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倾奇公子
烈风宗主2019-07-25 16:232,131

  禹边云和一班文士品味着辛弃疾写的这一副对联,纷纷觉得语言奔迈顿挫,的确不负稼轩盛名。元敬阳看他们纷纷想动手去摸,连忙过去把对联收起来,尽管他不识字,可也知道这是花了四十文的箭才弄到手的。

  几人接着便继续一起饮酒聊天,纵谈古今。

  不知何时,听得楼梯响,一阵笑声之后,又有个几人走上楼来。他们看过去,正走上来的中间一人,乃是一位翩翩公子,其人柳叶长眉、丹凤亮眸,面若桃花,丹唇无须,耳鬓乌发垂胸,再配上头顶白玉金冠,一支翠色发簪穿髻而过,烘托得整张脸就如上品美玉。再等他全身显现,一身皂衣不加点缀,长衣外面套着一件赭色背心,将人衬得分外俊美帅气。

  而且这公子一左一右还各搂着一个美人。左边那美人身着葱白襦、杏黄裙,头戴两支琥珀簪,群皓齿红唇,笑靥如花,脸蛋微圆显得玲珑可爱。而右边那美人一身鹅黄,发饰华美,身材也要比左边的高一些,眉浓眼丽,下巴尖尖,举止拘谨一些,有大家闺秀的风范。

  这公子斜倚在右边的美人肩上,还与其他人打着招呼。

  辛弃疾堂堂铁汉,显然对突然到来的公子哥的举止略有不满,他问左右道:“此人是谁?”

  有书生认识,说道:“这便是岳州有名的倾奇公子,据说家财万贯,每每出行,必要有美人陪伴左右。”

  倾奇公子看到里面坐着官员,这才把手从美女身上拿开,行了个礼,说道:“草民段如青,不知有大人在此,举止失态,还望大人恕罪。”

  辛弃疾却不言语,只管与文人们对饮。段如青笑着摇摇头,继续斜靠着美女找一桌坐下。

  可巧,这段如青正好挑的是元敬阳旁边的桌子,他带着两个美人就这么肆无忌惮地坐在了对着窗口的一侧,耳鬓厮磨。元敬阳看他们这幅模样,顿时没了心情。

  这段如青瞟到元敬阳,还和两旁的美女说笑道:“你看那边那个人,像不像只猿猴?”那两个美女吃吃笑着。

  “你说谁像猿猴?”虽说元敬阳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像个猴儿,但如果随随便便一个陌生人就敢这么说,那是万不能容忍的。

  段如青轻蔑地一笑,道:“谁应声说的就是谁。”

  “你——”元敬阳被堵住话头,气得满脸通红。

  董国用、高邦宏他们看不下去了,毕竟一路吃着元敬阳的,怎么着也得帮他两句,于是董国用冲段如青说道:“你这人穿的倒像个人,怎么说的话那么难听?”

  “你又是谁?”段如青看起来一副被搅了雅兴的样子。

  “我乃扬州董国用。”

  “呵,无名小辈。”段如青又继续饮酒作乐。

  “你说谁是无名小辈?”董国用喝道。说着他起身直奔段如青而去。

  段如青将左边美人揽入怀中,坐着一转身,一掌拍去,董国用的身躯便连连后退,一直坐回了原位。董国用一脸惊诧,不敢再轻举妄动。而段如青击退了董国用,就这么抱着美人继续谈笑。

  这年头,刚从厢军退伍,碰到的角色一个比一个厉害。

  辛弃疾如长者般提醒了一句:“段公子未免太轻狂了吧?”

  段如青笑道:“人生一世,若不趁着年轻多轻狂几年,等到年老哪里还有那轻狂之心呢?”

  辛弃疾说道:“阁下方才不但出言侮人,还毫无悔意,轻狂也得有个度才对。”

  段如青则说道:“我话既然说了出去,便如覆水,却无需后悔。”

  侍卫们看不下去了,对段如青大声说道:“竟敢如此无礼顶撞大人,你可知这位大人是谁吗?”

  “大人是谁,却是不知。”段如青说道。

  “本官辛弃疾。”

  段如青听了此话,轻佻之态有所收敛,他站起来走过去行了个礼,俯身和辛弃疾说了一通话,几人都没有听见说的是什么。

  等到说完,辛弃疾倒以一种欣喜的神色看着段如青,不再多言。段如青又折身回桌,继续嬉笑寻欢,而且是当着元敬阳的面。

  完了,连辛弃疾都以这种神态看的人,来头和本事肯定都不会小了,这口恶气就只能硬生生吞下去了。元敬阳七窍生烟,恐怕他此时算是体会到了当时董立安的心情了。

  本来开开心心去岳阳楼的,一肚子火气回来,换谁都不会舒心的。这种时候就该撒钱解气。元敬阳找了岳州最贵的客栈,带着人住进了上房。这客栈位置也好,对面不远处有一家青楼,正好能供他娱乐解闷。要说这宋代的小姐,那地位可不一般,首先宋代的小姐一般是卖艺不卖身的,尤其禁止卖给官员,就算卖身也得有足够的金钱或者是小姐本人愿意;其次,小姐们的衣食住行都有着律例保护,地位不凡,不属于下流人士;最后,小姐们大多颇有钱财,不少文人都眼巴巴地希望能和个把小姐结缘,娶回家去人财两得,所以小姐们就跟娱乐明星一样受人追捧。

  元敬阳大概算了算,带上点钱准备去那家青楼,找几个有文化的女青年陪聊换换心情。

  “元兄弟要去哪里消遣,也不带上我啊?”禹边云一溜烟从楼上下来了。

  “妓院!”

  “呃……你去妓院?”

  “是啊,常听老家的人说,没去过妓院的人生是不完整的,所以我要去逛一回,难道不可以吗?”

  “元兄弟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禹边云摇着扇子笑道:“若是去青楼,不先好好打理一番怎么行呢?”

  元敬阳仔细一瞧,禹边云确实是沐浴不久,如今正打扮得风雅脱俗,。

  “你怎么还特地打扮了一下?这是去找小姐,又不是去求神拜佛!”元敬阳调侃道。

  禹边云却连连摆手:“欸,此言差矣。去青楼找小姐,可不比求神拜佛轻松。”

  经他一番话,元敬阳才知道,这去青楼还有不少学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羽堂契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羽堂契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