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小秘书
天边的远方2018-05-03 18:053,271

  历景言一脸无奈的揉了揉了太阳穴,不知道付筱雅那个女人又在搞什么鬼,拿起外套就出去了。

  历景言路过秘书室的时候,秘书室的人一看到历景言进来了,都惊呼起来,急忙掏出自己的镜子赶紧补补妆,生怕自己不好的一面被自家总裁看到了,不过大家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历景言突然径直来到舒安的座位上,看着舒安说道:

  “等会儿,你就提前下班了,我一会儿要出去,你把工作拿回家在做吧。”

  舒安也被历景言的突然袭击吓了一大跳,可是想想刚刚付筱雅的电话,还有刚刚历景言跟自己说的话,估计历景言肯定是和付筱雅出去约会去了,不会让舒安自己都没感觉到她自己现在竟然这么在乎历景言。

  舒安看着历景言离开的背影,心里想到:

  “还说不想见人家,现在这会儿这么着急出去又是为了什么啊,历景言说的话果然不能信。”

  冰冷的面孔出现在厉景言视线内时,厉景言是有些无奈的,当然在表面上他并没有表露分毫,付筱雅看了一眼厉景言后,厉景言也是马上会意,两人走到了外面。

  厉景言闪了闪目光,倒不是心虚,只是有一些愧疚而已,就算他也明白付筱雅其实对他也并没有什么情感而言,付筱雅一直都是知道的,厉景言不喜欢自己,就算之前会有一些好感,现在她早就强迫自己把那点好感驱散。

  “坐,”厉景言冷冰冰的说,并不想继续这样对峙着,就算付筱雅不累,厉景言也不允许自己连最基本的礼貌都忘却,付筱雅并没有说什么,她乖顺的按照厉景言的想法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这是一个绿化的很好的公园,基本上所有的设备都是新的,在这个时间人也比较少,厉景言也坐了下去。

  付筱雅复杂的看了一眼眼前这个俊美无比的男人,这个亦哥亦友的男人,付筱雅她并不想纠缠或者插足在两人的关系之间,但同理的,她想厉景言应该明白她的想法,她有权利向他表达她的感情,而至于在听完后厉景言会这么想就不是她应该关注的事情了。

  “今天我来找你的目的不是催婚也不是来兴师问罪,”付筱雅冷静的说道,听闻厉景言却是一愣,挑高了一边眉毛后饶有兴致的示意她继续,厉景言想过付筱雅肯定是会来的,但她来的原因无非就是综上所述的两条,既然她从一开始就否认这两种可能。

  那么,厉景言很期待她会说一些什么,付筱雅却是不疾不徐的说,“你最近这么样,”出于礼貌,厉景言敷衍的回应了一句还可以,既然付筱雅不想就这样进入主题,厉景言也不逼迫对方这样做,陪着付筱雅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偶尔问道的一些问题他也会选择沉默,从这一点付筱雅可以感觉出,厉景言是真的一点都不在乎她,甚至把她放在了陌生人的行列当中,会下意识的回避透露隐私的问题,既然如此,她也没必要纠结了,这份爱,她从始至终都没有奢求过,现在作祟的也只是不甘心而已。

  “那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我希望你可以认真的聆听我接下来的话,”付筱雅的一双眼睛十分认真的与厉景言对视着,厉景言听闻此话也是难得的皱了皱眉头,眼里的复杂不输于付筱雅,他同时也是很认真的看着付筱雅的眼睛。

  对于这个像妹妹一样的女孩,厉景言还是很清楚她的性格的,那是一个非常坚强的女孩,她从来都没有输给任何一个男人,如果没有遇到舒安,他可能会一点抗拒都没有的和这个让他有着淡淡好感的女孩结婚生子。

  也是他明白他对付筱雅有着淡淡好感所以在遇到舒安后才会变得冷漠,他不希望付筱雅误会,并且加入这个复杂的漩涡之中,厉景言是真的不希望付筱雅受到伤害,尤其是感情上的伤害,他很清楚再这么说,付筱雅也是一个女人,暧昧不清的态度才是对两个人的伤害,他也相信付筱雅会明白的。

  但他可能没有想到,其实付筱雅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他的态度了,并且从始至终都在努力掐灭心里的那一丝爱情,一次次的自我伤害赢来的是在厉景言真的冷漠后,她能够在这一段感情中脱身的冷静。

  厉景言对她很好,他们不是兄妹也不是亲人,从小到大长辈灌输给她的也都是她是他未婚妻的思想,小时候还好,在青春少女的懵懂期时她更是一心一意的对厉景言好,可以说,付筱雅把自己的青春全部都搭在了一个男人身上,在感情方面可以说是懵懂的可怜。

  “厉景言,你对我来说不止是哥哥一样的人物,更是我从始至终唯一真心对待的男人,你没有对不起我,因为我很清楚,如果你暧昧不清,伤害才是巨大的,尤其是对我而言,我非常感谢你的果断,但我也希望你能够聆听我的心声。”

  厉景言的眼里闪过一丝释然,渐渐的眼里就染上了温度,“其实从很久之前开始,我就知道我不是你喜欢或者说爱的人,我努力让自己变得更优秀,试图让你喜欢上我,或者日久生情一下,但我明白这是徒劳,因为从始至终你都没有把我从妹妹这个方格里拿出来。”

  “我的努力没有得到回报,我说我不在意是假的,我很不甘心,为什么我们相处的时间长的很多,我也努力变得更优秀,变得配的上你,但你还是喜欢上了别人,”付筱雅坦然的说着,眼里的不甘心更是没有任何的掩饰,厉景言除了沉默也不知道说一些什么。

  好在付筱雅今天来不是给厉景言难堪或者讨个说法,她只要知道其实厉景言的心里还有她的一点位置就够了,而就厉景言沉默的回应而言,她显然是得到了她最满意的答案,他还是在乎过她的。

  “我其实也没有喜欢过你,我只是,按照他们说的,是你的未婚妻,要努力配得上你,想要永远和你在一起,我不是没有想过和除了你之外的人恋爱,但是光想想我就会觉得罪恶感油然而生,你对我这么好,我这么可以辜负你呢?虽然我清楚这不是什么爱。”

  厉景言的神情有些复杂,因为他很明白,从小被灌输这样的想法的付筱雅可以说是没有丝毫自由的,不说她本身会觉得这样充满罪恶感,就说伯父伯母肯定会限制她的交友,忽然,他觉得自己有一些自私,他不喜欢付筱雅,却还是任由她被未婚妻这个枷锁扣住。

  “你意识到了吗?厉景言,你真的好自私,男和女是不同的,他们不会限制你自由恋爱,我却会被一直灌输守身如玉的想法,可怜之前的我还抱有没关系,为了言哥哥我愿意的这样的想法,”付筱雅自我嘲讽的说着,她的这些话其实只是为了刺激厉景言而已。

  付筱雅是个豁达的人,但这不代表她会把一切痛苦埋在心里,她更喜欢和倾向与找一个人和她一起痛苦,这是报复,厉景言明白,更明白的却是,这代表付筱雅愿意放手,报复过后,这件事就应该可以说是一刀两断,干干净净的结束。

  比起来阴的,明的来自然是比较讨厉景言喜欢的,至少舒安不会有什么危险了,只要付筱雅想,让舒安消失简直是不能再简单,更何况舒安这个高傲的人,恐怕是能走就绝对不留的性格,厉景言也是费尽心思将这个高傲的小鸟禁锢在了牢笼里。

  当然对于厉景言来说,道歉什么的还是有一定难度的,而付筱雅也没有这个意思,在发现厉景言难得的复杂以后她就没什么其他的想法了,毕竟这也算是报复了吧?谁都不会想到,厉景言是在非常认真的思考要不要道歉,换做是以前肯定是想都不用想,但付筱雅不是别人,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早就被圈入自己人的范围。

  “说了这么多话,可能都是无意义的让你觉得烦躁的话,但这确实就是我想告诉你的了,”付筱雅说道,厉景言既然有些想反驳她,张了张嘴还是什么都没能说出口,付筱雅的眼里闪过一丝暗笑,厉景言的变扭她也是了解的,而让他不顾原则的那个人,很遗憾并不是她。

  “这就是你今天来找我目的?,”厉景言复杂的问道,说实话听她这样说完,他唯一得出的结论就是自己之前太渣了还有她现在想要自由,也就是说,退婚?但厉景言也不愧是不懂女人心,付筱雅这么可能就这样放过对方,至少也要捣捣乱,之前不是说过了?她不甘心。

  “当然不止这样,你最近对我冷淡的不行,我就在想,你是不是找到真爱了?,”付筱雅笑眯眯的说,眼里的锐利让厉景言警龄大作,略冷的撇了她一眼,付筱雅注意到后也只是回以暖人的微笑,这样的反常倒是让厉景言更加的纠结。

  “这似乎与你无关吧?话说完了回去吧,”厉景言这句话就是赤裸裸的回避了,付筱雅装作听不懂也不行,略有些难堪的感觉,心里却是又无奈又苦涩,如今,他居然是这样的不信任自己,她的性格这么样,想也知道厉景言不可能不清楚,但他就是这样,在他的心里,一切都分了等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拯救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拯救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