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江湖乱
田天啊2018-05-02 14:164,337

  天机门在魏国安稳之后,自然成为了帝王首先想要除去的对象,第一代帝王还念及开国之功,但是到了第二代就已经开始明面对天机门动手了。

  很多人都不知道天机门的第一代谋士其实就是杨隐的爷爷杨齐,杨齐也是名门之后,与魏国太祖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杨齐创立了天机门帮助魏国太祖统一天下成就魏国。

  太祖活着的时候,还无人敢动杨齐,但是天机门的其余同僚却逐渐被太祖秘密诛杀,或者安上莫须有的罪名满门抄斩。

  太祖死后,杨齐知道自己最后的依靠已经消失了,便向皇帝辞官,来到了yn建立了隐世山庄,寓意隐于市井不问朝政。

  但是杨齐却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瞒着自己当了兵,而且履历战功,官职九鼎候,也许杨凌全族被灭不仅是因为他手握魏国大部分的兵权,还有就是因为他是杨齐的儿子。

  “你看一下,这几百个牌位都是你杨家的先灵,如今杨家只剩下了你一个人,你就这样死去你对的起谁?”隐昂蹲下身子,盯着杨隐大声质问道。

  “但是我现在这样,我拿什么报仇?”杨隐痛苦的抱着头,不敢去看自己面前的那些牌位,仿佛那些牌位上都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

  “只要你想报仇,我就有办法帮助你。”隐昂说着让杨隐盘膝坐下,自己绕到杨隐的身后,同样坐下将自己的内力都传送给了杨隐。

  失去了内力的隐昂,瞬间老了很多,杨隐感受到自己体内雄厚的内力,来不及多想连忙扶住跌倒的隐昂,隐昂道:“我能帮你的只有这些,如果你自暴自弃谁都没有办法帮你。”

  隐家世代相传的内功功法是寒冰之气,是压制火毒的唯一办法,随后为了压制杨隐体内的火毒,隐天也将自己一半的内力传给了杨隐。

  此时的杨隐可以说是内功雄厚,江湖之上已经少有人能够抗衡了,但是隐昂将内功传给杨隐之后,自身的健康却每况愈下,一年以后隐昂去世了。

  在隐昂去世的那一天将杨隐喊入房间说了很多,但是却没有人知道两人说了什么,只是自那一日开始杨隐变了。

  杨隐将名字改成了隐昂已经死去的儿子名字隐天洛,披麻戴孝为隐昂送终,杨隐也就是隐天洛成为了隐世山庄新的庄主。

  自那一日后隐天洛闭门不出,钻研祖父留下的谋士手册,手册记载了从古至今所有谋士的毕生,包括祖父杨齐的毕生心得。

  当初杨齐就是靠着这本手册帮助魏国太祖皇帝建立了魏国,而如今隐天洛就要靠着这本谋士手册去报仇,去推翻魏国的皇权。

  自此之后隐天洛一天比一天深沉,一天比一天深不可测,让人想不透他到底在想些什么,除了钻研谋士手册之外他的武功也是一日千里。

  有着隐昂和隐天传给他的雄厚内力做为支撑再加上他没日没夜的练习隐家的成名武学绝世八剑,让他很快成为了江湖上数一数二的高手。

  岁月弹指一挥间,杨家灭族已经过去了九年的时间,而这九年隐天洛也从一个冲动的毛头小子,变成了让人看不透猜不透深不可测的隐四爷。

  隐世山庄的大堂里,隐天洛正在与红菱喝茶,此时隐天洛的脸上是带着微笑的,红菱一边喝着茶一边盯着隐天洛不知道想些什么。

  “红菱,你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突然隐天洛的一句话将红菱给拉回了现实,听到隐天洛的话,红菱不仅脸色微微一红道:“你说什么呢?”

  “哈哈……”看着脸色微红的红菱隐天洛不仅爽朗的大笑起来,红菱是看着隐天洛一点一点改变的,但是这样的改变太大了,别人不清楚但是每日跟在隐天洛身边的红菱却有些无法理解。

  “小隐,好消息啊。”就在这时隐天急急忙忙的在外走了进来,对隐天洛说道:“江湖各大门派因为我们的从中挑拨,彻底乱了起来。”

  “天叔,意料之中的事情,没必要这么大反应,来坐下喝杯茶,茶可是个好东西,修生养性,去烦去燥。”隐天洛说着给隐天到了一杯茶,示意隐天坐下,亲自将茶端给隐天说道。

  隐天接过茶杯轻轻抿了一口,看向隐天洛问道:“但是你就这么有把握,我们的皇帝会为了这小小的江湖门派而大费周章?”

  “想要天下平静必须先安江湖,江湖不稳天下自然大乱,她拓跋元自然不会不明白其中的道理。”隐天洛轻轻的品尝着手中的好茶,一副陶醉的样子轻声说道:“对了,这几天我和红菱会离开隐世山庄几天,如果有人来找我,拒之门外挡回去。”

  “好,一定要注意安全,那要不要让隐冬四人跟着?”

  “不用,又不是去杀人,跟着这么多人有什么用。”隐天洛很平静的说道。

  第二天一早隐天洛和红菱就一人一马带着简单的行李离开了yn三日后距离京城洛阳不到三十里外的一家酒馆里,隐天洛和红菱两人正在悠闲的喝着小酒,这里是进出洛阳的必经之路。

  “四爷,我们来这里干什么,你不会还想刺杀拓跋元吧?”红菱盯着隐天洛小心的问道。

  “我不傻,就算你去刺杀拓跋元我也不去。”杨隐端着酒杯一饮而尽,脸上带着微笑道:“不用担心,很快你就会知道我来着是干什么了。”

  将近中午的时候,酒馆外传来马蹄的声音,很快一队差不多十人身穿黑色服饰的军官进入了酒馆。

  “小二,给我上几样简单的小菜,一些馒头,要快。”这些军官领头的是一个女子,大约三十来岁,一身黑色劲装英姿飒爽。

  “好嘞,官爷稍等”小二大声回应了一声。

  见到这隐天洛再次露出了微笑,对红菱小声的说道:“知道她是谁吗?”

  “禁军!”红菱看了一眼那十人回应道,黑色劲装是禁军小队外出执行任务的时候标准打扮,因为铠甲笨重,不适合隐蔽执行,而且过于招摇。

  “我是问那个领头的人。”隐天洛指了指那个身体笔直坐在那一动不动的女子说道。

  “我哪知道她是谁啊”

  “禁军大统领。”

  “苏天珧?”听到隐天洛的话红菱顿时开口说道,差点喊出声来,连忙压低声音,看了一眼苏天珧而后对隐天洛道:“通天榜前十唯一的女人排名第六的苏天珧?”

  “没错就是她,你说什么任务能够让苏大统领亲自出手啊?”隐天洛继续问道。

  “难道她是想要秘密除掉那些不安分的江湖门派的重要人物”红菱看着苏天珧以及她的十人小队,继续说道:“那十人也都是高手啊。”

  “她苏天珧虽然厉害,但是还没有厉害到单挑江湖各大门派的地步,等着吧,不长时间这里就要热闹了。”隐天洛说完后便站起身离开了酒馆。

  红菱虽然有些不解但是却也并没有再多问什么,而是付了酒钱,跟着隐天洛离开了酒馆。

  随后隐天洛和红菱两人来到酒馆不远处的山坡上,在这里能够一览无余的看到酒馆

  的情况,红菱看到这盯着靠在那里闭着眼养神的隐天洛道:“行啊四爷,这个地方你都能找到。”

  “不是我吹,就这京城周围方圆几十里的范围还没有我不清楚的地方!”这些年隐天洛确实改变了不少,表面上已经看不出一丁点的仇恨。

  “四爷,我们不会是要对苏天珧动手吧?”红菱听到隐天洛的话,不屑的笑了笑,但随即想到他要干什么不仅一身冷汗,说实话,在京城之外要杀苏天珧要比拓跋元困难的多。

  “杀苏天珧?你去啊?就我这小身板还不够苏天珧塞牙缝的呢。”隐天洛靠在山坡上,看了一眼那小酒馆说道。

  所有的人都知道隐天洛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高手,但是却很少有人知道隐天洛每一次动手之后要承受多大的痛苦,其实隐天洛练武并不是杀敌的,而是为了压制自己体内的火毒。

  “那我们在这干什么,看着她过去啊?”红菱很不解的对隐天洛问道。

  听到红菱的话,隐天洛难得的认真起来,叹息一声,道:“你知道洪涛吗?”

  “镇守西楚边境的冠军侯?”冠军侯是当年魏国战神摄政王杨昊麾下最骁勇善战的将军,当年杨昊进宫的时候冠军侯率领十万铁骑包围京城,早就是拓跋元心中的肉中刺了。

  但是九年来洪涛从不离开西楚边境,所以就算是拓跋元也对他无可奈何,但是前几日隐天洛得到消息,拓跋元要立太子,这是举国的大事,所以洪涛想要推脱也推脱不掉了,只能前来京城。

  听完隐天洛的话,红菱恍然大悟道:“四爷是想在这里救下洪涛,而后拉拢洪涛加入我们的阵营?”

  “这只是下策,我想要救的不是洪涛,而是她苏天珧”隐天洛看着在酒馆内出来的苏天珧等人,继续道:“接下来我们就祈祷洪涛得到了我二哥国之战神的真传,将苏天珧反困在这里,成全我们的救人之美。”

  “不太可能吧?苏天珧可是通天榜排名第六的高手,就凭他洪涛一介武夫能将苏天珧反困在这里?”苏天珧可以说是魏国所有女性心中的偶像,自然红菱也不例外。

  “红菱,你说就凭我们隐世山庄区区几百口人,如何去推翻拓跋元的皇权,如何去对抗朝廷的百万雄兵?”隐天洛脸上笑容消失了,看着红菱很认真的说道:“所以说我们靠的不是武力,而是智慧,只要有智慧,就算通天榜上的百位高手齐聚在此,也得覆灭。”

  红菱并没有在多问什么,因为她根本听不明白隐天洛所说的话,但是隐天洛看着苏天珧带着禁军小队远去的背影,不仅脸上再次出现了笑容。

  “四爷,前方不到二里的小树林里,果然响起了打斗的声音。”过了片刻一个带着斗笠的高手突然出现在隐天洛的面前,恭敬的说道。

  这个人是隐世山庄内通天榜上有着排名的春夏秋冬四大高手之一,前几日就已经被隐天洛派到这里盯着那片小树林了。

  “很好,走,很快该我们出场了。”隐天洛一边下了山坡一边对隐春以及红菱说道:“你们两个去前面不到二十里名叫宏通县的小城镇里等我。”

  “不行,这太危险了,四爷,还是有什么事交代给我去办吧。”隐春听到隐天洛的话,连忙上前挡住想要翻身上马的隐天洛说道。

  “这件事谁也代替不了我,只能我自己去做,而且在这江湖还有几人能够杀我?驾!”隐天洛说完不再停留,大喝一声便冲了出去。

  看着绝尘而去的隐天洛,隐春和红菱对视了一眼,便也不在停留向着隐天洛所说的宏通县去等着他。

  隐天洛骑马来到不到二里路的小树林边缘,停了下来,将马放走,自己轻声向着打斗的方向而去。

  隐家不仅绝世八剑威震江湖,还有就是轻功也是一流的,隐天洛纵身一跃便上了一棵大树,下面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

  此时苏天珧所带来的那十人禁军高手已经死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了两人守在苏天珧身边,相反洪涛一方却并没有过多的伤亡。

  “苏天珧,我洪涛没有找你们算账你们却先找上了我,今天我就杀了你,给我们的陛下一个警告。”洪涛身材魁梧,穿着一身黑色的锦衣长袍,手中拿着一把大刀,步步紧逼,向着明显已经受了伤的苏天珧逼去。

  “洪涛你太卑鄙了,原本我还不相信杨侯爷会叛变,但是有你这样的下属,我看他也好不到哪里去。”苏天珧捂着被箭射伤的胸口,盯着向自己逼迫而来的洪涛说道。

  “哼,有你这句话,你就更加该死”洪涛冷哼一声,手中宝刀出鞘亲自动手,向着苏天珧冲了过去。

  洪涛也是一个高手,虽然排名不及苏天珧,但是此时的苏天珧身中毒箭,也只能勉强的抵挡洪涛大刀阔斧的进攻。

  很快最后那两位禁军高手也死在了洪涛的刀下,洪涛的手下此时也在洪涛的呵斥声中退了下去,只剩下了他和苏天珧两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殇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