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初相见
韩咏明2018-05-05 21:191,476

  正是初秋后晌,云片轻闲地漂浮在天空中,太阳时隐时现。阳光透过云隙落下来,软软的少气无力,不敢大胆释放自己身上的热情。干燥的风肆无忌惮地从北吹向南,拂摇着地面上还泛着绿色的草草木木。

  魏锜和儿子魏颗跟随部队尾处,刚进入晋国境内不久,就隐隐的听到从远处传来女人的哭泣声,那声音虽恍恍惚惚,却清晰可闻;虽如泣如诉,却扣人心弦,犹如从天国传来的幽幽勾魂曲,正用不可抗拒的穿透力震憾着魏锜的心扉。

  此时的魏锜,情结消沉低迷,因为他已经后悔了,后悔的无以复加,后悔和赵旃挑起战事,造成晋军的惨败。

  情绪低落,又听到勾人魂魄的凄哭,坐在战车上的魏锜不由得放眼四望。

  荒野之地,秋风习习,除了败归的晋军,别无人迹。

  魏锜心里纳闷:国家泰平,百姓安居乐业﹑丰衣足食,怎么刚进入境内就听到如此凄切的哭声?

  策马随行的长子魏颗见父亲突侧耳四望,忙随着父亲的眼光望去,除了荒野,却什么也没望见,便问:

  “父亲怎么了?似远处有人召唤您?”

  魏颗本来是上军将士会的骖乘,进入晋国界,他闻知父亲受重伤,便向士会请求去中军照顾受伤的父亲。

  “颗儿,你听这女人的哭声如此凄切,直拽为父的心。”魏锜说着,仍然侧耳张望,以搜寻哭声是从何处传来。

  魏颗什么也没听到,但还是侧耳听了又听说:“荒山野地的有什么哭声?是父亲的幻觉吧!”他见父亲仍在侧耳搜寻,又接着问:“是不是父亲和楚军交战时受了惊吓?”

  “征战疆场几十载,以往不受惊吓,这次就受了么?”魏锜不满地“‘哼”了一声,瞪了儿子一眼。

  魏颗:“或许是父亲年迈的缘故。”

  魏锜:“你耳朵有病,反说为父我年迈!”魏锜不耐烦,便回头问身后的将士:“尔等可听到附近有女人的凄哭声?”

  将士们皆摇头诧异。

  “奇怪了?老夫偏不信这个邪!”魏锜说着跳下战车,骑上中将的快马,朝着自己听到哭声的方向扬鞭奔去。

  魏颗真以为父亲在战役中受了惊吓,立即吩咐自己率领的军队按兵不动,忙带着几个将士去追父亲。

  秋阳浮照,万物遁藏。

  那勾人魂魄的哭声仍然不绝于耳,魏锜的心里不由得的一阵抽搐,情绪低迷的他也随着那凄哭而悲伤绝望。

  策马奔驰了一阵,魏锜勒马驻步,捕捉着那哭声的位置。

  突然,那哭声由缥缈变得凝重起来,如利爪在撕扯他的心上,他的全部精神都被那凄哭摄取了,心里有一种被撕扯的巨痛。

  他知道离那哭声已近,心里却还是不解:自己身经百战,年纪也已近花甲,怎么这哭声就直勾自己的魂魄呢?莫非自己真中了什么邪?或像儿子所说的是年迈的缘故。

  随着哭声的迫近,魏锜看见不远处有个女人在荒草中忙碌着什么。也就是在看见那女人的那一刻,他心里那种被人撕扯的疼痛,也瞬间消失了,就像完成了命中注定的使命一样,幽静而苍凉。

  魏锜一下警觉起来,她到底是人是鬼?若是人,为什么儿子和将士们听不到她的哭声?况且,这荒郊界野的怎么就她一人?若是鬼,这阴阳两隔,向他这个活人哭什么,莫非死得冤屈?或者是因为他在这次战事中挑起两国事端,上天特派勾命女鬼来勾他魂魄?

  勾魂就勾吧,被勾走了魂魄说不定还是殉国呢,也免得回到都城被晋王降罪严惩了。

  魏锜想着,策马扬鞭,奔到正在哭泣的女人面前。

  只见一个妙龄模样的女孩正在杂草丛中哭泣,双手还不停的忙着拔茅草,手被茅草齿划割得鲜血淋淋,时不时的用手抹眼泪,脸上也被抹得血迹斑斑。

  尽管她脸上血迹斑斑,衣衫破旧如枯叶,头发被秋风撕扯得随风舞动,可她那传神伤感的眼睛,风姿绰约的体态,处处透射出了她的花容月貌,再加上哭声凄切,好不让人怜惜……

继续阅读:第3章:许终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结草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