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不二圆滚2018-06-26 22:003,136

  蓝浅紧紧的跟上,“小姐,您您要开铺子……?这是在开玩笑吧”

  慕昭华把玩着扇子上的白玉柄,一副心情不赖的样子,“说不定呢,我看这秦娘做首饰,倒还真有几分本事,反正闲来无事,找点乐子玩玩”。

  扭头看见蓝浅圆圆的小脸上露出担忧的模样,哑然失笑,“你怕什么?你家小姐还怕输不起一间铺子吗!走吧,快去碧波阁,我都快饿死了!”

  蓝浅一听这名字,眼睛里顿时放出兴奋的光,笑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根。“哇塞,是碧波阁啊!”

  “是啊是啊,今天要多吃一点”,说罢大步向碧波阁走去。

  碧波阁,上百年的老字号,从前朝起,就是富贵人家的用餐之地,墙由白若羊脂的玉石砌起,顶上盖的琉璃瓦尖尖的翘起,远远看去,别清新脱俗又不失体面。但是,碧波阁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不管多富有的平民百姓,出多高的价格,也只能在一楼用餐,二楼全皆为包间,官家子弟也只有提前派人来预订,才能享用。

  慕昭华带着蓝浅,大摇大摆的踏进碧波阁。

  一踏进门,小二就迎了上来,“两位客官里面请”,慕昭华哪敢用镇国公府的名字,只好借了表哥沈冀州知府的名号,店小二查了名册,屈腰正要引着慕昭华和蓝浅上楼,耳边传来一阵喧哗。

  “老子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快去二楼给本大爷腾出一间房!”,一名五大三粗的男子一把推开店小二,把一大把碎银子拍到掌柜面前的桌子上,碧波阁的掌柜也见怪不怪,微微一弯腰行了个礼,“这位客官,我们这的规矩您也应该知道”,掌柜略一停顿,“尤其,今日来的,可全是些贵客啊”。

  慕昭华岂会听不懂掌柜话里的潜台词,心头的嘲讽化作脸上冷冷的一笑,继续迈着步子,任由店小二引着前进。

  只听身后传来一声暴喝,“你们两个,给我站住”,慕昭华下意识的顿了半步,不露痕迹的继续前行着,一股劲风从耳边穿过,一块银子狠狠的砸在了墙上,留下一个浅浅的坑印。

  慕昭华倒吸了一口凉气,压下心头的怒气,转身换了一张平静的脸,“原来这位兄台叫的是在下,只不过,这招呼打的,也太热情了吧”

  那男子瞪着眼,显然在思索慕昭华是谁,想了一圈也没半点头绪,嗓门便更响了,“你是哪家的,我怎么从没见过你!”

  慕昭华一遍在记忆库里搜索着相关信息,一边淡淡的开口,“我是冀州知府沈,不知兄台是?”

  听着慕昭华自曝的身份,那男子的眼里毫不掩饰的浮现出鄙夷,“原来是冀州来的人啊,沈,也就是个区区从五品小官,在下抚顺侯的独子贺堂风!圣上亲赐威武小将军!你难得来次京城,莫怪本将军没提醒你,这碧波阁也不是什么货色都可以来的,一道菜就好几两银子,自己先掂量下,别吃的回乡的马车费都不够!”

  “哈哈哈哈哈哈”,威武小将军贺堂风身后五六个同样五大三粗的跟班也不知道是狐朋狗友,配合着发出了爆笑,“这穷酸样,一看就没见过市面,还想来吃碧波阁?!”,“就是就是,还带个女人出来,也不看看自己瘦小的样,哪里像个男人”

  慕昭华心里默默的翻了个白眼,出门时为了低调起见,是特意挑了件素淡的袍子,可这腰带!这玉扣!蓝浅手上还提着簪宝钗的小包袱,哪里穷酸样!虽说心头充满了愤怒,但还是极力压下,“这就不劳兄台费心了,小弟前来,自然是做好了万全准备,那现在就先别过了”,慕昭华正准备转身离开。

  “既然这样,本将军就不和你废话了,把你的包厢让出来,喏,地上的银子就当是给你的补偿了‘

  “所以,小将军是准备,强人所难了?”慕昭华微笑着问道。

  “你说呢,不过,本将军就是银子多,哪粒银子不长眼乱弹,可就不好说了”,贺堂风的手上把玩着掌柜台上的碎银,一副你拿我怎么办的模样。

  “既然这样”,慕昭华低头略一思索,“那就让给小将军咯,蓝浅,那咱们走吧”

  “慢着!什么狗屁小将军,这摆明了是在强抢!”一声娇喝传来,一名身着赤色骑装的女子大步从帘幕后走出,想必这全过程是全听见了,“我才不管你是什么,威武小将军?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威胁人家,本小姐第一个不同意!”

  一对黛黑的平眉在女子中并不多见,在这一身干练的骑装下,叉腰站着的女子更显得英气十足。

  “哦~~~原来是容小姐”,贺堂风的语气稍稍客气了些,但依然带着几分威胁,“这位公子自己同意让出来的,本将军又没拿剑架在他脖子上逼着他,哪算得上威胁?在下奉劝荣小姐一句,管不了的闲事,莫操心太多。

  慕昭华眨巴着眼睛,容小姐?哪个容小姐?还能让这贺堂风收敛几分?记忆里隐约有个靖北王府的幼女,名唤容静姝,也是不爱红妆爱武装,三天两头一身骑妆在街头游走,最爱打抱不平,慕昭华脱口而出的问道,“你就是靖北王的幼女?”

  容静姝一副丝毫不介意的样子,“你居然认得我?”又像是想起来什么,义正严辞的说道,“对了!你好歹是个男人!怎么人家叫你让你就让!有没有一点骨气!”

  慕昭华缓步走下楼,婉转一笑,“容小姐,我们有缘再会”,随即转头冲着贺堂风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至于你,我也记住了”。只留下贺堂风在原地,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

  走出碧波阁,蓝浅才敢呼出一口气,“乖乖啊,真是吓死奴婢了,那小将军真是可耻,仗势欺人,小姐你怎么不亮出咱们的身份呢?保证吓死他!”

  慕昭华摇了摇头,要是真正的慕昭华,早就亮了腰牌再好好奚落那贺堂风一把,可惜,这具身体里是赵玉瑾,来自二十一世纪的普通小百姓,自然是不习惯拿身份压人。

  更重要的是,慕昭华垂下眼睑,她怕,怕再以镇国公府嫡女的身份惹事生非,怕给镇国公府惹来麻烦、树下敌人,怕那一幕再因自己而重演,哪怕,自己是有理的一方。

  蓝浅不知哪来的勇气,歪着头追问道,“那后来,靖北王府的容小姐来帮咱们时,您为什么还是要让出来呢?”

  慕昭华舒展开眉头,折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掌心,“这还不简单。你瞧见没有,那容小姐身后的丫鬟一手提着食盒,一手刚把荷包塞回腰间,就说明她们刚刚用完餐,也就是说,她们只能替我们打抱不平这一会,那等她们走了呢?显然,这顿饭即便我们吃了,也不会安生,左右不过是一顿饭,我又何苦为了一时的面子,去挨两下银子砸呢。”

  “哇塞,还是小姐想的周全”,蓝浅摸了摸脑袋,“这要是真的挨了几下砸,可就亏大了”

  慕昭华哼了一声,“不过话说回来,要是刚刚有影一在,可就精彩了”,手中不露痕迹的握紧了折扇,很好,贺堂风是吧,本小姐记住你了!

  碧波阁二楼的一间包房内,一名男子临窗而坐,黑眉上扬,凤眼狭长,正是四皇子容谨,换上一身白色衣袍,脸上阴冷的肃杀之气倒没那么明显了,脸上也多了几分血色。

  慕昭华那些正常音量的话语,一字不落的飘入容谨的耳朵,女子的一颦一怒,也尽收眼底。晃着杯中的茶,露出一个若有所思的微笑,“你怎么看?”

  身后的灰衣男子一愣,沿着主子的视线朝窗外瞄了一眼,想了想,试探道,“您是说?镇国公府的小姐?”

  容谨抿了一口茶,眼神更深了。

  灰衣自然是认识慕昭华的,毕竟是赫赫有名的镇国公府上的嫡女,容貌又是一等一的出挑,加上一副天之娇女的大小姐脾气,自然是名声在外,不过,灰衣心里暗觉奇怪,跟着容谨那么多年了,从未见主子对哪位无关紧要的人多瞟过一眼,不过随即一想便明白了,就是拜这位慕家的大小姐所赐,自家主子吃了多大的苦头,所以,现在一定是在伺机报复呢!

  见主子不作声,灰衣赶忙接口道,“倒也奇怪,这慕小姐最爱打扮了,今个上街怎么会女扮男装呢?还有,按照她往日的脾气,不应该亮了身份直接上去痛骂那小将军一顿吗?这怎么就这么打道回府呢?

  灰衣一时想不明白,容谨漫不经心的喝完了一碗茶,目送着慕昭华和蓝浅的背影逐渐消失于人群,淡淡的开了口,“所以,这样不是才有趣吗?”。

  而慕昭华自然是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始终被异样的目光锁定着,一心只想打道回府,看看影一会带回来什么消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机千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机千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