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的记忆
随行的执笔2018-05-14 20:492,156

  在你的生命里,你能记起的最早的事情是什么呢?是高兴的事情,还是悲伤的事情?是一幅画,是一首歌,还是一段美妙的舞蹈。每个孩子的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一生幸福。而幸福的起点,就在孩子最初的记忆。

  我的最初记忆并不幸福。如果人生可以重新选择,我真希望自己的记忆可以再晚一点。因为晚一点,有些事情就记不起来了,或许你的心情就不一样。你的人生路也就会从此不同。

  “啪嗒”我人生记忆之初,就是这样的一个声音。当舅舅抱着我将瓷盆狠狠的甩在地上的时候,这个记忆就永远的停留在了我的脑海里,就这样陪伴了我的一声。

  母亲去世了。那年我才五岁。悲伤的唢呐声响起,送葬的队伍纷纷从跪地的状态慢慢站了起来,向着逝去人的人生终点走去。

  在我们北方,当逝去的人入土为安的时候,在去安葬的路上,瓷盆一定要甩的,而甩瓷盆的人选,一定是去世人的长子或长孙。而瓷盆甩的时候,也是有说法的。必须用尽全身的力气把瓷盆甩碎。因为就老人来讲,甩的越碎,代表了逝去的人与这个世界的分割越彻底,这样当她到了另一个世界的时候,她才会没有一点儿留恋,生活的越幸福。

  所以,在我小时候,我就经常会仰望天空。母亲在那个世界,一定生活得很幸福吧。可是不知道她是否还记得,在地球那个遥远的星球上,还有一个年幼的小孩子在一直用眼睛寻找着她。

  母亲走了,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直到长大后,我总是会问家里人,母亲那么的年轻,才三十岁多一点儿,为什么就与这个世界彻底告别了呢。而这个问题的答案,对于姑姑大伯的说法,与舅舅姨们的说法,却是完全的大相径庭。我试着拔茧抽丝去寻找真正的答案,可是最终却不了了之。直到现在,我仍没找出母亲疾病的源由所在。

  后来大人们都说,在我们华北平原上,食道癌是高发区。原因就是这里的水质和土质。可是母亲患的并不是食道癌,而是胃癌。为什么是胃癌呢,如果我能直接和母亲对话该多好啊,这样,我就能找出真正的真相了,那样,我就可能每天劝母亲注意身体一点儿,说不定我就能体会到这世界上最温馨的母爱情感了。

  可是现实却是那样的残酷和无情,我今生今世都没有这样的机会了。于是我在睡觉的时候总喜欢让自己的梦随着自己的心性多一些,希望在梦境里看到母亲,那怕让母亲抱上一抱,我也就会很满足了。

  可是梦境,却长长不由自我的心性,我从来没有单独梦到过母亲,即使自己对梦见母亲是那样的渴望和强烈。

  我经常会梦到自己站到了一个大湖旁,在大湖的对面,是长着长长脖子的友善恐龙,然后自己就突然到了一个屋顶,不由自主的开始往下滑落,然后自己的心就一直往下沉去,我想大声呼喊却喊不出来,想伸手抓住一些东西,却怎么也抓不住,然后自己就从梦中突然的惊醒。

  可是五岁之前人的记忆真的就一点儿也留不下来了吗。在后来的梦里,我又梦见父亲母亲还有我和妹妹站在铁路的岔口前,父亲抱着妹妹,母亲拉着我的手,在铁路的岔口那里就那么站着。后来我慢慢长大了,我问父亲的时候,父亲说:“那不是梦,那是真实的记忆,因为当初我也去煤矿上过一段时间班,在煤矿那里,是有很多的铁轨的。”

  于是我又努力尝试着去记起母亲的面孔。而母亲的面孔,是通过留下来的照片,再加上一点儿自己的模糊记忆才如我所愿的。

  母亲躺在堂屋里面的床上,正对着门口。在外面疯跑玩够了回来的五岁的我,却一点儿也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将会因母亲的去世发生怎样的变化。仍是没心没肺的疯玩疯跑。于是虚弱的母亲伸出手,向我招着手让我过去。我往前走了几步,母亲的手突然要打我的样子,我又慌忙的躲开了。

  我不知道当时母亲真正的心情,但她一定是生气的。因为当我后来为人父母时,我生病躺在床上看着疯玩的孩子,我才明白了当时母亲的心境。可是小小的孩子,他只是一个孩子呀,如果他当时的做法伤害到了你,那么我真想向在天之灵的母亲道一个歉:“娘,请原谅我的年幼无知和少不更事,如果惹你生气了,那绝非我的本意,对不起。”

  送葬的队伍从我家直接向村西的安葬地走去,在我们家族的坟社东边不远,那是母亲的安葬地。在我们老家,每个人的安葬地都是有说法的。如果家族的男丁不在了,那么就会直接安葬到家庭的坟社里去。而在那里,按照四百年来的家谱传统,每个男丁到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都会在这里有一个自己的位置。

  而如果是女妇不在了,如果她的男人还在,那么她是不能直接入土家庭老坟社的,而是先入土安葬到其它地方,等她的男人去世了,才会再起坟,然后把她和她的男人一起安葬到家族老坟社去。

  谁说五岁的孩子没有记忆呢。我记得母亲入土时的那个大坑,也记得大坑里面棺材周边的那几块刻着印迹的砖头。那是做的记号。在将来起坟的时候,只要找到一块,就可以确定母亲真正安葬地了。

  如今三十年快过去了,恍如一夕。母亲的坟头虽然还在,但是母亲的安葬地或许早已经远离坟头很远了。于是好心的大伯在我过年回老家的时候,总会和我说:“你要记往你娘的安葬地,就在家庭老坟社祖坟的正东方向,你可一定要记住啊。”

  热心的大伯们总是会操心一些能帮助别人的事情,而我就是那个被帮助的人。看着大伯们一天天的老去,我慢慢的长大,如今也已过而立之年。可是三十年过去了,村子里的人还是那么的纯朴,那么的友善。就让这种感觉,一直相伴着我吧,因为我喜欢这种感觉,我在乎这种感觉。

继续阅读:正当少年时(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平凡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