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路坎坷
韩咏明2018-05-04 17:241,576

  魏颗帮解祎姑娘葬埋了父亲,带着留下的那簇人马,是快马加鞭、日夜兼程地抄小路追赶父亲的军队。当然,他也尊从父亲的吩咐,带上了解祎。

  两位士兵骑马,奔驰在战车前面引,魏颗则和两位将士与解祎同乘一辆战国。

  大路尚不平坦,小路就更崎岖不平了,解祎乘坐的那辆战车,就跟簸箕簸粮一般,冷不防的簸一下,冷不防的簸一下,车上的人如腾云驾雾。解祎为了坐得稳固,从一上战车就牢牢的抓住车扶手,可她的臀部还是冷不防的被颠起老高,疼得她呲牙咧嘴,吓得她惊恐万状,睁大双眼,张着个嘴,双手吭吭哧哧地抓紧战车的边栏,披散开的头发,有的随风狂舞,有有的被风吹进嘴里……

  魏颗和两位将士则手拉缰索站立在战车上,随着战车的颠簸,他们的身体也会借势曲蹲腾跃,如此一来,不但没有颠簸之苦,每次颠簸还都感觉很刺激,很过瘾,很享受。他们见解祎如此狼狈,每次战车颠簸后,都会相视一望,然后是心照不宣地哈哈大笑,还不约而同的高歌起来:

  有女同车,颜如舜华,将翱将翔,佩玉琼琚。彼美孟姜,洵美且都。

  有女同行,颜如舜英,将翱将翔,佩玉将将。彼美孟姜,德音不忘。

  那驾车的士兵见路旁一块石头,故意将飞奔的战车碾在路边的石头上,魏颗和几位将士都被战车的倾斜度给惊了一下,解祎更是吓得“啊啊”惊叫小止。

  “好了,看着路走,把轮轴碾坏了,你背着她走。”魏颗喝斥驾车的士兵。

  “有公子这话,怕是他故意要把轮轴给轧坏了……”一将士调侃说。

  “哈哈……”几位将士大笑。

  “若让朝中大臣看到她这般形像就好了,最好让我们大王看到……”一将士笑着说。

  “怎么?为什么要让大王看到。”一将士问。

  “哈哈哈!大王若看到了她这般的狼狈肯定会说:我的长胜将军可真有眼光,如此会选女人!哈哈哈!”一将士笑着说。

  “哈哈哈……”众士兵又大笑。

  “又不是将军选她,是她选将军。”驾车的士兵回头,望着解祎那不男不女,不鬼不人的形像说。

  “好了,都正经点吧!这小路如此崎岖难走,再近也比大路快不了多少,我们是不是考虑一下,折回去重新走大路。”魏颗见将士们没完没了地调侃解祎,故意把话题引开。

  “不用的公子,穿过前面这条夹谷就是官路,我走过好几次的,最多用两日行程就能穿过去,比起主力军走的大路能近上一半的行程呀。”一将士对魏颗说。

  “那好,我们少扯闲话,加紧赶路,争取都城之前追上家父的部队。”魏颗说。

  ……

  车上的解祎对他们的笑谈听得明明白白,知道他们在戏笑自己,此时的她只要能坐得安稳就心满意足了,哪还顾得上什么仪表形像,只得任由他们笑论;可当听到“常胜将军”时,不由得又惊又喜。

  她不止一次的听父亲说,晋国的常胜将军名叫魏锜,眼前这几位将士嘴里的“常胜将军”与父亲所说的“常胜将军”不知是不是同一位将军?莫非自己把终身许给的那位将军就是传说中的常胜将军魏锜?

  如果是同一位将军的话,一到都城,自己不就成了常胜将军的女人了……这怎么可能,上天是不可能如此眷顾自己的。

  为了证实清楚,她使劲甩了甩垂挂在眼前的头发,以便使自己的眼睛能看得见,扯着喉咙大声问:“常胜将军可是魏锜将军?”

  因为赶路急,马蹄急嗒嗒、乱糟糟地彻响不息,又加上山风呼啸,没一个人听到她的问话。

  她几乎是声嘶力竭:“常胜将军可是魏锜将军吗……”

  赶车的士兵终于听到了她的声音,回头望了望她,大笑着说:“你把自己的终身许给了谁,都不知道啊!”

  “可是魏锜将军?”

  “我们大晋国只有一位常胜将军!”

  天地神明有眼,不负解祎多年的馨香祷祝,将自己的终身真的安排给了大晋国的常胜将军魏锜。怪不得看着他面善,原来他就是无数次在自己梦里出现的魏锜将军……那个在十年前,抱过、亲过自己的男人。

  于是,她笑了。

  真是上天眷顾,十年的祈盼终于快要成为现实了……

继续阅读:第5章:遭危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结草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