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民众暴动;前凑
楠城旧事2018-05-15 23:052,377

  在聚宝楼主怒吼的时候,皇族这边也皇主炎祝也雷霆大怒,一群卫兵匍匐在殿前台阶下,“你们都是一群废物,连守个东西也守不住,要你们有何用?”因为他堂堂一国之主,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有人将他的宝库给洗劫了,还大摇大摆的打破了皇城冲了出去。

  “禀告国主,城外众多百姓聚集在一起,聚众闹事。”一名将军急忙的跑进大殿。

  “什么?聚众闹事?说,外面是什么情况?”炎祝顿时怒吼道。

  “启禀国主,一位神秘人在钱庄伙计的饮水里下毒,一夜之间将钱庄的存钱全部偷走,导致城里所有百姓的存钱全部没了,同时聚宝楼的。”将军急忙的把事情说了出来。

  “什么?炎祝立马站起身来,眼下情况比他想象的更为严重。

  “前些日子凌家满门几乎被灭,现在又发生这种事情,不知太师有何要说?”炎祝看着下方的太师,四大家族之一的王家家主,王隆。

  “前些日子凌家之案,杀而不全灭是为寻仇,这非人我等预料,国主可派人前去抚恤,而昨日之事。依臣以为,不足为虑,我炎阳国物产丰富,地大物博,背靠天荒山脉,只需开仓放粮,救济百姓,自然可以安然度过危机,等来年收成,一切又可恢复从前。”太师王隆将后续措施一律说出。

  “好,就太师依所言。”炎祝立马下达命令。可他没有发现站在下方的假冒林家家主林志的凌尘。就在今天林志在上早朝的时候被凌尘杀了。

  下朝后,“林将军,不知你怎么看待这件事情?这真是多事之秋啊,前者日子凌家满门近乎灭绝,现在又是这种事情,不知你有何想法。?”王隆凑了过来。

  “没什么感想,我回去还有事。”凌尘看了一眼王隆就走了。“开玩笑,和你说的越多越容易暴露。”

  “现在外面是什么情况?”看到凌尘回到山洞,胖子立马问到。

  “这皇帝打算开仓放粮救济百姓。”凌尘回答道。

  “什么?这可真是舍得,不过这样一来,你想要的结果就不同了。”钱又谴那眯着的双眼绽放出两道精光。

  “所以,我打算将粮仓烧了。”凌尘淡然说道。

  胖子沉默了,“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不只是想要这些财宝?”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这是要让炎阳国灭亡的节奏。”

  凌尘没有回答,走向了洞外。而是说道“你可愿意为我做事?”

  “都这样了,我还能怎么样,我也没想到你会这么疯狂。”胖子苦笑道。

  “我这么做的原因有两个:第一我需要这个国家。”

  “第二这个国家的太子炎阳在我弱小的时候曾经出手打伤了我。”

  “炎阳太子打伤了你还说的过去,但你为什么要这个国家?”

  “在这个残酷的世界,不论你如何做,只要你实力足够,就算是要别人将他父母在你面前杀掉都不为过。因为你够强,那什么都不是问题。但你若是太弱,就算你还存在这个世上,那也只是一种罪过,妨碍了别人。凌尘回想起在凌家所经历的种种,那段被欺辱的岁月,连个护卫都敢随意的蔑视你。凌尘犹如那出尘的谪仙,背负双手望着空中的飞鸟。衣带飘飞,带着一股远离尘世的孤寂。

  凌尘转过身来,“我要建立一个国家,那个国家人人都是修者,上只七旬老人下到三岁孩童,让我有拥有一股足够的力量来抗衡世间一切,我要让这个世界以我为尊,从此以后无人敢欺辱我,而这个炎阳国就是我的起点。”

  “你可愿效忠于我,为我做事?”凌尘看着面前这个青衫胖子钱又谴。

  胖子再次沉默了,半饷之后才说:我要看到你的筹码,我要知道你的底气从哪里来的。在我没看到这些前,我不能把我的性命交给你。先前我们只是合作关系,我并不是你的下属。”

  “我的筹码就是我有两个皇阶巅峰的手下,整个聚宝楼的宝物。”凌尘不卑不亢道。

  “这还不够,炎阳国的背后站着的是荒山宗,荒山宗宗主也拥有皇阶巅峰的修为,传闻荒山宗老祖已经是拥有圣阶的修为,为整个南荒境的为数不多的圣阶强者。”胖子摇着头。“论底蕴你没有荒山宗的深厚,力量也没那么雄厚。”

  “那么再加上整个皇族以及四大家族的宝库。最重要的是我十六岁的皇阶,不知足够否?”凌尘再次加大筹码,同时全身气势也爆发了出来。

  “恩…胖子开始算计着,好!我以我钱又谴的名义起誓,从今往后我就效忠于你,至死方休。”胖子严肃的发出了誓言,向着凌尘跪了下来。

  凌尘立马扶起胖子,“你果然没有让我看错,凌尘收起了气势。”

  “若我没猜错,属下若是不愿为主上做事,那么主上便会抹杀我。”胖子有些试探的问道。

  “你说的没错,合作是建立在双方的实力同等层次的情况下,在压制性实力的情况下,那么一方只能是另一方的奴隶,供人驱使。”凌尘直言不讳的说道。

  “咳…主上说的没错,事实就是如此。”钱又谴黑着脸闷声发出声音。

  “主上既然想要这个国家,又为何打算烧掉粮仓,断了百姓的口粮?”钱胖子有些不解。。

  “因为,只有如此,炎阳国才会动荡不安,百姓才会为了生存揭竿而起,炎阳国既会受到其他国家的兵伐;争夺土地,又会受到国家内部的叛乱;争夺皇权,如此才能不让别人察觉是我所操纵的,同时也给了我们崛起的可乘之机,此乃崩溃之计。”凌尘睿智的说道。

  其实,凌尘作为一名大学生,学的就是历史。借用三国时期的动荡不安反馈到现世,再造就一个“三国”。只要他又可以抗衡荒山宗的实力,就是他夺取炎阳国之时。

  “而在荒山宗看来,世俗的战争皇权的争夺只要不威胁他们的统治,他们就不会插手。总而言之,我们只需等待,等我们实力足够了,那么一切都将改变。”凌尘越说脑子里的思路越清晰。

  “主上说的不错,不过目前还是建议主上前往其他各国的宗门修行,一来可以增加实力,二来可以结识各方人才。”钱胖子也是立马说道。

  “嗯,就这么说定了,你继续回去潜伏着。”凌尘看着远处驶来的车队。

  “是,属下先行一步。”胖子弓腰行礼,然后取出一把匕首将自己的身体插了两个窟窿,迅速的奔向城门。

  “一切等我从宗门回来在说,你保护好自己,这次就为难你了。”凌尘也走向了车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执寰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执寰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