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逼迫
姚璎2018-05-08 09:403,541

  风呼呼地吹着,太阳开始斜落,天也开始冷了。

  三月的春乍暖还寒,阳光淡去,冷风开始肆虐在原野上。

  他冷冷地上下打量着她,森冷的目光从她那张美丽绝伦的脸上,落在她急剧起伏的柔软胸膛。

  她的头发散乱,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唇色朱樱一点,用句话来形容,应该是“─肌妙肤,弱骨纤形”吧?

  不过她美归美矣,对他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分别。

  她是败寇,她是他仇人之女,竟然落到了他的手里,他若不好好“款待”她,如何能对得起她死去的爹?!

  他冷冽一笑,英俊的脸上掠过一丝难以捉摸的表情,沉默得可怕。

  金璃汐垂下眼帘,避开这个男人放肆的目光,无声抗议着这个男人的不规矩。她在他面前好象被剥光了全身衣裳,毫无遮蔽的余地。

  但他却并不在乎她无声的反抗。

  他的眼神又盯在她因奔逃弄丢鞋子而光裸的小腿肚上,她的小腿线条优美,光洁如玉,如同一段粉嫩的白莲藕,看起来是那么诱人与可口。

  而再往下,她小巧的脚掌如弓,脚趾甲晶莹粉红,在耀眼的阳光下闪着润泽的光,像排排整齐的小玉贝。

  可惜美中不足的是,因为连日来的逃亡奔波,她的小腿上划了许多道血口子,而那惹人怜爱的脚掌也布满了血泡。

  他紧盯着她,像在思索着什么,半晌,才冷哼了一声,他将健壮的胳膊一抽一甩,松了马鞭子。

  甩脱了马鞭的金璃汐整个人便从半空中坠落,掉落进了那一片金色的海洋之中!

  虽然跌落下的时候金璃汐压倒了一片油菜花,地上也有一层青草垫着,但她还是跌了个头昏眼花,全身骨头好象都碎了,疼得她呻吟出声。

  天旋地转。刺眼的阳光照着金璃汐的脸,她的眼里早已被汗水与疼痛的泪水刺得睁不开。

  金璃汐的眼上方突然一黑,一个高大的人影罩住了她的视野。

  那人居高临下地看着金璃汐,用手里的马鞭勾起她的下巴,接着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还没跌死么?也好,这样你就跑不了——”

  他站着,遮住了她头顶的一片天。风有点冷。

  “果然是你,金璃汐!”那人盯着金璃汐,缓缓道:“说,为何就剩你一人?你的妹妹与奴仆呢?”他松了马鞭头,目光如电,逼视着她。

  金璃汐仰躺在一片金黄与翠绿色的花毯上,一头黑发散乱开,铺满了周围的花枝茎叶,她翕动着嘴唇,全身的疼痛与连日的疲惫让她再也无法说出一句话。

  他等了良久,见金璃汐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于是耐性消失了。他蹲下身来,用手揪起金璃汐的一头乌发,将她整个人提起。

  “回答我!”他将脸凑近她,近得让她在睁开眼睛后立刻又转开了目光。她认得他。

  古铜色而轮廓分明的面庞,深邃立体的五官,犀利如电的眼睛,无情紧抿的薄唇,他是让汉官闻名丧胆的苗王——蓝远铮!

  没有几个人见过蓝远铮的真面目,但是金璃汐却认得他,甚至比他出名要早。

  金璃汐还记得那时的蓝远铮还是一个稚气的清秀少年,而如今他已经成为雄霸一方的枭雄。

  他的双手沾满了血腥。难道说,今天造成金布政使司府上下一百多口丧命的罪人,追根溯源,却是金璃汐她自己?!

  还是怨怨相报,命中注定无法再了?!

  金璃汐闭上了眼睛,不再开口。

  “这么倔?”蓝远铮冷哼了一声,“可惜,你死到临头,在我面前再倔强也没有用了!”

  “我想,惩罚你如此倔强的最好方式,就是——让你活着比死还痛苦!”蓝远铮一字一句地说着,脸上带着冷冽残暴的光。

  蓝远铮松开握着金璃汐头发的手,任由疲累至极的她再一次倒在那一片金黄色中。

  风狂乱地刮着,刮起了片片零落的花瓣,金璃汐倒卧在油菜花地里,仿佛被那一层层厚重的花瓣所掩埋。

  花成冢自掩埋,她想就这么死了么?没那么容易!

  蓝远铮站起身来,一双眼里有着阴翳的光,他不会让她就这么死了,她父亲所造的孽与罪恶,而他所有的恨和所有的屈辱,都将由她来偿还!

  金璃汐从眼冒金星的疼痛中清醒过来,她动了动,勉强抬起沉重的身子,恍惚中望去,漫天金黄的光圈中,他幻化成魔,正用窥探而邪恶的目光凝视着她。

  触碰到蓝远铮冷酷而暴戾的眼神,金璃汐不禁缩了缩,想从地上爬起。

  但他的动作更快,还未等金璃汐从地上爬起,蓝远铮已经用鞭子一抽,整片的油菜花瞬间伏落,而摇摇晃晃勉强支撑自己的金璃汐随着花杆又重新跌趴在坚硬的地面上,震得胸口发疼。

  “金大小姐——你,最好说出你妹妹的下落,否则,待我的人马搜出她们的行踪,你们受到的惩罚就远不止现在这些了——”蓝远铮冷冷地说着,抓住金璃汐的长发,将她调转脸面对着他。

  她长大了不少,记得那年远远望见她,她是那么圣洁美丽,让人不敢多抬头望她一眼,只可远观不可亵玩,而如今她却一身褴褛,蓬头垢面,匍匐在他的脚下。

  蓝远铮的嘴角勾起一抹狰狞的笑,世界上有报应吗?那活该金布政使司府的人有此报了!

  他的部下已经替他手刃了仇人,为父亲与母亲报了仇。

  眼下他要做的,就是学着当初金布政使司对付他们苗王一族的残忍手段,斩草除根!

  蓝远铮望着痛苦呻吟的金璃汐,眼里渐渐被仇恨的红雾所弥漫。那年父亲被杀后,母亲被一群汉族男人羞辱致死的那幕又浮现在他的眼前。

  母亲那张美丽脸上痛苦而又羞辱,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哀哀表情,让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忘!

  他睚眦俱裂,发誓他要永远要将这些夺了他家园,杀了他的双亲的汉狗碎尸万段!

  如今,他做到了,他要报仇,他要血债血还!

  金锦!你也有今天!假如你死不瞑目,你就看着今日我怎么报复你的亲生女儿吧!

  蓝远铮阴狠地一笑,伸出手去,拽住了金璃汐的衣襟,猛力一撕,她的红衣应声而裂!

  “啊——你,你要做什么?!”金璃汐连忙护住自己的衣裳,抬眼惊慌而又困惑地看着蓝远铮,眼里有着隐约的泪光,但她忍住了。

  “做什么?!” 蓝远铮冷笑一声,“做我喜欢做的事!”说着,他高大的身体就这么倒下来,直直压住了她!

  “不——走开——走开——”金璃汐全身发抖,拼命挣扎着想要挣脱蓝远铮。

  他太无礼了,但她忘记了自己微弱的力量根本无法和一个充满愤怒的边疆蛮夷苗王相抗衡。

  身下金黄色的花已经被他们交迭着的身体重量碾落,他们的身与头发都沾满了金色的花瓣。

  尽管金璃汐羞愤欲死,拼力反抗,但蓝远铮毫无放弃之意。

  “由得了你么?!”蓝远铮有力的手握住金璃汐的长发,让她无法挣脱他俯下的脸,接着,他冰冷却带着恨意的吻落在她的脸上与脖子,胸口……然后,用力堵住了她的唇!

  红衣被一片片扯开,甩落在空阔的油菜花地里,空气里响彻的是男人的喘息与女人的啜泣声。

  “别碰我——”金璃汐羞恨地用手掩住蓝远铮喷发着灼热气息的嘴,想要捂住他的吻,但她如春葱般的纤手被蓝远铮的大掌抓住,背在了身后。

  金璃汐拼命挣扎着,躲避着蓝远铮放肆而带着恶意的吻,两人不住翻滚纠缠,她在他身下咬他,踢他,捍卫着自己的贞洁。

  终于,被她逮住了一个空隙,她狠狠咬破了蓝远铮的嘴唇!

  蓝远铮停下了动作,眯缝着眼望着金璃汐,她被他冷漠的眼神看得有点害怕,接着,还未等她反应过来,他已经用力扭住了她的下巴!

  金璃汐用手拍打着蓝远铮,不住踢他。但蓝远铮反扭住她的手更加用力,使金璃汐痛得张嘴,尖叫了一声!

  而蓝远铮乘机将依然淌着血的嘴唇覆盖上金璃汐那柔软的唇,强逼着她吞下他腥甜湿热的血液!

  金璃汐喉咙干呕着想吐出来,却被他用力压住,被迫吞下他口里肆意给予她的。

  金璃汐的衣裳已经被蓝远铮扯得七零八落,露出了她光洁的脖颈,白皙的肌肤,他的吻落在她的身上,又吸又吮,在那娇嫩的肌肤上面恶狠狠地烙出了印痕。

  “啊——”金璃汐一声痛叫,蓝远铮狠狠地咬住了她的肩头,她的肩膀上顿时出现一道血红的咬痕。

  “不——”金璃汐痛得面色都变了,她的脸上满是羞辱与震惊的神情。

  “哼——”蓝远铮抬起身来,脱去了自己的上衣,他结实健壮的体魄带着常年被日光曝晒的古铜色,他的胸肌与腹肌有着坚硬的肌肉,在日光下闪着健康的光泽。

  金璃汐失措地涨红了脸,不敢抬头看,她从来没有见过男人的身体。

  趁着蓝远铮脱衣裳的间隙,金璃汐挣扎着从地上爬起,她用手掩住散开的衣襟,想遮掩住若隐若现的胴体,可几乎已经成为碎布条的衣裳掩盖不住她曲线优美的曼妙身体。

  蓝远铮觉察到金璃汐的动静,他抬起头来,看见金璃汐面色惊惶,狼狈万状的神态,他微微一笑,露出了他整齐而洁白的牙齿。

  换作平日里,他这个微笑可谓是充满男性的魅力,但此刻看在金璃汐眼里,却更突显了蓝远铮的嗜血本性,他就像原野里的一匹狼,对着唾手可得的猎物志得意满,胸有成竹。

  金璃汐惊喘一声,转身便奔进了一旁的油菜花丛里,不行,她不能坐以待毙,他真的如世人所传的那般,没有人性,是野兽!

  她必须逃,她要尽所有的力量逃离这个可怕的恶魔!

继续阅读:第三章 诱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娆乱君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