是从这首歌的mv中吸取了创意:在mv结尾,就运用了投影,将一只狼头的影像通过灯光打到主唱瑞恩·泰德的脸上,狼头和人的面部合二为一,很是高冷带感。

  接着投影的光照在舞池的白色的幕布上,印出狼群。晋上站在幕布前与狼群融为一体,手持话筒开始自己的showtime。

  现场的效果很好,晋上的歌声动感又自然,时而舞动的动作也是恰到好处。很多人发出来惊叹声,鼓掌,或者吹口哨助威的。

  但没多久,发生了奇怪的事情。一个角落里发生了骚乱,一个男子突然发狂似的喊叫“狗!狗!”。工作人员赶紧打开了灯,只见一个年轻人瘫坐在地上,喘着气,一副惊恐的表情指向幕布上的狼群。随后慢慢失去了意识,有晕过去的迹象,晋上和其他工作人员赶紧冲了过去,查看状况。与男子同行的女生看到同伴这样也不止所错的哭了起来。

  “不要担心,他只是受到了惊吓”一个神秘男子用冷静的声音安慰女生。

  晋上半蹲在地上,正要背起男子,此时想到了王朗栋,想到了昨晚上的大狼狗,心中充满了疑惑。一个使劲背着男子站了起来,正好迎面对着神秘的男子,这个神秘人不是别人,正是一周前张奶奶家收留的“野小子”。当时张奶奶自己没有办法,所以给父亲打电话,还是自己亲自和父亲将“野小子”送到张奶奶家。

  晋上将年轻人送走。

  人们并没有注意发生了什么,只以为是有人喝多了酒。虽然表演没了,但音乐继续,灯光继续,大家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酒吧的另一端,杨朵玩弄这饮料的吸管,看着站在人群中的薛飞,在红色绿色灯光下,看不清他的脸,她微微耸耸肩,一副和自己没有关系的样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代码创世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代码创世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