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退出与祝福
天边的远方2018-05-03 18:053,322

  “是不是那个小秘书?”付筱雅豁然想起那个名叫舒安的小助理略带醋意的小眼神,当时还觉得又是一个被厉景言欺骗的小姑娘,心下暗暗摇头觉得无奈,如今想起来也是有些可疑的模样,那小秘书的长相也算是秀气了,倒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厉景言一愣,似乎是没想到付筱雅会知道舒安,皱了皱眉,也不知道是某些人特意透露的还是被打听到的,还是她猜出来的,不管这么说,都是他太无所谓了,不过既然暴露了也没什么可说的,那些阴暗的手段就希望付筱雅不屑利用吧。

  厉景言闻言,一瞬间目光森冷地看着付筱雅,心道,难道自己表现的这么明显,内心的想法这么容易就被外人看出来了么?舒安那个小傻瓜还呆头呆脑地什么都没感觉出来。

  厉景言好像意识到自己的目光太过锋利,微微收敛了一下,脸上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斩钉截铁地回答付筱雅刚才的问题,说道,“我想我需要纠正一下你的措辞。”

  “什么?”付筱雅微微耸了一下肩膀,右手向他摊了一下,示意厉景言继续说。

  厉景言一字一句地道,“我不是看上了我的小秘书,而是,喜欢上了舒安。”

  付筱雅品了品这两句话,不觉得有什么不一样啊,不都是在表达同一个意思吗?有点好笑地问厉景言:“我冒昧地问一句,这两句话有什么区别吗?”

  厉景言细腻修长的手指拿着刀叉,像制作工艺品一样切割这盘子中的牛排,表情看起来一丝不苟,这个面容俊朗的男人,无论干什么都极其认真,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魅力的荷尔蒙,却又不自知。他像一个老学究一样抠着字眼,解释道:“根据我这二十多年的学习经验和社会经验,我个人以为,‘看上’这个词,轻浮而又不严谨,‘小秘书’这个称呼,又带了一点调侃的色彩。”

  厉景言继续道:“我对舒安的感情是严肃而认真的,我不太喜欢听到你这样说。”

  厉景言是个说一不二态度坚决,做事狠厉果断的人,既然付筱雅已经看出了他对舒安的感情,隐瞒搪塞下去不是他的做事风格,更何况他一点也不想瞒着,喜欢一个人而已,有什么见不得光的?

  付筱雅听见厉景言这么认真的解释,心里不禁有些感慨,厉景言在她的固有印象中,这么少言寡语的一个男人,一旦说到了舒安,刚才说的那些话估计比他之前一个月对自己说的话都要多吧。真正喜欢上一个人,连旁人说她半点不好都听不得,如此上纲上线,连一个字眼都要计较半天,果然是不一样。

  付筱雅虽然知道厉景言一点都不喜欢自己,但听了这些话,心中也不是一点波动都没有,只好说道:“听你这么一说,好像是这个理。我为我刚才不严谨的话语道歉。”

  付筱雅说着,举起了手中的红酒杯,冲厉景言摇了摇,说,“这杯酒算我赔罪”。随后像喝二锅头一样干了杯子中的红酒,冲厉景言亮了亮杯子底,道:“我干了,你随意。”

  厉景言一个大男人,自然不会如此小气,便也一口干了杯子中的红酒,代表他接受付筱雅的道歉。

  红酒从厉景言的薄唇而入,厉景言微微扬起的脖颈线条优美的就像雕塑师手下一刀一刀精雕细琢划刻出的雕像,线条都是标准的黄金比例,喝酒的动作高贵而优雅,即使是一口闷,也没有像那些吃大排档路边摊糙汉子的粗野。

  喝酒的厉景言与这个格调高雅的餐厅,不得不说是十分的相得益彰。

  厉景言放下红酒杯,饶有兴趣地问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付筱雅知道厉景言在问什么,但她故意装傻,反问道,“看出什么?”

  厉景言只好直接道,“看出我喜欢舒安。”

  舒安听这话心里有些悲凉,不喜欢自己也就算了,还问这种问题,无奈道:“可能是女人的直觉吧。你要知道女人的第六感一向都是很准的。”

  厉景言闻言,笑了笑,说道:“既然女人的第六感这么准,舒安怎么没感觉出来?”他心道,舒安就是个天然呆。

  付筱雅心想,你们的事情我怎么知道,你还天天防着我不见我,对我避之如瘟疫,看见我恨不得扭头就走,现在找我来咨询感情问题来了。只好用很大众的话来搪塞厉景言,说:“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吧。”

  一时间话题告一段落,厉景言和付筱雅开始自顾自地吃起各自点的餐来,气氛有些沉默和尴尬。

  厉景言心想,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吃饭,只是喝白开水都觉得甜到心里,就算两人相对无言也恨不得时间静止就这样坐到地老天荒;可是和不喜欢的人在一起吃饭,再美味的食物似乎都难以下咽,满满的尴尬让人浑身上下都不自在。

  这样想着,厉景言放下手中的刀叉,有点想结束这顿食之无味的晚饭。于是问付筱雅:“你吃饱了吗?”言下之意就是他要买单了。

  付筱雅擦擦嘴,挺直脊背,姿态十分优雅,点点头,道,“是我打电话约的你,这餐饭我来买单。”

  “不必,”厉景言抬手唤来服务员,从Gucci皮夹里掏出黑卡,对服务员说:“刷卡。”

  又看向付筱雅,说道:“我还从来没有让女士买单的习惯。”

  买完单后,二人走出餐厅,天色已暗。万家灯火逐渐亮起,马路上车水马龙川流不息。

  厉景言去停车场取了车,发扬绅士精神,对付筱雅说道:“去哪?要不要我送你?”

  付筱雅撩了撩被风吹乱的头发,稍微用手指理了理,又指向不远处的一辆车,回答道:“谢谢好意,不过我也是开车来的。”

  “那好,”厉景言本身也不想跟付筱雅多接触,潇洒地转身,向自己的车走去,边走边说,“那我先走了,你路上小心。”

  付筱雅站在原地,看着厉景言坚毅挺拔恍若男模一般的背影,说转身就转身,毫不拖泥带水,一点都不犹豫。在付筱雅看来,这十分的绝情,一如以往厉景言对自己的冷脸色。厉景言这么一个有魅力的男人,自己以前会动心也是很正常的吧。

  世间上最美好的爱情就是,我爱你,恰好你也爱我。

  付筱雅觉得,应该在自己还未情根深种的时候,脱离这片仿佛沼泽一般的情网,免得最后越陷越深无法自拔。她的骄傲不允许她死皮赖脸地缠着一个冷心冷肺的男人,她的自尊心和道德底线也不允许她作为第三者去介入别人的感情。

  付筱雅认为,对于这段感情,她应该做出一个了结。

  “厉景言!”在厉景言的手即将摸上车把拉开车门的那一刹那,付筱雅的声音在空旷的停车场响起,仔细听似乎还有回声。

  “什么事?”厉景言并未回头,声音似乎有些冷漠。

  付筱雅深吸了几口气,平稳了一下自己的心绪,才道,“我知道厉爷爷想让我和你在一起。”

  “那又怎样?”厉景言立马反问道,声音冷得像数九寒冬的北风,似乎夹杂着飘洒的雪花。爷爷想让你我和你在一起又能怎样?只要我不想,那就够了。谁都不要妄想逼迫我厉景言做我不想做的事。付筱雅这个女人,难道还要抬出老爷子这尊大佛来威胁我吗?不得不说,这种做法真是愚蠢至极。

  付筱雅强迫自己不要去在乎厉景言的语气,继续道:“虽然厉爷爷想让我们在一起,但是现在也不是父母之命的那个年代了,感情这种事,都要看你情我愿,强迫不得。这件事,你不愿意,恰好,我也不愿意。”

  厉景言听到付筱雅说她不愿意,稍微放了一点心,虽然有些事情他不想做就能不做,但这过程会稍微有些麻烦。既然有捷径可走,谁会情愿去绕远路呢?又怕付筱雅说这话是故意麻痹自己的,便道:“如此最好,希望你能永远记住你刚刚说的每一句话。”

  付筱雅明白厉景言这是在提醒她,不要想着背后耍花招,承诺道:“你放心,我既然知道了你喜欢的人是舒安,我是绝对不会介入你和她的感情之中的。我不是那种人,也做不出那种事。”

  厉景言听付筱雅这样说,才完全放下心来。虽然付筱雅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题,但这个障碍愿意自动消失,厉景言觉得,他的感情之路似乎更加坦荡光明了。

  付筱雅见厉景言不言语,以为他还不满意自己的说法,又道,“舒安是个好女孩,希望你能早日追到舒安,提前祝福你们的爱情之路顺顺当当,永结同心,白头偕老。”

  厉景言听到这,嘴角微扬,露出一个不太明显但是真心实意的笑容,对付筱雅道:“祝福我收下了,提前谢过。”

  说着便打开了车门,坐进驾驶座。车子行驶过付筱雅身边时,厉景言还破天荒地对付筱雅挥了挥手。

  厉景言的车子汇入宏大的车流中,他此时心情极好,仿佛刚才不是去和他以前唯恐避之不及的付筱雅吃了顿饭,而是搞定了难缠的客户谈成了一笔上亿的大生意,看什么都是顺心的,即使是在回公司的路上堵了半个小时的车,厉景言也心平气和地耐心等着,丝毫不见烦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拯救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拯救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