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诱因
姚璎2018-05-07 20:443,547

  而蓝远铮只是站在原地,依旧裸着上身,看着金璃汐在四处奔逃,却不阻止。

  眼前,耳旁,掠过的都是金黄色的光,金璃汐分开一株株油菜花,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支撑着她一步步飞快地向前奔逃。

  黄色的油菜花摩擦着她娇嫩的脸,她披散的秀发时不时被花茎所挂住,金璃汐忙乱地回身,狼狈地一点点扯回自己的长发,继续向前奔跑。

  这片油菜花地实在太大了,她几乎要迷失在这一片无边无际的花海里。

  也不知道在这片金黄色的黑暗里奔跑了多久,金璃汐停住了脚步,她好象望见了这花海的边!

  金璃汐的心中一喜,立刻拂开缠绕着她的花枝,朝着那边缘奔去。

  到了,金璃汐松了一口气,钻出了那一片油菜花地。

  但还未等她平复急剧的呼吸,她的脸刷地一下白了!

  他,蓝远铮,就站在她的前面,叉着双手,好整以暇地等着她!

  金璃汐所站的一片空地,是蓝远铮用刀砍出来的,形成了中空的一个圆圈。

  她不是到了油菜花地的边缘,而是在花海的中心处,是他引诱她到这里的!

  金璃汐颤抖地后退着,想返身再逃,蓝远铮冷冷一笑,“你逃得了么?!”他依旧没有穿着上衣,却也不觉得冷,他一步一步朝着她走过来。

  金璃汐想逃开,但双腿却好象被蓝远铮冰冷的目光钉住了一般,根本挪不动脚。

  蓝远铮还未走到金璃汐的面前,便飞起一脚,将自己脚边的花枝花叶踢起,顿时漫空都飞舞着金黄色的油菜花,落向她的头顶与全身。

  金璃汐几乎要窒息,无法躲避开那漫天漫地的枝叶,她用手掩住了自己的眼,任凭着金黄色的花叶砸落在她的脸上与身上。

  平日看似美丽的花枝,却划伤了她娇嫩的肌肤,她闭着眼睛,无处可逃的无助与绝望充溢着她的身心。

  在满天的黄花雨中,金璃汐也如一棵被摧残的油菜花,破败地倒下,压上她的是一具散发着浓烈热意与恨意的躯体!

  翻滚,碾压,蓝远铮的双手过处,金璃汐身上残存的衣裳应声而裂,先是外衣,接着是里衣,而后是长裙……

  夕阳中,花海里,金璃汐紧闭着双眼,一行热泪不由从眼角滑落,渗入了她如云的发鬓。

  蓝远铮在她身上肆意地放肆,她的美与她的柔软,换不来他怜香惜玉的对待,反而加深了他对她的憎恶之意!

  这么一具柔美的躯体,因为流着金家的血脉,只配得到残酷的对待!

  蓝远铮将她翻转身子,伏在她的背上,在她白皙如缎的脊背烙下属于他的印记……

  夕阳西落,如血;黄花摇曳,如泣。

  ……

  “苗王——”油菜花地外,响起了一声犹豫的呼唤声。

  只有呼呼的风声,并没有人应答。

  “王——”呼唤又响起。禀报的人有点胆怯地朝军师施梓望了一眼。

  施梓颔首,示意士兵再叫。

  这个蓝远铮,什么意思嘛,追了个女人追了那么久,而且还将那女人藏在油菜花地里,也不知道在搞什么名堂。

  施梓带着兄弟们从红日当空等到日落,大家都等心焦了。

  苗王蓝远铮总得给个话,让弟兄们做点什么好安营扎寨下来啊。苗王是铁打的不休息,弟兄们可都累坏了呢。

  “有何事?!”蓝远铮终于从金璃汐的身体上抬起头来,英俊的脸上满是未发泄的情欲。

  “启禀苗王,属下们已经追查到了另两个金府女子的下落——”随身侍卫毕恭毕敬在油菜花地外禀报。没人敢进花海去一探究竟。

  蓝远铮粗糙的手掌在金璃汐娇嫩光滑的肌肤上摩挲,他赤/裸的胸膛紧压着她的脊背,他的喉咙几乎就要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

  她该死的柔软与芳香,他差点把持不住自己。

  蓝远铮凝视着被他压在身下的女人,她双目紧闭,眼角依稀有泪光,但全身僵直,并没有向他求饶,也没有睁开眼看他,仿佛他就是一只野兽,她木然地等待被吞噬。

  金璃汐如木雕的反应惹恼了蓝远铮,他抬起身子,捏住金璃汐的下巴,低声道:“我看你装作若无其事能到几时?!你听听,我的人已经查到你妹妹与奴仆的下落了!”

  金璃汐全身一震,咬住唇的牙齿更深了进去,隐约已经看得见血痕。

  “护卫,你说,在哪里找到她们的下落?”蓝远铮朝着油菜花外沉声发问。

  “她们就躲藏在这座山中,还未来得及逃脱,属下们决定守株待兔,围住山谷,待得她们困守不住,就会自动出来讨饶——”

  “守株待兔?”蓝远铮恶意一笑,看了看身下的女人,缓缓地说:“那要等多久?!”

  “总要那么几日吧——”侍卫低声回答。

  “太慢了——我没有时间等——”蓝远铮说着话,冷漠的眼神掠过金璃汐的脸庞,满意地看见她顿时煞白了小脸。

  “传我的命令下去,准备放火烧山,我就不信,逼不出她们来!”蓝远铮面无表情地下了命令。

  “不——!”金璃汐终于说话了,她抬起眼,看着蓝远铮,眼里有着恳求与哀伤,还藏着一丝自尊与坚忍,“不要,请不要放火烧山!”

  “哦?”蓝远铮望着金璃汐,一双黑亮的眼睛里有着算计与思量,“你也已经是我的阶下囚了,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讲条件?!”

  金璃汐一阵哑然。是的,她有什么资格对他求饶,她的目光游移过他健壮的胸膛,再看看身无寸缕的自己,绝望地重又闭上了眼。

  “不许闭眼,看着我!”蓝远铮命令金璃汐。

  他支起上身,他的目光在她那娇美光滑的身体上逡巡,他思索了片刻,嘴角突然勾起一丝微笑。

  “不放火烧山也可以——”蓝远铮看着金璃汐蓦地睁开了眼,他轻笑了一下,继续说道:“你让她们两个自动出来投降,或许我会饶她们不死——”

  金璃汐的全身颤抖了一下,并没有接蓝远铮的话茬,是的,他也许会饶过她们不死,但他有的是比死还残酷的手段来折磨她们。她就是最好的例子。

  蓝远铮见金璃汐不答话,便道:“你还是那么固执,好吧,今天这么冷,就让咱们放个火来暖暖身子怎么样?!”

  说着,蓝远铮朝花海外喊道:“来人!——”

  “不——求你——”金璃汐情急之下,回转过头抬起身体,抱住了蓝远铮。

  两个人的肌肤再次正面相贴,她颤抖了一下,羞愧地无地自容,而他却露出了一个冷酷自得的微笑。

  “怎么?你舍不得她们,还是舍不得我?”蓝远铮低声在金璃汐耳边说道,嘴里的热气呼在她的脖子上,她的玉颈上起了敏感的小颗粒。

  金璃汐连忙向后倒下,想逃开蓝远铮邪恶的脸庞,但她倒下的同时带着他一起,两人重新又形成了暧昧且亲密的姿势。

  这次连蓝远铮也呼吸不稳,她在他的胸膛前,犹如烈火,在不停炙烤着他。

  “求你,求你放过我妹妹和我的侍女——”金璃汐望着蓝远铮,按捺下了内心的羞辱与愤恨,低声恳求道。

  现在的她已经没有空暇顾及自己的羞耻之心,她要尽所能保护住她的妹妹和阿璞。

  “放了她们?你有什么和我交换的东西?”蓝远铮笑道,眼睛里却一片冰冷。

  “我——我——”金璃汐咬着唇,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可以值得去交换两条命的东西。他却眼尖,看见了金璃汐脖子里挂的玉佩。

  “那是什么?”蓝远铮伸出手去,金璃汐急忙要躲开他,但脖子一痛,那羊脂玉已经被他一把拽下。

  蓝远铮将玉佩放在手中细细端详,那玉石质料上好,温润通透,雕刻着精致的比翼鸟图案,呈半圆形,想来和另一半玉佩是一对。

  “那半只玉佩呢?”蓝远铮问着她。

  金璃汐不吭声,长长的睫毛下却是深深的痛楚与恨意。

  蓝远铮见金璃汐不说话,也不以为意。

  她以为他不知道么,这只玉佩是那个汉人书呆送给她的。

  那年他看见她和那个书呆在金布政使司府里吟诗做对,甚是快乐。用他们汉人的话说,就是一对璧人,心有灵犀,比翼双飞。

  当然,她不会记得他的,那时的他还是满身肮脏、低贱卑微的奴隶,她根本就不屑看他一眼。放眼天下,也只有那位风流倜傥英俊的才子才配得上她。

  而如今,金布政使司府早已经被他铲平,那位富家贵公子也不知逃亡何处。

  她还保留着这块玉佩做什么?有意义么?

  蓝远铮冷笑一声,将玉佩捏在手中,想用力捏碎。

  “不!——”金璃汐扑了上去,一口抱住了蓝远铮的胳膊。

  金璃汐看着蓝远铮手中的那块玉佩,面色苍白,心如刀绞。

  那是倦言哥哥送给她的,是她和他两人相约誓盟的定情信物,而今却要在这个恶魔的手上化为一堆粉末。

  “这个对你来说,很重要么?!”蓝远铮挑眉看着金璃汐,沉吟片刻,竟随手一抛,将手中的玉佩扔了出去,犹如那是块破瓦砾。

  那块身价不菲的玉佩在空中划了个优美的抛物线,掉入了一旁的油菜花丛中。

  金璃汐不敢上前去拣,但在心里记下了玉佩掉落的那个方位。

  她用颤抖着的纤手拼命拉拽着一头乌黑的秀发遮掩住自己的身体,低垂下头,将眼中的眼泪逼了回去。

  她不能在这个恶魔的面前哭泣,她越是软弱,他越是步步紧逼。

  蓝远铮轻轻地拍了拍手,锐利的目光又转回到金璃汐的身上。

  他看着金璃汐羞怯蜷缩在一旁的柔美身体,再看着她天资国色的容颜,邪恶地摸着下巴新生的胡茬,道:“我倒有个主意,不过就看你愿不愿意和我交换条件了——”

继续阅读:第四章 威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娆乱君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