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乱红
姚璎2018-05-07 20:371,703

  ●楔子

  今生今世,他要将她带回哪一段彼岸的轮回?是哪一段陌路又将她沦回乱世之中?

  她傻。不可以爱的时候,她爱了;当可以爱的时候,而爱,则早已病入膏肓……

  ……

  残阳暮色。

  披着灰墨阴影外衣的苗寨,依山而建,巍然挺立,气势恢弘。

  夕阳的最后一丝余辉,慵懒地斜照在苗寨外静寂的青石板路上,闪着冷冷的光。

  夜,如同一块黑色的幕布,低低地朝江这边压了过来,逼迫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惟有江边的吊脚楼上,串串纸糊的灯笼宛如新娘娇媚的红妆,映得江景愈发动人。

  忽听得,砰地连声响,一阵阵明亮的焰火腾空而起,散开出巨大的花朵,把夜晚的天空照得亮如白昼,而后,洋洋洒洒,如五彩云缤纷的落英,坠向江面,瞬间便化为灰烬……

  满江,乱红。

  苗寨前的广场,蓦地,燃起了熊熊的篝火!

  围着火堆跳着欢快竹杆舞的苗族姑娘与小伙子仰头观看着绚烂多彩的烟花,或秀美或英俊的脸上难掩心中的愉悦,他们边唱着歌儿,边吹着芦笙一起舞动了起来。

  淳朴苗民的欢笑喝彩声,清脆的竹竿撞击声,金环银饰叩响声,悦耳的芦笙吹奏声,伴随着或浑厚或娇柔的歌声,响彻云霄。

  这晚的苗寨,很热闹。

  苗寨苗民们一是在庆祝新苗王将朝廷汉官赶跑,重新夺回了原本就属于他们苗族人的一切;二是为苗王的妹妹今日风光出阁,嫁得如意郎君而欢歌乐舞。

  喜上加喜,锦上添花,万民同乐。

  寂寞的暗夜里,一条纤细的身影依窗而立,隔着高高的围墙在仔细聆听着墙外的欢歌笑语。

  近在咫尺的喧哗,似乎与她绝缘。

  她仰起头,痴迷地看着高空中绽放的烟花,看过那漫天的华美逐渐淡去,才记起,原来,这些个儿繁杂喧闹,竟都只是个虚幻。

  ……

  固若金汤的宏伟苗寨。

  最奢华的屋子,有着被她视若最专制最无耻的男人。

  古老而又华贵的高广大床上,纠缠着两条不住扭动着的身影。

  他进她退,她弱他强。

  她百般挣扎,他步步紧逼,无论她如何畏缩讨饶,就是不肯放了她。

  烟花的轰鸣声与隐约传来的鼎沸人声,让酒醉后的他蹙着眉,不情不愿地停下了正兴起的情/欲游戏。

  他醉意醺然地顿住了在她身上肆虐的手,抬起头来,望向竹木窗外的夜空,忽然蹙眉说道:“今天是什么日子,这么吵?”

  冥思半晌,他才顿悟晒然一笑,英俊得过分的脸上有一丝嘲弄的神情,“今日,还真让人欢喜让人忧——怎么,这番热闹情景竟触动你了么?”

  他身下的女人闭着双眼,根本不去听他说的话。

  她犹如死了一般,周遭所有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她冷漠淡然的态度又若恼了他。

  他伸出手,用力捏住了她的下颚,冷冷地看着她:“你又开始不听话了——”

  她沉默着,脸色一片死寂,但心,却含在喉咙,伺机要跳了出来。

  他凝望她半晌,终于,不发一语,只是俯下头来,用灵活的舌尖挑逗地吮吻着她的纤手指尖,在她轻颤了一下时,他温热的嘴唇顺势滑落到她敏感的掌心。

  他的唇温暖而潮湿,她不由低喘了一声,想要抽出手,却被他牢牢握住。

  觉察出她的颤抖与无助,他冷酷而低哑地笑了。

  他的另一只手则滑入她的左手衣袖中,以粗糙的大掌爱抚着她嫩若花瓣的水滑肌肤。

  她咬着唇抑制住自己砰砰的心跳,看着他那张醉酒后更显可恨的俊脸,她的右手袖子微微拂动,露出了一点刀尖。

  他望着她倾城美丽的容颜,难抵诱惑地亲吻着她的脸庞,正自缠绵缱绻之际,突然,他的眼前寒光一闪,她的匕首已经朝他猛地刺去!

  刀很快,但,他的动作更快!

  转眼间匕首已在他手上,而她的人,也被他重新压制在床榻上!

  “金璃汐,你以为你逃得掉吗?!”他的酒醒了七分,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眸闪着森严冷漠的光芒,“你,只能匍匐在我的脚下,永远当我的色引!”

  “蓝远铮,你会下地狱的!”她的唇已经咬出血来,却难逃他刻意抚摩而产生的身体悸动。

  “我并不介意下地狱。就算下地狱,我也要你陪着我一起下!”他如恶魔般嗤笑,邪佞地翻身便用力压上了她!

  ……

  床帷在瞬间落下,一片黑暗。

  她仰躺在床榻上,无力挣扎,尖锐的指甲深陷入手掌,血珠在她掌心中缓慢冒出,开出一朵血色暴戾的玫瑰花……

  ……

继续阅读:第一章 追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娆乱君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