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人的悲哀003
冬禾2020-10-26 11:232,952

  宣泄之后,张紫琪就后悔了,下意识地抬起右手捂住嘴巴。尚未确认三位师兄的行踪,是留在家里,还是跟随师父外出办事。只知道师父知会了他们,不能排除留下的可能。

  要是让他们听到,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又会怎么想。分明是天大的好事,却因为情绪上头搞出了乱子。

  转念一想,又觉得没什么。师兄,可不是外人,差不多每天都打照面。自己的为人和品性,这一年来已经暴露无疑,大家心里有数只是嘴上不说而已。

  唉!都是师父的错。平白无故的,为什么把自己关在家里,直到如今都看不到自由的曙光。时间长了,都憋出毛病了。

  时间还早,干脆回家弄几盘小菜犒劳自己。不过,一定要当心,可别把那三个吃货给招来了。

  由于无聊的起因,一个非常传统、非常恶俗的故事就这样拉开了序幕。

  沿着弯曲的小径绕过繁茂的小树林,望着主宅紧闭的房门,忽然皱起眉头停下脚步。因为,张紫琪想起一年前那个惊心动魄、跌宕起伏、峰回路转的往事。随即,脑海里就浮现了三个穷凶极恶的丑陋嘴脸。

  不自觉地抬起头部,神情肃穆地仰望屋顶和蓝天。两眼冒火,缓慢地举起右拳,然后咬牙切齿地说道:“这个仇,一定要用血来偿还。”

  一时间,身后是乌云四起、狂风大作、电闪雷鸣……。短短时间,绿意盎然的庭院就成了寸草不生的地狱。

  思前想后,决定回趟房间。洗个澡,顺便换身衣服。就算报仇雪恨,也不能不讲形象。居家服虽然贴身舒适,但穿出去肯定会惹来旁人异样的目光。若是让熟人撞见,比如爱四处溜达的汤姆,估计要不了多久社团内部就会出现不好的传言。

  待张紫琪拉开房门进入建筑,庭院又恢复之前绿意盎然的光景。

  今天,那片阴暗潮湿的密林又迎来了新的访客。据树林间穿行的身影,应该是三位男性。领头那位体型健硕,看面相差不多有二十七八。身后两位虽然秀气文静,不过观其面相估计也有二十出头。

  领头那位忽然神色微变,不仅放缓步伐而且摆动头部左右扫视。没过多久,就停下脚步,抬头仰视前方一颗巍峨高耸的大树。

  原来,树干上有个模糊的刻印。伸手抚摸,短短时间就百感交集热泪盈眶。

  “我……。”神色大变,短暂思索才用低沉而颤抖的声音自语。“海东青,又回来了。”

  转身,满脸严肃地对两位跟班说道:“如果不想给家人招祸,以前的名字就给我忘掉。现在,你叫金雕,你叫苍鹰。”

  话音刚落,那位冠上“苍鹰”名号的帅哥就皱起眉头。“大哥,我能不能换个名字。”

  “怎么了。”

  “我知道这名字的口彩不错,但是……。”

  “吞吞吐吐像个娘们,有事就直说。”

  “我们一起,这名字当然没问题。但是,我若单独外出,这名字就不中听了。”

  “怎么了。”

  “报上名字,别人可不会想在蓝天自由翱翔的猛禽,而是追腥逐臭的苍蝇。”

  “的确,是我莽撞了,居然没想到这茬。一时半会,我也想不出什么好名字,万一又出乱子,可能会被你记恨终生。”

  “大哥,怎么可能。”

  “干脆,你自己捣鼓一个合适的。”

  “虽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可感情比亲兄弟还要铁。既然你们选了猛禽,我当然也不能例外。就叫铁隼,怎么样。”

  海东青毫不在意地摆手说道:“随便!这些年,我算是看穿了。只要有权有势,就算屎一般的名字也会被人夸出花来。带你们来这边,是要做一笔大买卖,摆脱往日赤贫的生活。”

  金雕顿时来劲了,迫不及待地问道:“什么买卖?”

  “时机未到,日后再与你们详说。”走了几步,海东青又想起什么,猛然停住脚步。“差点忘记。”

  金雕疑惑地皱眉,“大哥,又怎么了。”

  “跟紧点。”

  金雕摇头笑道:“我们可不是三岁小孩。青天白日的,难道还会走散不成。”

  不想,却听到海东青斩钉截铁的答复。“就是这个理。”

  铁隼走过来帮腔,“怎么会呢!我们又不是瞎子。再说了,这边可没有占地宽广的遮挡物。”

  刚说完,铁隼还若有所指地用右脚重重地踩了几下铺满枯叶的地面。

  “少废话。”

  见海东青生气了,两人赶紧端正态度。

  察觉海东青尚未释怀,金雕态度诚恳地说道:“大哥!知道了。”

  “既然是兄弟,我又怎么会害你们。”转头,深有感触地扫视前方一望无垠的密林。“这世上的套路实在太多了。”

  刚说完,就神情沮丧地叹了口气。

  出格的反应,让金雕和铁隼是摸不着头脑。转头对视,希望能从对方那里得到答案。才一个来回,就听到踩踏枯叶的脚步声。有言在先,两人不敢大意,赶紧跟了上去。

  来到密林边缘,海东青不自觉地停下脚步,眺望远方的水塔。凝视片刻,哀伤的泪水顺着脸颊缓缓落下。

  二人停下脚步,错愕地站在左右。

  望着远方锈迹斑斑的校门,海东青是眼冒精光,不自觉地停下脚步。随着悔恨的情绪在面部逐渐积聚,双手不自觉地捏紧。颤颤巍巍的拳头让人是揪心不已,尤其是手背凸起的青筋随时都有爆裂的可能。

  感觉不对劲,铁隼赶紧凑了过来,小心翼翼地问道:“大哥,怎么了。”

  “往事!不堪回首啊!”颤抖的声音,蕴含着无尽的悔恨和忧伤。约摸半分钟,方才平复情绪,抬起右臂用袖子擦拭面部残存的泪水。

  望着萧瑟的背影,两人是满头雾水。

  铁隼茫然不解地扭头说道:“自从来了这边,怎么感觉大哥越来越怪了。”

  “谁知道呢!”金雕无奈地耸了耸肩。

  尚未走到学校,就听到清脆悦耳的铃声。

  海东青惊慌失措地叫道:“快跑。”

  虽然满脸迷茫,但看到海东青仓皇逃窜的背影,两人也不好说什么赶紧追了上去。

  校门打开,好多身着运动服的孩童一窝蜂地冲了出来。所料不差,这帮孩童应该是上体育课,所以铃声响起才能第一时间离开学校。

  片刻的功夫,校门口的道路就人满为患。此情此景,海东青不得不停下步伐驻足观望。

  刚来到身旁,就听到海东青沮丧的叹息。

  这时,从校门走出三位粉妆玉琢的小女孩。手牵手,望着校门对面稍显破败的杂货铺。

  居中那位,居然还是熟人,就是一年前找上张紫琪的小女孩。一年过去,虽然长了个头,但面相却没多大改变。

  或许是遇上天大的难题,一个个是愁眉不展。小小年纪,怎么就摊上烦心事,真的让人是又爱又怜。

  或许是听到三人步行的脚步声,其中一位女孩疑惑地转头。看到三人是两眼放光,小嘴嘟囔地说了几句,就拉着小伙伴快步跑了过去。

  望着迎面跑来的小女孩,海东青就像见了恐怖的怪兽,吓得面无人色连连后退。撞到铁隼的身体,顿时脚步踉跄。见势不妙,两人赶紧伸手搀扶。

  突如其来的触感,不仅让海东青缓过神来,同时由力道的方向与大小察觉自己与两人之间的隔距和方位。

  猛地抬起右腿,上半身随之后倾,硬生生地从两人之间的狭缝挤了过去。随着脚跟着地,此时已经退至两人身后。收回左腿,同时抬起双臂,搭上两人的肩膀。招呼不打,就双手用力做关门之势。

  根本来不及反应,两人结结实实地撞到一起。身体倒还好,关键是头部。包裹头骨的皮肉能有多厚,缓冲作用是微乎其微。瞬息之间,就听到两人痛彻心扉的惨叫,同时不自觉地抬手捂住受到撞击的软组织。

  出格的反应,把金雕和铁隼都给搞糊涂了,埋怨的同时又有几分不解。完全闹不明白海东青的心思和想法,小女孩有什么好怕的,又不是恐怖电影里追魂夺命的怪物。

  来到面前,居中的小女孩甜甜地说道:“叔叔。”

  尚未反应,海东青惊慌失措的声音就从身后传来。“是不是要吃糖。”

  不仅金雕和铁隼傻眼了,就连三位小女孩也疑惑地停住了动作。

  “快给钱,别愣着。”

  听了这话,两人顿时急了,金雕更是情不自禁地叫出了声。“大哥!”

  简单想想,就能想明白金雕的心思。平白无故的,为什么要给别人钱。就凭性别和年龄吗!那些卧床不起的病人以及缺胳膊少腿的弱势群体,不是更需要社会的关心和爱护。

  转头准备继续劝说,不想却迎来意料之外的答复。“破财免灾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女受难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女受难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