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断袖品月
烈风宗主2019-07-25 16:232,304

  禹边云向元敬阳解释:这品月轩里可都是上等的小姐,琴棋书画无一不精,还善舞文弄墨,通晓经史子集、能言巧辩。而且她们心气颇高,你若是没有一肚子的文才,那就至少得容貌可亲,如果你要是长相也不够端正,再不好好打理一下,进去之后都没人和你说话。

  “啊?”元敬阳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说找小姐还得长得帅,你就算社会地位再高,也不至于不愿意服务客人吧?可是听禹边云这么说,他还真有些心虚,舞文弄墨就算了,他认识的字也不多,顶多会编两句下三滥的打油诗。不过这倒不是最紧要的,因为文才可以提高,可长相是天生的,要是他进去之后被人当成从峨眉山下来的,里面那么多女人,要是被赶出,去那多没面子。元敬阳赶紧问禹边云怎么办。

  禹边云端详了下元敬阳的脸,说道:“元兄弟耳旁易生长毛,这几日又长了出来,如果你不介意把耳前的绒毛剃掉,再把凸出来的眉毛修掉一点,应该会好很多。”

  元敬阳摸摸脸上的长毛,想象也是,便回房间对着镜子用匕首把毛修理了一番,感觉确实焕然一新,虽然还有些土气,但是第一眼看过去已经不像是猿猴了。收起匕首,元敬阳又多拿了些银子,出了房间和禹边云会合。

  禹边云看了元敬阳,说道:“你这弓和箭就别带了。”

  “为何啊?”元敬阳问。

  “你带这东西进去,不把人家姑娘吓着?”

  得了,元敬阳本来一直靠最擅长的弓箭壮胆,这下不能带了,这感觉就跟长了勃起长度短小的海绵体,脱光了站在一群熟女面前给人家审视评判一样,心虚到了极点。禹边云不知道元敬阳心里的想法,还说:“你今天要是没有我带着,说不准银子花了,却连姑娘的手都摸不着。”

  元敬阳很不满他的这番话:唷呵,我倒要看看你能怎么样。

  到了品月轩,一栋十丈高楼矗立眼前,满楼雕梁画栋,黛瓦覆盖。元敬阳发现这楼有四层,每一层都有廊檐环绕,不乏风流书生和姑娘坐在这里吟诗作赋,廊檐外还挂着耀彩红灯。廊檐里面是一间间厅堂雅室,灯火通明,莺歌缭绕。

  再等走进去,一位位美人才子往来期间,举止端庄,言谈风雅,恍惚间好似来到了文苑翰林。

  “碧波八百里。”

  “潋滟一水间。”

  “禹公子,经年未见,别来无恙。”一位素衣姑娘梳着甄妃髻,款款而来。

  禹边云收起折扇,迎向那姑娘,深情说道:“离别一载,江姑娘还记得我。”

  哔啵八掰里,脸厌一睡间。对暗号啊?我说你们怎么一年不见的,睡一觉就特么腻了。

  “禹兄,禹兄?喂,你别走啊!”禹边云和这个什么江姑娘一牵手,走进人群里不见了。元敬阳心里大骂:说好了带我找小姐的呢?见了姑娘就把老子我撇下了,你真不够意思!

  元敬阳只好摇摇头,在大堂里找了张小桌子坐下来。刚坐下来,两个亭亭玉立的姑娘便给他端来一壶酒,请他饮用。

  元敬阳奇怪,问道:“一般不都是给碗水吗?我没点酒啊。”

  一个姑娘说道:“凡是初来本轩的客人都有一壶琥珀曲酒。”

  元敬阳点点头,便开始斟酒准备品味一下。他倒下一杯酒,只见这酒色翠绿晶莹,真如一块琥珀,轻嘬一口,舌尖顿感酸甜,咽到喉咙,一阵微热,满腔芬芳。这酒虽然不想琉璃佳酿那么浓郁,但是别有一种清新风味。他感到美味,不禁又倒了一杯,准备接着品尝。

  正欲入口,却看见一只穿在皂袖里的玉手往他面前放了一盘月饼。元敬阳抬头一看,却没了酒兴。

  段如青面露微笑,对他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元敬阳暗自骂道:这人白天还说我是什么猿猴,现在我到他店里花钱,他就又摆出另一副面孔,真他娘会装。哎,等等,或许是我修剪了面部毛发,他一时没认出我来,还当我是寻常的客人。

  “猿——兄弟,别来无恙啊。”段如青一手拉出桌下花梨凳子,翩翩坐下。

  失算了,还是被他认出来了。元敬阳斜着头,根本不想看他,白天那么嚣张,现在跟我装什么客气。

  段如青向旁边一伸手,一个姑娘递给他一壶酒,他也拿起一只杯子,斟起酒来。

  “你一个店主,干嘛坐这里?”元敬阳说道。

  段如青笑道:“我既然是店主,那自然想坐哪就坐哪。”

  “那你慢慢坐,我走了。”元敬阳就撂下了杯子,站起来就想往外走。

  “且慢,”段如青看出来他心里有气,说道,“白天岳阳楼之事实在抱歉,因为我就是这脾气,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这不,请元兄弟一盘月饼,给你赔礼了。”

  元敬阳又回来坐下,看了一眼那些皮亮个圆的月饼,问道:“真是你请的?”

  “当然。”段如青笑着说道。

  元敬阳板着脸,拿起一块月饼,轻咬了一口,顿感酥软香甜,里面既有赤豆的可口又有蛋黄的美味,确实是他从未尝过的。美食下肚,心情就容易变好,元敬阳也不禁松弛了面部,不再板着一张脸。

  段如青看他很满意这月饼,欣然微笑。

  元敬阳吃了半块,喝了口酒,问道:“你这人也真奇怪,行为既然那么乖张,怎么到了晚上又来给人赔礼?”

  段如青说道:“正是这样,别人才叫我‘倾奇公子’啊。”他这么一解释,元敬阳不再生气了,反而有点对他的率真产生好感。

  看着段如青的脸,元敬阳感到有些恍惚,虽然他是异性恋,但看到这如牡丹一般的公子笑容,却也不禁被迷住了。虽然禹边云也是神采飞扬,可那一看就是潇洒飘逸的男子,对他最多是欣赏,但是看这段如青,温润如玉的脸简直就想让人咬上一口,竟让他隐约生出一丝爱慕之心,弄得元敬阳都有点怀疑自己了。

  “既然元兄弟满意,那好好畅玩,某便走了。”段如青作个揖,起身走开了。那俊秀帅气得都有点让元敬阳怀疑自己的性向。

  元敬阳看着桌上段如青刚才用过的杯子,忽然产生了一种冲动,想要留住他的气息,便连忙拿起那只酒杯,小心藏到了怀里,心里还美滋滋的。

  这时忽然有人拍住元敬阳肩膀,说道:“哟,没想到你还是个风雅之人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羽堂契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羽堂契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