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少年时(4)
随行的执笔2018-05-14 22:152,723

  四年级在截火村的一年,我感觉我的学业没有一点儿进步,甚至还有一些倒退。除了音乐歌曲和电视剧让我有一些充实外,我对自己的成绩并不满意。本来就是嘛,作为一名学生,你的主业就是学习,如果学习成绩没有进步,就算学会了唱几首歌,又有什么意义呢。

  学会唱几首歌,在音乐上有所见树,你就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你就可以走出农村,到大城市去,到更远的地方去吗,这个答案在现在早已成为了可能。而在当时的农村,答案却是毫无疑义的否定。

  但我还是感谢我的四年级,正是因为四年级学业的不理想,才让我知道,如果你不努力,就会被别人超越,你所拥有的所有东西就会被别人拿去。如果你不努力,你最终将一无所有。

  在这种心情下,四年级结束了,我们又回到了自己的村子来读五年级。可当我们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看到我们漂亮的大眼睛班主任老师时,却发现老师已经不在村子里教学了。

  当时的教师分为国办教师和民办教师。国办教师待遇好工资好,退休时还有退休金。而民办教师的福利却少的可怜,想转正更是困难的很,有的人一辈子都没有转正。我想,这就是原来的班主任老师离开的真正原因吧。

  我们每一位同学都非常的伤心和失望,都为不能再见到我们原来的班主任老师而难过。后来大家通过打听才知道,原来老师结婚了,这也是她离开学校的一个原因。

  一年以后,我去镇上赶集,见到了班主任老师,她的眼睛已不再明亮,头发也染成了浅红色。

  最终我还是没有勇气上前去和她打声招呼,虽然我知道,她也看到了我,认出了我。可当时的我是那么的腼腆和羞涩,老师以前对我那么好,我却没有勇气上前,去和她打声招呼,只是眼睁睁的看着她坐在一位男士的自行车后面渐渐离去。

  这种懦弱陪伴着我直到现在。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在一些本该自己主动去做的事情上没有主动去做,失掉了很多机会和可能,这成了时至今日,我仍改不掉的弱点之一。

  五年级的学习生涯开始了。随着年龄的慢慢长大,物质世界渐渐的丰富,外面的诱惑也愈发的多了起来。五年级的时候我们班里多了一个外地生。这个所谓的外地,就是我们村子和截火村之外的其它村子的学生。

  外地生的姥姥是我们村的,他的父母长年在外打工,就把他托付给了他的姥姥,平常会不时的给他汇钱。所以在当时的班里,他是我们班里最富有的,他买了收音机、录音机,每当老师不在上自习的时候,他就会开大了音量播放。

  这个时候,我们就会一边做作业,一边听着音乐。没有人觉得他播放的音乐影响到了大家做作业,相反大家都非常享受这难得的时光。

  我的厄运远没有结束。在一次课间休息追逐的时候,一位同学急关门,差点儿把我的一只眼睛撞瞎。我的眉上被撞了深深的一道口子。当时我的脑子一片混乱,不知道下一步自己该做什么。

  我捂着伤口回到了班里,现在的班主任老师张老师正在和同学开心的聊着天。她觉察到了我的异样,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摇了摇了头。可是伤口处的鲜血还是透过指缝流了出来。老师这才知道我受伤了,连忙派了几名同学和我一起去包扎伤口。当时的学校根本没有卫生室的条件,于是我们先到了村东头的卫生室,可是卫生室的医生不在。

  无奈之下,我们只好到了我家里的大伯处,让眼科医生我的嫂子给我缝了好几针。嫂子一边缝一边训斥着我:“怎么这么不小心,你再长矮一点点,你的这只眼睛就要撞瞎了。”

  幸甚这处伤口正好撞在我的眉毛处,即使落了一个大疤痕,可是因为眉毛的浓厚,恰到好处的遮掩了它。从此以后,我就收敛了许多,再也不肯做危险的运动或事情了。这样看来,这件事岂不是因祸得福焉。

  五年级第一学期的期末考试成绩出来了,我的成绩还是不是很理想,班里的第一名不是我。这次的颁奖放到了第二学期的学期之初,颁奖的地点,仍是片区颁奖的大河村。

  其实这次去参加颁奖本该没有我的,可是班主任张老师还是让我和去领奖的同学一起步行五公里向大河村出发了。在去的路上,我带着同学走到麦田里,拔起田里的面条菜和大家一起分享。

  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原来班主任张老师让我一起去,就是为了鼓励我,让我和班里优秀的同学一起到现场,体会优秀同学因为学习成绩得到的荣誉与奖励,进而对我也是一种很好的激励。

  回来以后,班主任张老师首先对同学进行了一番激励,然后让我站起来给大家唱一首歌。我因为没有准备,只好唱了一曲包青天。在张老师和全班同学的鼓掌声中,我体会着班主任张老师对我的关爱,激励着我在学业上去争取更大的进步。

  到了麦收的时候,按照学校的惯例,还是向每位同学下达了拾麦的斤数。当时收麦的联合收割机还没有问世,世世代代的村民一如往常的用镰刀割麦,以至于在北方还产生了麦客这一专属职业。

  当时也没有打麦机,当一家把地里的麦子全部拉到麦场以后,就用驴或马拉着石磨碾麦子。因此当时地里掉落的麦穗比起现在用联合收割机收还是很多的。于是在国家的号召下,每年收麦的时候,都会要求学生到地里拾麦穗,然后加工成麦粒后交到学校。

  于是不管是炎热的中午,还是微风清凉的傍晚,在空旷的田野里,总会有一帮一帮的学生在地里拾麦穗,体味着粮食的来之不易,而这些体验,对于今天的学生来说,已经太遥远了。他们,也少了我们80后对粮食的珍惜与热爱。

  纯朴的农村学生在麦收假期就这样一天天的去拾麦穗,然后努力完成学校交给的任务。因此,当大家回到学校的时候,每个人都晒得成了非洲人似的。而当时班里的小谢,回到班里时还是白里透着红,可是他也完成了学校要求的拾麦斤数,大家都很诧异。

  直到后来,才听他的邻居说,因为他的父亲长年在外打工,所以脑袋活泛的很。他担心自己的孩子吃苦受累,于是就从自己家里的瓦缸里挖出麦子,让孩子交到了学校里。

  怪不得大家都晒得那么黑,他却仍是白里透着红呢,可是这样的做法却被班里的同学所不屑,大家都觉得他这样投机取巧是不对的。小谢知道大家知道真相后,也是脸红了好一阵子。

  这就是当时纯朴的农村。大家的情感真挚而单一,价值观的取向也是非常的正确和接地气儿。试想,如果是当今要让学生去地里拾麦穗完成学校交给的任务,从自己家里挖麦子的肯定就是大多数,响应学校号召去地里拾麦穗的同学就会成为大家心里、脑子里想的傻子和缺心眼儿了。

  这种价值观的取向在短短的二十年间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对的变成了错的,错的变成了对的,到底是谁的错,又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不要只埋头苦干,也要抬头看路。这就是当今社会对那些只知道踏实肯干不会耍巧的人的评价和忠告,且不说这句话对不对,在我看来,埋头苦干一定是第一位的,如果不专注不肯全身心的投入于某一件事情,而只是想着巧的点子,那注定就会一事无成。这样的例子,在当今社会上,不是数不胜数么。

继续阅读:正当少年时(5)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平凡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