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人的悲哀006
冬禾2020-10-30 00:522,513

  摆正头部,直面海东青的侧颜。就算做了周全的准备,可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安。

  无声地叹了口气,然后强挤笑容,毕恭毕敬地说道:“大哥,派发完毕。”

  铁隼当然知道其精简的言语有些没头没脑,但今时不同往日,说多了恐怕会引发事端。何必呢!又不是说给外人听,自己人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就够了。

  “好!好!”声音略显拖沓。就迷茫的神色以及肢体迟缓的动作,似乎还沉醉在勾勒的幻景中。

  “大哥!”金雕的呼喊,犹如不速之客让铁隼是措手不及。赶紧转头,向来到身旁的金雕使了个眼色。可惜,想要阻止是为时已晚。

  “做这些干嘛!”听得出来,金雕对于乱花钱还有点耿耿于怀。

  铁隼吓得赶紧回头,神情紧张地盯着海东青。

  就海东青当下的状态,就像服用了高纯度大剂量的违禁药物。不仅反应迟钝,而且丧失了基本的辨识能力,居然连言语中暗藏的情绪都没听出来。

  过了十多秒,铁隼才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惊险刺激,简直不是人干的活。要是早知道金雕会忍不住跑来添乱,是打死也不会来趟这滩浑水。

  “你们还年轻,只知道追求物质享乐,可内心却是空虚的。”情绪激动,不自觉地发出悔恨且颤抖的声音。“曾经,有一段……。”

  “叔叔!”

  小女孩甜甜的叫声,把海东青吓得一哆嗦。不仅满脸戒备地连连后退,而且下意识地抬起双臂挡在身前。严防死守的架势,简直是如临大敌。

  沉默一阵,神情厌恶地抬起右臂,不停地挥手驱赶。“萝莉啊!快走!快走!”

  还没说完,就抱头鼠窜跑到两人身后。小女孩站了一会,感觉没趣,气呼呼地转身跑了。

  铁隼眉头紧锁疑惑地自语,“大哥,原来最喜欢小孩的。怎么几年不见,就得了萝莉恐惧症。”

  金雕斩钉截铁地说道:“其间,必定出了变故。”

  铁隼若有所思地用右手摩挲下巴,“我想……。”

  干净整洁的厨房,海东青身着家居服,腰间还系着沾满污垢的围裙,给人感觉就像一位全职奶爸。伸手打开橱柜,拿出一袋婴儿奶粉。取下夹住开口的塑料夹,然后将奶粉和塑料夹放在桌面。

  接着,拿起玻璃奶瓶,小心翼翼地旋开瓶盖。将奶瓶搁在桌面,然后笨手笨脚地将奶粉倒入奶瓶。不时转头,察看玻璃奶瓶上标明容积的刻度。

  忙完之后,是咧嘴傻笑。不过是一件芝麻绿豆的小事,但看海东青嘚瑟的举动给人感觉就像完成了一项艰苦卓绝的伟业。

  左手拿着开水瓶右手扶着奶瓶,小心翼翼地将开水倒进奶瓶。

  “爹地!”远方传来小女孩萌萌哒的叫声。

  不假思索,立即转身回应:“等一下,马上就好,马上就好。”

  由于身体扭转,双臂出现了些许的偏移。开水顺着奶瓶滑到右手手指,海东青当即发出痛苦的惨叫。

  这时,厨房出现了强烈的晃动。不仅头顶落下阵阵灰白色的粉尘,就连身后墙壁也出现一道道蜿蜒曲折的裂缝。

  下一刻,天花板、墙壁以及地板冒出几根硕大粗壮的肉柱。突如其来的状况,把海东青吓得惊慌失措,在狭窄的空间里左躲右闪。

  许久,才看清那些来回捣腾的肉柱,原来是一根根放大千百倍的手指。

  面对突如其来的袭击,海东青是慌不择路跑到了厨房的死角。最终,还是被地面陡然窜出的手掌一把抓住。随着手掌肆意的摇摆,身不由己地撞上橱柜、炉灶、墙壁……。

  为摆脱束缚,是极力挣扎。不仅肌肉绷紧,而且面容也扭曲得吓人。

  突然,狭窄的厨房变得暗淡无光,撞击的声响也戛然而止。感觉不对劲,神情惊诧地抬头仰望,只见一只巨大的手掌乌压压地缓慢落下。

  顿时,满脸绝望地睁大双眼,不自觉地停下挣扎的举动。

  金雕神色不屑地张开双拳,掌心放着一堆细小的碎纸屑。嘴巴微张,对着手掌轻轻一吹。散乱的碎纸屑,随气流是扶摇直上,在广场上漫天飘舞。

  双手轻轻拍击,给人感觉像是在拍打沾染的污垢。转身折返,不屑地摆手说道:“这种小儿科,怎么可能难倒大哥,我想……。”

  郁郁葱葱的草坪,海东青身着家居服筋疲力竭地坐在小板凳上喘着粗气。面前是一个大号的红色脚盆。脚盆底部以及翘起的边缘,支起一个白色的塑料搓板。估计是洗了不少衣物,由洗衣液勾兑的自来水早已浑浊不堪。

  搓板和脚盆遍布金黄色的星星点点。就其颜色和形状,让人不由产生联想。如果没猜错,应该是幼儿的排泄物。

  休息够了,佝偻腰板将右手伸进污水。随意地晃动几下,捞起一片脏污的尿布。双手按着尿布,用力地在搓板上揉搓。身旁草地,有一堆尿布堆叠而成的小山包。

  感觉洗好了,海东青将尿布拿起,在面前重重一甩。看着洁净的布料,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将尿布放到面前,用鼻子深深地吸了口气。确认之后,得意的咧嘴傻笑。

  将尿布抛到身旁的木盆,然后抬起右臂用袖子擦拭额头的汗水。

  “爹地!”远方传来小女孩甜甜的呼喊。

  神色大变,双手按住膝盖猛地站了起来,慌忙火急地跑了。

  附近草坪,摆放着好多晾衣架。清风吹拂,挂在塑料绳上的尿布是随风起舞。一排又一排像是受阅的队伍,真的是蔚为壮观。

  片刻,就听到海东青凄厉的惨叫。“我的小祖宗,你怎么又尿了。”

  突然,轰鸣的响声从天而落,将郁郁葱葱的草坪劈了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随着连绵不绝的炸雷,沟壑细小的分支不断扩张蔓延。从地面到蓝天,甚至殃及整个空间。

  崩坍之后,现出海东青狰狞的面容。一双拳头,静静地搁在金雕和铁隼的头顶。此时此刻,两人已是鼻青脸肿,不成人形。

  “就算穷途末路,我也不会去做接盘侠。”突然,神情激动地双手抱头,痛不欲生地叫道:“你们都想歪了。是地狱!地狱啊!”

  铁隼是两眼放光,给人感觉就像热衷于他人隐私和八卦的吃瓜群众。

  仰望蓝天,浑浊的泪水从眼眶里缓缓溢出。“为了活下去,我不得不……。”

  情绪波动,正是套话的好时机。“大哥,给我们说说吧!”

  “那绝对是我一生中最……。”硬生生地打了个机灵,没好气地摆手说道:“都已经过去了,还提那些陈年旧事做什么。”

  就海东青激烈的反应,搞不好是见不得光的丑事,极有可能会损害个人的形象与威信。

  眼珠一转,然后大手一挥,义正言辞地继续说道:“现在,我们要关注当下,着眼未来。”

  这话,简直说到金雕的心坎里去了。硬生生地打了个激灵,快步走了过来。“大哥,现在没钱了。”

  海东青微微一愣,然后轻描淡写地摆手说道:“走!为美好未来,赚钱做生意去。”

  金雕惊讶地说道:“没有本钱,怎么做生意。”

  “笨蛋!无本的买卖要什么本钱。”

  两人是目瞪口呆。还没想明白,一双手掌就重重地抓住两人的衣领。虽然极力反抗,单薄瘦弱的身躯却像纸糊的,除了制造点困难是毫无用处。被海东青拉扯着衣领,跌跌撞撞地往外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女受难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女受难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