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天云逐日
烈风宗主2019-07-25 16:212,651

  “我见过一个样子差不多的人,翻过墙头跑到后山了。”禹边云说道。

  “到后山了?什么时候的事情?”董连胜问道。

  “就刚才啊,我刚被你们吵醒出来的时候看见的,你们要追的话估计还来得及吧。”

  董连胜行了个礼:“多谢先生告知。”便翻身上马,引着刀马社社众朝着后山去了。

  禹边云打了个哈欠,揉着眼睛又走进观里了。正走着,一个猿猴般的身影就到了近前。

  “谢谢先生了。”元三冲禹边云笑着说道。不是说假话,先前禹边云说见过他的时候还真的有些紧张,毕竟外面堵着一帮练过的人。

  “谢我干什么?”

  “谢谢先生帮我解围啊。”

  “帮你解围?”禹边云有些摸不着头脑,“我只是想耍耍他们而已。”

  原来刀马社仗着官府的关系,向来作恶,尤其是董连胜的宝贝儿子董立安,名声臭的都传到眉州去了。刚才禹边云知道了来人是刀马社,还听到董立安被人弄死了,很是欣慰,觉得这个凶手简直是个大善人,就打定主意要帮一把所谓的凶手,这才故意给刀马社指了个错路,整整他们。

  “话说,那帮人要找的不会就是你吧?”禹边云仔细看了看眼前的元三,年纪不大,貌似猿猴,五尺多高,穿着兽皮衣兽皮靴,身背弓箭,可不就是和描述的凶手如出一辙么。

  “恐怕正是吧。”元三憨憨笑道。

  禹边云叹口气道:“你可知道你杀的是谁吗?”

  元三摇了摇头。

  “那可是刀马社的少社主董立安!”

  刀马社平时欺男霸女、杀人不眨眼,碰上仇人必定追到天涯海角,如此种种。禹边云将自己的所闻添油加醋,好好说了一通,想吓唬吓唬元三。

  哪知元三根本不为所动,嗐了一声,道:“我有弓术傍身,怕他个锤子!”其实他不是不怕,只是年纪不大,又住在深山,不知道深浅而已。

  禹边云将信将疑,说道:“我看你身带弓箭,说自己有弓术傍身,难道还能百步穿杨不成?”

  这一说元三提起劲了:“哼哼,不是我吹自己,这除了太阳,不管是天上飞的、地上爬的,只要我看准的,没有射不中的。”

  “果真如此?”禹边云环顾了一下四周,看到百步左右一棵书上停着只八声杜鹃,便指了指:“你射下来我瞧瞧。”

  “这有何难?”

  元三搭上竹箭拉弓要射,杨尚云快步走了过来:“莫急莫急,道家清净地怎可随意伤害生灵?找片树叶也行啊。”

  杨掌门的面子是要给的。禹边云瞅了瞅元三,心想这厮夸下海口说自己百发百中,我倒要看看你出丑的样子。于是用折扇一指:“那杜鹃踩的树枝看见了吗?我要你射它右爪旁的第三片叶子。”

  禹边云说完,元三一撒手,箭宛若一道光飞了出去,随着杜鹃扑腾飞起,原本杜鹃所在位置旁的第三片叶子竟真的破裂了开来。

  元三骄傲地笑问道:“怎么样,服不服?”

  哪知道禹边云扬手道:“不算不算,树叶太密,难保你不是撞上的。我要你再射那树枝。”

  “好。”元三又搭上一支箭,一撒手,很快,轻轻的“咯嚓”一声,那根树枝从中间柔软处断开,斜着卡在下面的树杈上了。

  “这回怎样?”

  “不算不算,树枝也太密,也可能是偶然撞上的。我要你射那棵树的树干,你可听好了,要射离地一丈,左右一样宽才行。”

  元三微微一笑,又是一箭射出,正中树干。

  禹边云走到树下仔细瞧了瞧,箭矢所在还真是离地一丈,左右齐宽。这样看来,真的不服不行了。他忍不住赞叹道:“想不到这山林当中还有你这样的神射手啊!对了,我还没问阁下姓名呢,可否告知?”

  元三呵呵一笑:“我没名,叫我元三就行了。”

  禹边云听他这么说,大概猜出来他应该没读过书,不识字,便说道:“男子汉大丈夫行走世间,怎能没有名?你若不嫌弃,不妨让我帮你起一个如何?”

  “帮我起名字?甚好甚好,你就赶紧起吧。”

  “方才你说过除了太阳,不管是天上飞的、地上爬的,只要你看准的,没有射不中的。那么……”禹边云喃喃自语,很快有了满意的名字:“落雕落雁落飞禽唯难落日,是曰‘敬阳’,敬是敬重的‘敬’,阳是太阳的‘阳’,阁下意下如何?”

  “元敬阳、元敬阳……”元三念叨了几遍,喜不自胜:“那好,我以后就叫元敬阳了!”

  元敬阳高兴完,觉得禹边云真是天底下最有学问的人,出于尊敬,也向他请教姓名。

  “我嘛,”禹边云左手捋了捋嘴上的胡须,右手一抖纸扇,笑道:“眉州学士禹边云,字长风,大禹的禹,天边的边,白云的云。”

  杨尚云见状,顺势说道:“二位好像一见如故啊。”

  元敬阳瞧见杨尚云,这才想起了这位道长仿佛事先知道自己逃命到朝阳观一样,便想问问究竟。杨尚云不急着回答,只是邀二人进屋细谈。

  元敬阳却示意道:“别急,先生让我射了三支箭,一支箭十文钱,一共三十文,能不能先把钱给我。”

  通过长谈,元敬阳了解到,这个禹边云今年二十八,家室有一妻一妾二子一女。他虽然有个学士的官位,但到底是个给文人的闲职,他不愿久居书斋,便出来四处游历。而禹边云的父亲是眉州知州属下的一位官员,所以家底殷实,能够支持他出来周游。

  聊着聊着,元敬阳又想到杨掌门如何事先知道自己逃命到朝阳观的,便问了起来。杨尚云说这是他算出来的。元敬阳表示怀疑,毕竟算命预测这些玄乎的东西,总有些忽悠人的感觉。

  杨尚云却笑笑,道:“这的确是贫道推算出来的。道友恐怕有所不知,世间万物,皆在道中,凡事都有前因后果,而了解前因后果的方法都可以通过修道来学习。倘若掌握了这些方法,那么凡事种种,无论过去将来,皆能看见。想唐朝的李淳风、袁天罡二位真人,正是洞悉了其中奥妙,才写出了《推背图》。而贫道今日打坐静思之时,恰巧先于事发的时候,于脑海中窥见元道友射杀董立安,逃到朝阳观一事。本来贫道也是将信将疑,这才叫徒儿时刻看着道观外是否有如元道友样貌的人前来。直到道友真的来了,贫道方才喜悦非凡,知道各位先师所言不假,方寸之间果然包藏乾坤。”

  这番话说的元敬阳如在云里雾里,甚是不解。禹边云倒是两眼放光,连连点头。

  元敬阳对这些道理没什么兴趣,杨尚云和禹边云交流感悟的话丝毫没有听进去,他如今倒是更关心先前猎到的那只金雕,那雕翎可值不少钱呐。

  “元兄弟仿佛神游九霄啊。”禹边云问了一句。

  “呃……禹先生,那三十文钱什么时候给我?”

  听到这话,杨尚云脸色稍稍一沉,他是道家一位掌门,从小清净,这在朝阳观里开口闭口谈钱的,着实让他有些不悦。

  元敬阳略显尴尬地笑道:“我嘛,我就直说了,我这人就是喜欢钱、喜欢女人,有个词叫贪财好色,我就是这么样一个人。”

  禹边云听了,沉吟半晌,忽然捏了下折扇,猛地拍了下桌案,叫了声:“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羽堂契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羽堂契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