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少年时(5)
随行的执笔2018-05-14 22:281,751

  一年的时间真是过得飞快,眨眼间五年级就已经结束了,我们村和截火村的学生都要到镇上去上六年级了。因为镇上离我们村就有三公里,而截火村又位于我们村更北的一公里处。因此一天四趟来回的跑就不合适了,特别是冬天,更成了一大难题。<p>  于是一部分学生开始了住校生涯。而另一部分学生,大部分是我们村的,大家就一起开始了走读生涯。而就在冬天走读的时候,发生了一起灵异事件,吓怕了一部分人,从此住校的人又多了一部分。<p>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因为每天早上7点有早课。所以为了能准时赶到学校,我们村里的孩子就会一起结伴去镇里上早课。每天早上5:30,我们就会准时出发,然后一起步行走过去。<p>  当时的自行车还是稀罕物件,大部分的学生也没学过骑自行车。于是每天早上,为了对付漆黑的夜路,我们慢慢摸索出一些经验,每次我们都会在路上找到别人遗弃的旧扫帚,扫帚点燃以后,燃烧的特别旺并且还持久。一个扫帚,足够我们从村里走到镇上了。<p>  这天,我们大家都集合好了以后,去叫小建,可是小建一直不开门。于是我们只好先行出发了。当快走到镇上时,我们听到后面小建呼喊我们的声音。于是我们大家一起跳到了镇边的大坑里,想等小建过来的时候一起吓吓他。<p>  可是等了好久,小建都没有过来。眼看着早课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于是我们就从坑里爬出来,一起去学校了。等我们那天上完学回到了村里,才知道小建当天发生的事情。<p>  小建因为起的晚了,所以那就他就骑着自行车想赶上我们,可是越骑他越觉得离我们越来越远。于是他下了自行车,推着自行车来追我们。结果他绕着一个坟头一直在转圈圈,可是当时的他,却一点儿也感觉不到害怕。<p>  推了好久,他终于不再绕坟头转圈圈,却没有往南的镇方向走,而是在田地里推着自行车一路向西走到了西边的河滩地里,等他终于走出了河滩地,看到了一户人家亮着灯,他以为他走到河西的李庄了。<p>  这时屋里有人喊了一声:“谁?”他这才害怕起来,于是又推着自行车出了人家院子,到了门口,他看到门口的搅拌机,这时他才知道,他刚进的,就是他自己的家。于是当场他就哭了起来。小建的母亲听到哭声,出门一看是小建,于是连忙将小建拉回到屋里,一阵子劝才让小建稍稍心安一些。<p>  在那个年代,我们对鬼神充满了恐惧,即使我们知道了坟头飘忽的亮点是磷光,但是也解决不了我们心头的恐惧,甚至大家都传说,鬼的两个眉毛是连着的,如果你看到眉毛连着的人,就一定要远离她,因为说不定什么时候,她就会把你拉到他们那个世界去了。<p>  后来听大人们说,由于我们村位于河东河西两省交界处,在解放战争的时候打了好几场硬仗,死了不少人,就那以后,就偶尔会发生一些灵异事件。<p>  就是我的奶奶也和我说过,有一次她从河西赶集回来,天已经黑透了,根本看不清路。正在她倍感无助的时候,她看到离他不远处出现了一只明亮的灯笼,于是她加紧几步想赶上那只灯笼,和人家结伴而行。可是她走的越快,灯笼就走的越快。她走的慢,灯笼就走的慢。<p>  那只灯笼一直在她的前方,直到奶奶走到了村子的西头,已经可以看清村里的路了,那只灯笼就突然消灭了。<p>  其实每次听奶奶讲这个故事,我都没有感到过一丝的害怕,反而对奶奶的敬意又增加几分。因为在我们的家族里,奶奶的好心是出了名的,宁愿自己吃亏也不让别人吃亏。所以我十分相信这件事情,即使是灵异事件,也是奶奶本人的好人有好抱。<p>  小建经历了这件事情,再也不敢一个人走夜路了。在考虑了各种可能后,他的母亲最后找到了我家,让我每天晚上到他们家去住,然后每天和小建一起去镇上上学。好心的奶奶答应了小建妈妈的请求,当时的我,也没有感到害怕,毕竟还只是小孩子。有些东西,不就是大人自己吓自己么。对于小孩子来说,对这些事情还是并不感冒的。<p>  在小建家住的日子里,因为小建家有电视机,我反而感觉生活还丰富了很多。当时的宰相刘罗锅正在全国热播:“天地之间有杆称,那称铊是老百姓,称秆子挑江山咿呀咿而呦,你就是定盘的星,什么是黑什么是明什么是奸什么是忠,嘻笑怒骂路不平,背弯人不躬。”<p>  这首清官谣,多年以后我自己还是能朗朗上口,想想当年张国立老师和王刚老师的戏,虽然在那个年代的电视剧,并没有现在那么多的特效和技巧,可是却倍感真实和亲切,我想,这就是那个时代赋予这部戏本身的印迹吧。

继续阅读:正当少年时(6)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平凡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