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少年时(1)
随行的执笔2018-05-14 20:571,845

  母亲走了,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对于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孩子,母爱是这一生中最温馨的关爱与关怀。可是我却没有体会到。

  父亲在家呆了一段时间,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那段日子里,父亲先是卖墨水可是收益颇少只好放弃。后来就开始学画画,在华北平原上的北方,那个时候如果要盖新房子,一定是要首先起五间堂屋大瓦房的。而瓦房的前脸儿,一般要做出龙凤朝阳的图形,而非今天的粘贴瓷砖。

  老家的房子已经近三十年了,现在家里瓦房的前脸儿还是龙凤朝阳的图形,那是父亲自己亲自画的。后来村子西头的土地庙要重盖。于是土地爷爷和土地奶奶的造型这个活儿就又交给了父亲。

  当时奶奶对我千叮嘱万嘱咐:“你爹正在屋子里刻土地爷爷和土地奶奶,这个时候,他不能见任何人,因为如果一见到谁,就把土地爷爷的样子刻成谁的样子了,所以你千万不要去打扰他。”

  年少时的孩子,充满了对世间万物未知的好奇和恐惧。自然也是不想让土地爷爷和自己一个模样的。于是我硬是憋住了好奇心,没有去打扰父亲。时至今日,村里的土地爷爷和土地奶奶还是父亲在三十年前刻的。

  只是画画这个工种,收入还是颇为尴尬。后来父亲放弃了画画,到县里橡胶厂当了一名合同制工人。在我的记忆里,父亲以后再也没有拿起笔画过画,即使和我在一起的时间里。或许,他不愿再想起过往那些不愉快的往事吧。

  父亲去县城以后,家里就只剩下了我、妹妹和奶奶三人相依为命。在我的记忆里,父亲在县城上班收入也不是很多,所以几乎没有给家里拿过钱。于是家里所有的开支,就在那不到五亩的地里刨。

  时间仍在继续流逝向前,我也慢慢的长大了。到了7岁的时候,我终于不能再自我散养,而要去上学了。村里的小学原来在村子的正中央,坐北朝南,只有一到三年级还有五年级。四年级要到村子北边的截火村去上,六年级就要到镇上去上了。

  上学的时候,我们不用搬自己的桌子,但是却需要搬自己家里的凳子,当时的学校不像今天如此的条件,尚需自己从家里搬凳子坐。

  上学之前,大伯家的菊子已经上三年级了,于是她就开始教我写1,2,3。直到今天,我仍感谢她的无私帮助,让我在没有幼儿园的那个年代里,尽早的接触到了知识,并且靠知识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上帝在给你关上一扇门的同时,就会给你再开启一扇窗。虽然我体会不到同龄人的家庭完整,却让自卑的我好强得把更多的精力花在了学习上。多年以后,我仍记得一年级的班主任在期末给我们发奖状的场景。

  班主任坐在讲台前,不停的咳嗽,因为当时的他,已经时日无多了。但他仍坚持坐在讲台前给我们讲课,并且给班里的前十名颁发了奖状。虽然后来大家都笑话着说,当年我们那批的一年级成绩,在全片所有的村子里是倒数第一。但那又如何呢。在一汪池塘里,就没有最大的鱼儿生长么。

  一年级第二学期开学后,班主任已经下不了床,我们没有了授课老师。于是同学们每天吃完饭后就来到学校疯玩,然后等放学就回家。

  既然要疯玩,肯定要有一些项目的,我们也不能例外。第一个项目就是卖水。在那个物质条件极为匮乏的年代,我们却没有感到一点儿的不适,或许是因为村子里的起点太低了吧。有钱人家的孩子就开始想着法要做生意了。他们买一些糖精,然后买一些红色的添加剂。用井水搅匀后放到啤酒瓶子里去,然后插上一枝吸管开始在班里做买卖。

  那时候一分钱也是大钱。因为我记得每次去村里小卖铺打酱油醋,我总喜欢去中间那家。因为奶奶每次给一毛钱用来打酱油醋,走的时候,那位老爷爷总是会再塞给我一颗糖吃。要知道当时的糖块可是稀罕物,要一分钱一块儿呢。

  一年级的小学生自然没有太多的钱,于是就用作业本的纸作为商品交易的货币。在相互商谈的时候,卖家总喜欢把买家用吸管吸到的印往上提,买家总喜欢把吸管吸到糖精水的地方往下压,在几番争吵妥协达成一致后,买家把自己作业本上的纸撕下来给卖家做交换,卖家才把吸管给买家,然后一边看着卖家吸食着那时最美妙的饮料,一边喊着:“到了到了!”

  第二个全民参与的项目就是端拐了。90年代初的校园里,自然没有一点儿的体育器材,但贫穷并没有限制住少年们的想象力。大家开始玩端拐,并渐渐的成为了学校里的一道潮流。

  玩端拐,自然是身强力壮大块头的少年占劲了优势,并且胜负有时也并不以块头为绝对指标。有的小孩子聪明的很。虽然弱小,但强在灵活。在刚喊开始的时候,就端起一条腿放到另一条腿的大腿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占先机,往上一跳用全身的力把对方的腿给压了下来,然后在大家的哄然大笑中享受着胜利的喜悦。

继续阅读:正当少年时(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平凡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