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追捕
姚璎2018-05-07 20:383,639

  漫天漫地,油菜花都开了。

  金色的花海,三月的春色美得让人心动。

  蓝天白云下,层次分明的苍翠梯田,被广袤的金色簇拥与覆盖。

  俯瞰原野,金黄的油菜花整朵成簇,几簇成枝,连枝花开,娇艳动人。

  天地之间,满目所触及的都是金色。

  金黄色的沟壑,金黄色的山岗,金黄色的花海,如潮浪般随风连绵起伏,形成一片金色的海洋。

  良辰美景如斯,却无人有心去欣赏。

  山风在耳畔呼啸吹过,急促的脚步夹杂着剧烈的喘息声,响荡在狭长幽深的山道上。

  三条纤细的身影在崎岖的山路上艰难地跋涉着,还时不时回头,惟恐后来的追兵逼近。

  “快,快点!小心脚下的石头!”拖着疲惫凌乱的脚步,在山地前面四处张望,寻找可行之路的金璃汐回头对着后面的两个女孩焦急地说道。

  山风吹乱了金璃汐的一头秀发,她低挽起的发髻已松散,一袭白色的衣裳早已褴褛不堪,但连日来的狼狈奔逃,依旧不能掩盖住她的耀眼芳华。

  她肌若凝脂,气若幽兰;眉似远黛,眼波如水,却隐含着深深的忧虑与哀愁。

  即使惶惶然逃亡如穷途末路,她依旧保持神色镇静,将自己的紧张与慌乱压在心底,不让同行的另外两个人看出来。

  “我,我……走不动……走……不动了——”说话的是一个明眸皓齿,身穿红色长裙的女孩。

  她剧烈地喘息,小小的瓜子脸上没有了平日里爱笑爱闹的活泼,脸色已是煞白。

  她好渴,好饿,好累,好困——她困倦地只想躺在地上,再也不想起来。

  “灵汐二小姐,你可要坚持住——”两位佳人的随身侍女上官璞搀扶着灵汐二小姐。

  阿璞眉目如画,脸上有着悲伤与忧愁,但更有一种誓死保护主人的忠诚决心。

  金布政使司(藩台)府上下几百口,死的死,活捉的被活捉,无一幸免。

  她可不能再让两位花一般的小姐被那些苗人俘虏了去。那些粗野的苗人是那么嗜血,尤其是他们的苗王。

  一想起那个年轻的苗王带领着军队杀进布政使司府邸,随手就将阻拦他攻进官府邸的卫士的头颅干脆利落地一刀斩断的情景,上官璞就不禁深深打了个冷战。

  幸好她发现得早,立刻跑到两个小姐居住的院落中,带着她们从后门逃脱,否则两个小姐将也会和布政使司府的人一样,成为苗民暴乱的刀下冤魂。

  “姐姐……阿璞……你,你们快点先……先走,不要……管我——”身着红衣的金灵汐手捂着胸口,她的心绞痛得让她说不出话,她几乎要软瘫下去。

  “灵汐——妹妹——”金璃汐冲过来抱住了红裳女孩,她那张美丽的脸上此刻露出了脆弱与心痛的表情。

  妹妹灵汐从小就有心疾,眼下经过长久的奔逃与劳累,已处于复发的边缘。

  怎么办?金璃汐咬着唇,看着金灵汐憔悴疲惫的花容,正要开口让妹妹先歇息一下。

  但阿璞一个回头,却望见对面山头蓦然转出一队人马,那对人马集合了一下,随后扬起尘土,气势浩荡地朝这边追来。

  “小姐——他们追来了——怎么办?!”阿璞惊慌地叫道。

  金璃汐闻身转头望去,本已苍白的脸色更加苍白,她看了看妹妹身上的红衣,心下明了那些追兵定是发现山这头她们的行踪了。

  不成,照这么下去,谁也跑不掉。

  金璃汐的凤目一转,低声对阿璞说道:“阿璞,你先带二小姐走!”

  “呃?那你呢,大小姐?”阿璞正在纳闷,金璃汐已经将自己身上的白衣除下,顺手将妹妹身上的红衣与自己的交换。

  金璃汐披上红衣,对着阿璞说道:“阿璞,二小姐就交给你了——请你,请你一定要带她逃出生天,算我求你了——”

  阿璞眼眸里含着泪,心下有点明了大小姐为何说出此话。

  “不,姐姐——我——”金灵汐吃力地说道,她哭泣着,恨自己单薄的身子骨为什么在关键的时候掉链子,“你们把我抛下吧——”

  “阿璞,记得我的话了?”金璃汐看着阿璞,坚决而又认真地说道。

  “我,我记住了——”阿璞的泪已流满了脸,她深谙大小姐的秉性,只要她要打定主意去做的事,谁也不能阻拦她的决心。

  “好!希望将来我们还能再见面,再在一起——”金璃汐说着,那张美得不似凡尘之人的脸绽放出一丝凄楚的微笑。

  金璃汐看着妹妹,说:“妹妹,一定要勇敢活下去,答应我,你一定要活着来和我见面!”

  说着,金璃汐将阿璞和妹妹推向了另外一条羊肠小道,而自己,则向另一条更容易暴露自己的山道上跑去。

  “记住,我们都要好好活着!”山路上隐约传来金璃汐的叫喊声。

  山风,将金璃汐身上的一袭红衣,吹了开来,兜满了风,远远望去,就像一只红色的蝴蝶,在漫天的金色与翠色的山野里飘动。

  “姐姐——”金灵汐低叫一声,哭泣着想挣开阿璞。

  不,她不走,她要和姐姐换回来!

  她恨自己怎么突然会失去了原先灵活的特质,竟然成了拖后腿的人。

  她怎能忍心看着在这个陌生世界里,自己最信赖与喜欢的姐姐去送死?!

  “别哭,二小姐——你也知道大小姐的性情,咱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逃出这里——”阿璞眼里含着泪,强自拖着金灵汐往更隐蔽的山林里躲去。

  ……

  “爷,在那里!“翻越了这座山头,一个苗家粗壮汉子指着山下,朝着苗王蓝远铮喊道。

  迎着光线强烈的太阳光,年轻的苗王蓝远铮眯缝起了眼睛。

  为了便于猎取行动,他只着一袭玄色对襟短袍,束腿长裤,更显得身材颀长挺拔。

  他的薄唇坚毅,眼神若猎豹般凌厉,即使是俊美的面容也掩盖不住他浑身上下散发出不可一世的冷冽和霸道。

  蓝远铮往山下望去,远远地,只见一条红色的影子在梯田沟壑之间穿梭奔跑,虽然身形不那么灵动,但眼看就要奔进那一片金黄的花海之中。

  蓝天白云,天那么高,更显得广袤的山野里,黄花更灿,红衣更艳。

  生生灼了他的眼。

  那片金黄的油菜花有齐胸高,而且绵延几百亩,若是让她奔逃进了那片花海中,那么追捕她的计划惟恐又会生变。

  不行,他不能再让她逃脱了,为了追捕她们他已经耗费了太久的时间与精力。

  希望那个正在山野里飞奔的人,会是他一直想亲手逮住的女人。

  本来蓝远铮应该和部下在苗寨里庆祝胜利的喜悦。

  但是因为迫切想尝到将穷途末路的她们逗弄于掌心的滋味,他带着自己的人马在山坡野外与她们周旋。

  但他没想到的是,这三个女子并非他想象中的那样不堪一击,竟然每次在千钧一发之际,都能自力更生地逃脱。

  尤其是那个叫金璃汐的大小姐,他对她优雅的大家风范早有耳闻,也知道她性情坚强,并不似表面的那般柔弱。

  她们三人的逃亡生涯,应该是在这位大小姐的指挥与部署下,才得以坚持那么久。

  本来,蓝远铮还想等待她们能玩出什么花样。

  不过现在,他已经没有什么耐性。他的部下们都累了,这场猫捉老鼠的游戏该结束了。

  这次再不能放过她们,就如汉人所说一样,斩草要除根!

  蓝远铮冷冷一笑。

  他要收网,这个游戏他不玩了。

  思索了片刻,蓝远铮剑眉一蹙,那双狭长而俊秀的眼眸一凝,猛地,他提紧了马缰,骏马前蹄高举,仰在半空,似乎与主人心有灵犀,等待着下一轮的行动。

  “蓝,你准备亲自动手?”一旁的马帮军师施梓挑了挑好看的眉毛望着蓝远铮,那张富有男人味的脸上有一丝讶然。

  蓝远铮的随身侍卫蓝翼鑫见了,也连忙低声请求:“苗王,让属下的去吧——”

  但蓝远铮似乎没有听见。

  他一手拉着马缰,双腿一夹马腹,另一只手则抽拍了一下马臀,瞬间,一人一马向山坡俯冲下去,向着那个既定的目标疾弛而去。

  如闪电,一如既往的快与准。

  他绝不会让自己要猎取的目标落空。

  ……

  近了,近了,快了,就快到了。

  金璃汐奔跑得精疲力竭,心脏已经超负荷要跳离她的胸腔而出,她气喘如鼓,汗透浃背。

  咸湿的汗水不停落下,流入金璃汐的眼睛里火辣辣的痛,她头发蓬乱,双目因为连日来的奔逃无暇休息而充满了血丝。

  她已逃不动了。

  金璃汐疲累得无法呼吸,再多走一步就要倒下了,但眼看就要奔进那一片金黄色的花海之中,她的鼻子都已经闻到了油菜花那浓郁的清香了,那是一片安全的庇护地带。

  只要进了那一片金黄色的花海,那她就还有一丝希望,还有最后的一点机会。

  她不能被他抓到,她清楚明白现在自己所身处的境地。

  推翻了朝廷布政使司统治苗疆政权的新苗王蓝远铮,他的残暴与无情是有目共睹的。

  落到蓝远铮的手中,远不止是死就能解决的折磨。

  金璃汐的眼神落向不远处的那片花海,咬牙一步撑着虚弱的身体想爬进那油菜花地里。

  七步……五步……三步……二步…… 金璃汐的手已经够着了油菜花柔嫩的茎叶了。

  但,金璃汐身后的马蹄声已经越来越近,她惊慌地转过头来,看见耀眼的阳光下,一匹马带着一个人向她疾驰冲来。

  金璃汐情急之下,手脚并用,加快了爬进油菜花地的动作,但还未等她钻进油菜花地里,她的身体突地一轻!

  金璃汐低头一看,不知何时她的身体竟然腾空而起,一根粗长的鞭子正圈着她的纤腰,将她提到了半空中!

  金璃汐的视线在半空中与那个坐在马鞍上的男人相接,他端坐在马背上,略微抬了眼,手持马鞭,像在钓鱼一般,轻松地将她悬吊在空中。

继续阅读:第二章 逼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娆乱君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