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刑场邂逅
烈风宗主2019-07-25 16:222,347

  “叮”——刺耳的一声响,刺来的枪尖已被史霁风挡开。那杆继业游龙枪紧接着划出一道弧线,将那八人甩得向后退了两步。

  那八人后退之后,又立即将长枪直向前刺出去。史霁风横住枪,上身向后一仰,将八只枪尖全部架在了枪杆上,然后喝了一声,奋力一顶,又将枪尖全部顶了回去。八人不依不饶,继续甩出枪杆,击向史霁风三人,三人左闪右挡,并未伤到半分。其中一个枪手见史霁风技艺高超,挑起一条长凳向他甩了出去。就在长凳要砸中史霁风左肩的时候,“劈啪”一声响,木屑横飞,长凳已然被游龙枪击断,栽倒在了地上。

  趁着这间隙,八个枪手一手执枪,一手朝枪尾一推,又刺向三人。高邦宏拿起桌上没喝完的酒瓶,一脚把桌子踹了过去,八人为了闪躲,连忙收住枪后退了几步。

  八个枪手觉得只以正面迎战讨不到便宜,便有三人翻身跃起,直跳到三人头顶,顺势将枪向下刺去。史霁风将枪向上刺去,顿时鲜血脑浆四溅,头上的枪手在自己的枪尖离史霁风头顶还有两寸的时候已被刺穿天灵盖而死。接着史霁风奋力一甩,死掉的枪手便直挺挺侧倒在了地上。

  另外两个枪手并未得手,但已站到了三人身后,刚站稳便挺枪直刺。董国用高邦宏二人立即回身一手握住刺来的枪杆,紧接着快步向前,手起刀落,将两个枪手砍死。这两人招式简单,但十分实用,一看就是军营里的好刀手。

  剩下的五个枪手见一瞬间就折损了三人,不免心惊,互相使个脸色,夺门而出。

  董国用高邦宏收刀入鞘,哈哈大笑。

  这时史霁风看向戴着斗笠的元敬阳,抱拳说道:“刚才多谢阁下提醒,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元敬阳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震撼人心的斗殴,说不怕那都是骗人,此时他手都拿不稳酒杯了。他冲另一边嘘声说:“小瑶,我们走吧。”

  正当元敬阳要起身的时候,高邦宏走上前来,一把摁住了他的右手:“阁下好似有些紧张啊,可否让在下一睹尊容?”说着就要掀掉他的斗笠。

  元敬阳生怕露出脸来,被刀马社的人瞧见,左手当即握住了高邦宏的手。

  高邦宏只觉有万钧之力直达脉门,喉咙不听使唤地一般叫了一声——

  “啊——好劲道!”高邦宏退回身三步,握着手腕赞道。

  “是么?”董国用见状上前几步,也要与元敬阳角一角力。

  真是触了眉头了!元敬阳暗骂一句,一只手就扣住董国用的手腕,抓的他哇哇大叫。

  待董国用退回,元敬阳不可思议地盯着自己的双手。以前只认为自己弓术绝伦,没想到一膀子力气也如此惊人,与军营出来的人比还要占上风。要不是身上带着箭伤用不出全力,说不准能把这两个壮汉给抓哭喽。

  “真他娘烦人,你们让我走成吗?”元敬阳用土话骂了一句,和那背的几句文绉绉的话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史霁风以为元敬阳是哪位世外高人,正想再度请教名号的时候,酒楼外跑过一通马车,车上锣响,公人扯起嗓门告知百姓:“大盗落网,今日问斩!”

  大盗不是已经被我射死了吗?元敬阳疑虑间,走到门口朝押着犯人的马车一瞧,竟是一名女子。再仔细一看,不是前几天交过手的耶律宓吗?

  原来是另一种含义的大盗啊。

  我说嘛,剪径打劫的有几个能善终的,这简直就是现世报啊。元敬阳不由得引以为戒。可一转念,又起了恻隐之心:这么美的姑娘,死了就可惜了,更何况我还亲手救过她,怎么能让她就此白白人头落地呢?不行,我要想法子再救她一次!

  想罢,元敬阳打个手势,乔装打扮的邢木瑶和骆庭光跑了过来,听候他的吩咐。

  不多时,押着耶律宓的马车到了集市广场,百姓们站在刑场周围,里三层外三层,堵得水泄不通。

  元敬阳知道耶律宓要死,只是有一点想错了,耶律宓不是要人头落地。

  刑场后面天棚里的府官大声宣布:“女犯人某某,窃取宫中汝窑瓷瓶,公然开卖,藐视王法。今特按圣上谕令:凡缉得宫中大盗,无须层层批报,无论寒暑,当即处死。故而判人犯凌迟,立刻行刑!”

  耶律宓垂着头叹了口气,也怪自己蠢,得到了那只汝窑瓶子,不去黑市,直接给拿到集市上卖去了,当场被巡察官差逮个正着。

  行刑刽子手铺开工具袋,拎起一张空隙细密的渔网,冲貌美绝伦的耶律宓淫猥一笑。

  耶律宓倒抽一口冷气,意识到接下来将会发生的是什么。

  可恨我被称作契丹洛神,前几日刚和一丑陋汉人男子发生那般事情,如今又要遭受如此凌辱,老天你为何如此狠心?想着想着,眼角落下一颗晶莹的泪珠。

  而此时,那个被她称为丑陋汉人男子的人正拈弓搭箭,将要救她于水火。

  元敬阳周围几名看见他动作的老百姓耸肩努力避开那张朴素的复合弓。幸好有官府发放的身份铭牌证明他是猎人,他才有机会在成都府城里用一用这张后来被吹得神乎其神的绝世神弓。

  青纱后,元敬阳的嘴角一扬,一支雕翎箭破空而去——

  崩的一声,府官摸摸发髻,惊魂未定地转过脸一看,那顶乌沙正被一支箭挂在身后的木板上。

  “有刺客、有刺客!”

  很快,围观的百姓们尖叫着乱成一团。几把火炬很应景地丢向了官差,燎着了他们的衣服。

  邢木瑶、骆庭光趁乱救下耶律宓,带着她朝城门跑去。

  但凡出现紧急情况,城门是最难过的一关。然而这次的事情超出了戍卫士卒的反应时间,因为元敬阳的箭实在太准太快,听到动静准备关城门的厢军被陆续射伤,又兼时辰正值中午,门内外排着要进城接受检查的人龙,门口一时哄乱不堪。

  耶律宓被救出了城,元敬阳也立刻跟上。可就在这时,一阵怪风吹起,赶巧不巧地将他的斗笠吹走了。他吃惊地冲城楼上看了一眼,是想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到自己。就这一个下意识的的动作,让他倒霉了很久。因为城楼上有一名厢军,外号“塞雀鹰”,雀鹰是鹰的一种,我们都知道鹰的视力极佳,这名厢军的外号是什么意思自己去想吧。

  反正不管怎么说,元敬阳也混出了城。他喘口气,正想走过去和耶律宓打声招呼的时候,身后传来浑厚的声音:

  “原来是你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羽堂契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羽堂契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