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银枪奥妙
烈风宗主2019-07-25 16:212,164

  元敬阳听到身后有人喊“原来是你”,转头一看,乃是史霁风。只是史霁风喊的人却不是他。

  “我瞧见觉得是你,就一直跟了过来。”

  “史大哥。”邢木瑶欣喜地走上前,问道:“杨社主的遗书在哪儿?”她口中的杨社主,指的正是史霁风的师傅。

  史霁风身后还跟着高邦宏、董国用,他又看见有其他陌生人,没有立即搭茬。

  邢木瑶会意,道:“城西十里有座羊肉铺子,到那儿说吧。”

  邢木瑶到底是南越训练出来的探子,早把成都一带摸得比当地人还清楚。

  要说这枪社的史霁风为何会认识一个南越女子。原来早在两年前,南越派出一百多名会说汉话的探子渗透到南宋,意图摸清军事部署,便于发动突然侵略。赶巧现任皇帝是赵昚,对外敌从不手软,通过各地都统得知这一消息后下令暗中擒杀这帮密探,很快摧毁了南越情报网。邢木瑶得知组织已被摧毁,走投无路只得带着骆庭光投到杨赵成的枪社里,替枪社做跑腿的工作,因而认识了史霁风。

  一次偶然的机会,史霁风听到邢木瑶和骆庭光用南越语交谈,心生疑惑,遂逼问出二人身份,相信二人已经不再与汉人为敌,才和她们交好。

  后来荆湖北路的潇湘宫派特使多次游说,希望枪社加入他们的同盟,软硬兼施,可杨赵成一直不表态。有一些暗中图谋不轨的弟子打起了小算盘,想趁隙篡取社主之位,并入潇湘宫同盟。几月后,杨赵成暴死,社主之位顺势到了大弟子手中。只有史霁风和邢木瑶三人知道师父还留下一封重要的遗书,里面写着遇到险情时的应对之策,却不知这遗书藏在什么地方。此前在琉璃酒庄内邢木瑶托元敬阳引起史霁风的注意而不直接露面碰头,是为了防止被新任社主一网打尽,再没机会寻得遗书。

  一行人吃着羊肉,互相之间渐渐熟悉,开始思考如何探寻遗书所在。

  高邦宏问史霁风:“你说你师父嘱咐你有遗书,可有其他人知道此事?”

  “除了我和她们,没有其他人知道。”

  “确定如此?”

  “肯定如此。”

  得到了史霁风的答复,高邦宏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假设:遗书就在史霁风的身上。

  “没有啊。”史霁风解下褡裢,抖着衣袖,皆是平日生活用具,并没有书信一类的东西。

  众人也都不解,说留下遗书,却又不告诉他们在哪儿,这叫人怎么找去?

  董国用盯着史霁风的枪出身,良久,才问:“这果真是继业游龙枪吗?”

  “确是继业游龙枪。”史霁风答道。

  董国用忽然眼瞳一亮,想起了军营里老兵给他讲过的一个故事。

  据说当年杨令公与契丹作战,陷入重围,不得脱身,绝食三日而死,其子杨延昭请人打造了一杆长枪,命名“继业游龙”,意为继承父志。传说有一次杨延昭被辽人围困,形势危急,一批探马带着游龙枪突围,被辽人俘获,遍身搜查也不见任何军情信件,便放走他们命令他们传话劝降。而探马出了辽营,却直奔折家将军寨,十日之后辽人便兵败撤退,着实诡异。后来宋营里流传着游龙枪有秘密的传闻,不为外人所知。

  “我知道了。”董国用展露笑颜:“杨社主的遗书想必就在这继业游龙枪当中。”

  史霁风看着游龙枪不解。

  “让我来。”

  董国用接过游龙枪,横放在腿上,撤下枪上红缨,握住枪头,来回一拧,这枪头就下来了。

  枪矛等长兵器,往往是铸造枪头,再寻重木成杆固定为一体,杆身可以更换,而武器的头常年不变。如果枪矛全身都用用金属打造,那么必将极为沉重,很难使用,而且一旦与敌人兵器相碰,震动很强,不便控制。而游龙枪外观上看碗口粗细,全身铁铸,外镀白银,还能用于战阵冲杀无往不利,那只能说明这枪杆一定是空心的。

  果然,董国用拧下尾部带着一圈圈螺纹的枪头,把枪杆一倒,甩了两下,一卷纸就在接口处露出了半截。

  遗书是找到了,但难题也随之而来:他们几乎都是文盲。元敬阳不必多说,除了姓什么都不会写,高邦宏和董国用强点,能写出完整的名字;史霁风自幼出来练武,没什么机会读书;邢木瑶和骆庭光是南越人,虽说南越也用汉字,可不代表所有人都认识,恰巧她们两个认识的字都不多。

  正为难的时候,元敬阳一拍脑门:“嗐,我知道有个人,肯定识字!”

  傍晚一行人到了朝阳观的时候,禹边云正和杨尚云挑灯夜观,他二人看的不是什么珍贵古籍,仅仅是一张画像。

  元敬阳进屋就问候道:“禹先生,看什么呢?一幅画有什么好看的,我这儿有带字的。”

  禹边云抬起头,惊讶地看着元敬阳,问道:“你去过惊雷庄了?”

  “是啊,怎么了?”

  “没想到你居然活着回来了!”禹边云张开双臂热情迎接。他和杨尚云看的画像不是别人,正是官府缉拿的官银大盗通缉令的画像。

  那日杨尚云派座下童子上街买菜的时候,聪慧的童子见到通缉令,立刻就临摹了一张,回到观里给师傅看。杨尚云看到画中人,觉得有些眼熟,仔细一想,才想起来自己过去这大盗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知道这大盗不是别人,乃是潇湘宫的派到成都府路收服弱小军社的一名使者,名叫方贺,擅使双刀,武艺非常人能比。

  禹边云了解后,心里后悔贸然用十两银子就让涉世不深的元敬阳出去玩命,要是死了,可惜了一名神箭手。如今见元敬阳毫发无损的回来了,不禁大喜过望。

  “这画上是谁啊?”元敬阳凑过来瞧了瞧,不屑地笑了笑:“死人而已,有什么好看的。”

  “死人?”杨尚云一惊。

  “是啊,我亲手射死的。”元敬阳炫耀般地说。

  杨尚云的拂尘都颤动起来:“你可知道,你闯下大祸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羽堂契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羽堂契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