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皇的姿态;碾压(求支持!求收藏)
楠城旧事2018-05-16 23:002,309

  “公子又在赏景?”凌尘刚刚醒来不久又看到慕容纤玉又在他的身后。“嗯,日出东方,又是新一天的开始,对于我辈读书人来说,不论早晚都应该记录自己的每时每刻,增加人生阅历。”凌尘拿出纸和笔说道。

  “哦?那不知叶公子有何感想?”慕容纤玉略带兴趣的问道。她觉得和这个书生说话比起和那个烦人的师兄要好的多。

  “我确实有所感想,不知纤玉姑娘可愿洗耳恭听?”但凌尘的眼底却是闪过一道眼盳。毕竟从昨晚开始这个少女便一直在试探着他,想要从他的言语之中,想要知道关于他的信息,不过他却却并未透露什么,可他实在是没有想到直到现在这个少女还在试着和他打好关系,方便套出他的信息。

  “哦?还请叶公子讲来。”慕容纤玉双手垂立,望着前面这个潇洒,气质出尘的少年。

  凌尘抬头望着前面的太阳说道:“一个人的出生犹如现在刚刚升起的太阳,象征着一个家庭希望之火的诞生,太阳越来越高,弗如人的年龄也越来越大,当太阳照耀在整片大陆滋养生灵的时候,那个凡人也承担起了整个家庭的一切,养育着这个家,随着太阳的落下,也就意味这这个凡人生命又离尽头进了一步,同时也代表着明天的到来,即孕育着新生。”

  “不知你懂否?”凌尘看着面前的妙人。但天不遂人愿,总有人出来搅局。

  “哼,可笑,凡人也敢谈论日月,真是蜉蝣撼大树,可笑不自量。”这时候韩建又跳了出来,一脸的嘲讽望着凌尘。“你也只能是一介凡人,说着这种凡夫俗子的话语,我等仙人自然不会听懂?是吧,师妹!”

  “师兄所说有所偏颇,不过纤玉确实有些不懂,照叶公子所说那这个凡人一生的磨难又是何?我等修士追求的是克制自己的七情六欲,可仍旧拥有着情感,可这凡人的七情六欲又是何代表?”慕容纤玉还是比较客观的说了一句,脸色略带歉然。

  “如此,我便再说一些,我们边走边说吧。车队这边开始催着出发了。凌尘依旧没有理韩建这个跳脚虾,导致韩建面色如土。“这个凡人的成长总会有所磨难,就相当于一年四季的阴天,雨天。阴天使得太阳无法出现,凡人也就有了磨难,雨天的到来为凡人带来了甘露,滋养了心灵,而后拨云见日重振旗鼓,继续的有了盼头。”

  “纤玉懂了,叶公子真是奇思妙想,,叶公子为何不去你的国家炎阳国谋求一职,以叶公子的才华横溢,应该会有惊人的前程吧!”慕容纤玉不再劝说凌尘去她的国家,而是疑惑的问道。

  “呵呵,我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我只是将我所感悟出的给说了出来,并没有为国效忠的资格。”凌尘打着哈哈说道。

  “叶公子这就说错了,匹夫尚且为国争得,叶公子为何不可?莫非叶公子志不在此?”终于慕容纤玉开始了询问。

  若是凌尘说“是”,那么说明他的书生身份并不是真的,那么这些护卫,加上这个韩建都有可能冲上来对凌尘刀剑相向,问清他的来因,因为这种杀人越货的事情天天都在发生。“呵呵,我的志向是为一个我能安宁的国家做事,此间并不适合我。”凌尘打了个圆场。

  “哼,凡人就是凡人,永远只知道贪生怕死。”韩建又一次跳了出来,车队也到了傅县之外不远处。

  “哼,你总说我是凡人,难道你不是由凡人而来?试问这天底下,汝等修者不也是要靠着凡人来生存,没有凡人,哪来汝等的修者?”

  “你…放肆,一而再再而三的杵逆我,我要杀了你。”韩建接不上话气急败坏的说道,直接拔剑冲向。慕容纤玉也没想到凌尘会这么硬扛韩建,不过韩建确实有些令人讨厌,看到韩建拔剑都来不及阻挡,立马出剑追了上去,希望能够抵挡一下。

  “我放你麻痹,一口一句凡人,谁他妈的说老子是凡人的,敢对吾出剑。”凌尘直接取出仙剑,铮的一声拔剑出剑,使出“一剑霜寒十四州”,凌厉的剑光直冲韩建,连粗口都说了出来。

  “哼,找死。”韩建那王阶三重的力量对上王阶六重的凌尘根本就抵挡不住多久,立马败下阵来。韩建一口鲜血喷出,直接倒地,挣扎都起来不了。他的眼中尽是疯狂,“这不可能,你只是一个凡人,你怎么会有如此力量?

  凌尘看都不看韩建,直接一剑抽晕韩建。对着还保持着出剑姿势,一脸懵逼的慕容纤玉拱手说道:纤玉姑娘,如今也到了傅县,我就先告辞了!给你造成的不便还请你多多见谅。凌尘向着傅县走去,不从回头。

  慕容纤玉望着这个笔直的背影消失在她的眼中。

  慕容纤玉看着地上的晕倒的韩建,不知脸上是何表情。而后叫人将他抬会车队,重新向着奇艺阁方向出发。

  醒来后的韩建迷茫了,一个人学着凌尘望着天空,心中想的是自己无论是言语还是实力都输给了凌尘。当然这也给日后的凌尘造成了许多的麻烦。

  而这边的凌尘到达傅县后便听到粮仓遭到了偷袭,只有一半左右的粮草被就救了出来,其余的全被烧了。“虽然没有全部烧了,不过这也够了,争端会发生,借口也有了,只烧了一半也为我赢得了更多的时间来准备。”凌尘在路上不断的想道。

  凌尘去往了和荒山宗近乎敌对关系的琉璃剑宗。一来可以了解一些关于荒山宗的信息,真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长期的争斗,各大宗门中,要说那个宗门最了解荒山宗的话,就琉璃剑宗最了解荒山宗。

  二来琉璃剑宗也是以剑为主的宗门,可以学习学习这个大陆的功法武学。

  正如凌尘所想,皇城大殿那里已经吵开了,基本上认为就是辰龙国烧的粮仓,甚至将盗取钱庄,皇族宝库,灭杀凌家近乎一门以及林家家主林志的事一并算上。当然这离不开太师王隆的推波助澜。

  “国主,臣以为,只有可能是辰龙国所为,灭杀凌家强者是为削弱我炎阳国的力量,盗取之事是为动乱民心,烧粮之事是为断我炎阳军需。臣以为,我炎阳开战辰龙国,一来以示我炎阳之威,二来以稳定民心。”

  “臣附议”

  “臣附议”

  ……

  在王隆的推力下,两国彻底开战。其中皇族三皇子由于反对开战而被国主炎祝软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执寰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执寰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