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道观追凶
烈风宗主2019-07-25 16:222,426

  万里清游不暇慵,双旌换得一枝筇。来从井络直西路,上到江源第一峰。

  海内闲身输我佚,山中佳气为人浓。题诗试刻岩前石,付与他年苏晕重。

  青城山乃是道家兴起之地,青城山中亦有一名门,叫青城派。与一般人想象中的不一样的是,青城派并不是只有一处大观,而是青城山上的大小数十个道观统称为青城派。青城派的掌派人掌管所有道观,而派又分七个门,每个门分别管理数个道观,每个门的首脑称作掌门人。

  是日,少阳门掌门杨尚云穿着黑衣,头戴青叶冠正于朝阳观屋内焚香打坐,旁边几个小道士以手撑面打着瞌睡。忽听得一声“到了”,杨尚云睁开眼,展露笑颜。

  门外童子跑过来通知完,杨尚云用拂尘甩醒几个打盹的小道士,冲童子说道:“既然到了,那我就去见见他吧。”

  杨尚云领着小道们走到道观门口,瞧见门外大树下倚着一人,满面通红,正在那儿大喘气,像是一路狂奔而来的。

  杨尚云微微一笑,走上前去问道:“这位道友,可是亡命于此?”

  那人听得有人问他,转过脸来喘着气说道:“是啊,你怎么知道?”

  杨尚云呵呵一笑,道:“道友就不必问那么多了,如若不弃,先进蔽观喝口水休憩稍许如何?”

  那人点点头,拿起身旁的弓,慢慢站起来,由杨尚云引着进了道观。

  大约两炷香的时间,道观外面又来了一群人,个个拿着刀剑,来势汹汹,其中一位长着国字脸、一尺长须的中年男子骑着中等个头的马匹,看起来是他们的头儿。

  那中年人冲门童喊道:“小道长烦劳通禀一声,刀马社董连胜向杨掌门寻觅一人。”

  董连胜来找人,找的是谁呢?不是别人,正是先前在大树底下歇息的元三。

  要说元三也是倒霉,他因为射死了金雕和猎犬,与董立安一行人起了争执。董立安是受过何等溺爱的人物,哪容如此受气,于是一怒之下命令随行就要杀了元三。元三也不是什么好欺负的人,一个穷山恶水的刁民,他二话不说,拿起弓箭就射伤了董立安的随仆。董立安是练过功夫的人,一怒就拔刀要取元三的性命。

  元三也知道杀人犯法,但被董立安逼得紧,半是无心半是有意,一箭射中了董立安的心脏,令他当场倒毙。

  巧的是,这天刀马社的人正好在青城山练习山林战法,离董立安他们不远。家丁看见少爷被杀,忙吹响哨通知附近的刀马社。董连胜听得哨声不对劲,引着人来到事发地点,就看见儿子胸中插着一支箭,死在地上。董连胜顿时悲愤交加,喝问家丁是何人所为,家丁便告知前因后果。于是董连胜带着人一路追着元三追到了少阳门的观外。

  童子回去通报不久,杨尚云就走了出来,作揖笑道:“原来是董社主,失敬失敬。今日找本道不知有何事啊?”

  董连胜也不下马,手拿马鞭问道:“杨道长,我想问一下,你们可曾见过一个貌似猿猴,五尺多高,穿着兽皮衣兽皮靴,身背弓箭的年轻人路过这里?”

  杨尚云笑着回答道:“本道一直在观中打坐,不曾出门。你为何不问门童,却先找我来了?”

  董连胜冷哼一声,道:“杨掌门不必掩饰,先前我的手下分明看到有人逃向这朝阳观,之后就不见了踪影,想必是被你领进观中。此人正是我要找的人,杨掌门就让他出来吧。否则,休怪我董某人不敬了!”

  杨尚云脑筋一转,回答道:“今日不是什么节庆要日,本观不曾来过香客,或许是董社主的手下看错了也未可知啊。”

  外面杨尚云和董连胜打着马虎眼,观里的元三喝了口水定了定神,才反应过来自己闯了祸。他之前射倒董立安后,就听见附近有大队人疾跑的声音,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这才一路逃到了朝阳观。

  我是不是杀人了?或许只是射伤了?元三心想。又连想不对,自己的弓术自己最清楚,向来是指哪儿中哪儿,更何况又是十几步这么近的距离,瞄准了心脏,想必那人当时就该毙命了。唉,也怪自己,偏偏弓术那么准。不过他转念一想,那人气势汹汹,因为一雕一犬就要砍自己,自己又是靠本事猎到东西,凭什么要受气?打定了这种想法,元三反倒觉得自己很有理来。

  而外面的董连胜正值丧子之痛,怒火攻心,真想将杀害儿子的凶手扒皮碎骨,又被杨尚云所阻,恨不得现在就掀了这朝阳观。和杨尚云周旋了没多久,就不顾情面,喝令手下要闯朝阳观。

  正当刀剑交错的时候,观内传来一阵响亮的吼声:“是何人聒噪,搅我清梦?”

  这一声把刀马社的社众都吓到了,正疑虑是什么人物的时候,有一人从观内走了出来。

  董连胜定睛一看,只见这人约三十年纪,身长六尺有余,长眉重目,隆准口方,耳阔鬓长,须发乌黑,器宇轩昂。他一身白衣,衣角缀着祥云锦绣,头戴玉冠,手握碧玉折扇,腰挂香囊,脸上还带着一丝惺忪和些许怒容。

  杨尚云见此人出来,忙陪笑道:“禹先生,着实对不住。外面有一行人找人而已。”

  这个被叫做禹先生的人两手一背,睁着尚有些发直的眼睛,朝刀马社的人看了看,面无惧色,大声道:“拿着刀剑就来道观,可知这旁边不足二十里就是成都府城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董连胜见此人相貌不凡,面对兵刃还敢如此说话,料定不是寻常人物。于是压下怒火,对那人说道:“这位先生有所不知,我们是成都刀马社的人,可以随身携带兵器。另外我们的确是来找人的。”

  禹先生哦了一声,问道:“拿着兵器来找人,难不成是找仇人的?”

  “正如先生所言。”

  “啊?”

  旁边的杨尚云显然怕禹先生和这帮刀马社的莽汉起冲突,忙向董连胜介绍道:“这位是眉州学士禹边云禹先生。”

  “原来是学士,失敬了。”说着,董连胜就下了马向禹先生行了个礼。

  在宋朝,文人的地位要比武夫高很多。当年虞允文一句“收你当义子”就激发了时俊将军的斗志,在采石矶击败了完颜亮十七万大军,可见在武夫眼里读书人是何等人物了。

  禹边云甩了下衣袖,昂首挺胸道:“免礼免礼。那个,你说找仇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说来听听?”

  董连胜便将自己儿子遭一个长相酷似猿猴的猎人射杀,自己一路追到这里的事说了一遍。

  禹边云点点头,握着折扇道:“原来如此,你说的那人我好像确实见过。”

  董连胜赶紧问:“先生见过,那人现在哪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羽堂契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羽堂契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