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饱餐
姚璎2018-05-08 09:373,269

  金璃汐注意到蓝远铮异样的神情,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顿时,一抹羞恼的红一直蔓延到她如玉般白皙的脖颈上,遍布红霞。

  金璃汐颤声说道:“不要看我——”

  蓝远铮却冷然一笑,“何必装什么忠贞烈女,你全身上下我什么没看过?”

  他顿了顿,凑在她耳边低声又道:“你什么地方我没摸过?没——吻过?”他的呼吸灼热,眼神暧昧,更加放肆。

  “你,你!”金璃汐羞愤得几乎无地自容,难堪而羞辱的泪花在她的眼眶里打转,她倔强地没有让泪珠滴落出来。

  她紧咬着下唇,喉咙里逸出的颤声,近乎于呜咽。

  金璃汐被蓝远铮一把抱起甩在肩上,轻而易举地扛着她便向他的帐篷走去。

  她倒伏着挂在他的肩膀上,一头长长的秀发垂落,她所瞧见的地面随着他走动而旋转,让她脑部一片混沌,眩晕。

  沿途上,有苗兵卫士见到蓝远铮扛着俘虏,都连忙退让。

  倒挂在蓝远铮肩头,无力抬起身体的金璃汐虚弱疲惫得几近昏厥,她拼尽所有的气力,喘息着问蓝远铮:“你……你……究竟……究竟要,要带我……去哪里?”

  她以为他没有听见,但隐隐约约间,金璃汐还是听见蓝远铮在冷漠地回答她:“带你去给我暖床——”

  不,不!金璃汐在心里拼命地呐喊,焦急得想哭,但她无法发出声来,只能呜呜哽咽。

  一阵疲惫与晕眩袭来,她软软地倒伏在蓝远铮宽阔的肩背上,随着他走动的步伐,渐渐失去了知觉……

  ……

  “醒来——醒醒——”金璃汐的耳边传来低沉而不耐的男人声音。

  可,她却不愿自黑暗的梦境里醒来。

  在梦里,她又回到了那个盛开着茶花的清雅小院落里,梦里有着灵汐、阿璞,她们围着她巧笑嫣然地在院里追逐嬉戏,弹琴作画。

  她们与世无争,怡然自得。

  更有那,英俊儒雅的人,在深情脉脉凝视着她。那是苏倦言哥哥。

  她的手心,依稀有他大掌满握的温度。

  这个梦是如此美好,美得金璃汐在昏沉中含着泪微笑,她不愿意醒来,不愿。

  她只愿自己随着这个美丽的梦永远遁逝而去……

  但却有个霸道且专横的人执拗地偏要将她从甜美的梦强自拉出,要她生生地面对不堪且耻辱的现实,逃也不能逃。

  蓝远铮蹙着剑眉望着昏迷中的金璃汐,一番不耐的催促与呼唤过后,他看到她的长睫毛眨了眨,但身子依旧不动。

  蓝远铮冷哼一声,道:“你要是再不醒来,我立刻就在此要了你!”

  他的话一出,果然,他满意地看到了金璃汐颤动着一双长长睫毛,惶然地睁开了眼眸。

  刚刚醒来,她朦胧的水眸里有着光,如雾,盛满了深深的哀伤与恳求,楚楚可怜,让人心疼。

  蓝远铮捏着金璃汐下巴的手一顿,他的心猛地跳动了一下,粗糙且修长的手指在她光滑的下颚轻柔地滑动,不由抚上了她白皙的脸庞。

  不,他不能心软!电光火石间,蓝远铮猛地收摄住了心神,收回了手。

  蓝远铮俯首在金璃汐上方,冷冽道:“醒了么?你还真听话,金大小姐——”

  金璃汐面色苍白,畏缩地动了动,她发觉自己双臂的绳索已经被解开,但手臂麻木酸痛不堪。

  她是在帐篷内一张简易的床榻上。

  环顾四周,四周简朴但充满王者风范的摆设,让她明白了这是蓝远铮居住的帐篷。

  而她身下,躺的正是他的床。

  金璃汐尽量将身体蜷缩成一团,想避开蓝远铮俯在她上方庞大而宽阔的身躯。

  她以为蓝远铮会像座大山一般压下来,压在她身上,但蓝远铮并没有作任何举动,他直起身子,坐在床榻边,转过头对她说道:“起来吃饭——”

  金璃汐愣愣地看着蓝远铮,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蓝远铮嘲讽地勾起线条优美的嘴角,道:“难道你要我跪下来求你说大小姐,请您用膳么?”

  金璃汐这才稍稍回过神,她随着蓝远铮的视线望向一旁的几案,干净且简约的案桌上摆着几道吃食,阵阵食物的香气扑入金璃汐的鼻端。

  见着金璃汐不动,蓝远铮又道:“发什么愣?怎么,嫌我们苗民的伙食不好?”

  “当然,这些粗陋的饮食定是远比不上金布政使司府邸的珍馐佳肴——你若是嫌弃,那我叫人收走好了——”蓝远铮说着,站起身来,想让人把食物撤走。

  “我,我吃——”金璃汐出了声,羞红了一张俏脸,她听到自己的肚子里已经开始传出了咕咕的叫声。

  多日奔波逃亡,路上她和灵汐、阿璞风餐露宿,几乎没有吃过什么东西。

  她已经记不清楚,有多久没有饱餐过一顿了。

  ……

  饭菜很简单,只有一个洋芋竹筒饭,云腿金瓜和烤牛肝菌。

  也许是饿极了,金璃汐吃得无比香甜。

  即使沦落为阶下囚,狼狈万状,但她依旧清秀娴静,动作优雅,她低着头吃着洋芋竹筒饭,不发出一点声音。

  桌案上的“云腿金瓜”艳红与金黄的搭配,在淡淡光线下显得格外引人食欲。

  最美妙的是它的滋味,云南宣威火腿的丰腴与熏香浸入南瓜的软糯与清甜,回味悠长。

  烤牛肝菌散发着浓郁的香气,吃起来则有种吃荤菜的感觉。

  这些菜是行走在茶马古道上的马帮常吃的菜式,因为火腿与南瓜都是易于储存的食物。

  在他们由滇入藏的漫漫行程中,吃到这样温暖和热烈的菜,多少也是一些远离家人的慰藉吧。

  金璃汐连一粒米饭都不曾剩下。

  一来她是饿了,二来她也没有浪费习惯。

  尽管她是金布政使家的小姐,但她平日也是奉行勤俭度日,不得铺张浪费的习性。

  金璃汐放下筷子,接收到一直坐在旁侧,看着她用餐蓝远铮的目光,只觉得脸上有些燥热。

  他又该嘲笑她了,她饿昏了,是那般没有大家闺秀的风范。

  蓝远铮的眼神咄咄逼人,又带着若有所思,让金璃汐困窘得身上微微发热。

  蓝远铮出声了,“吃饱了么?”

  金璃汐有些羞涩地点了点头。

  蓝远铮不再说话,他拍了拍手,顿时,帐外进来了两个苗兵侍从。

  两个侍从抬着一个冒着热气的木桶进来。

  蓝远铮颔首示意他们将桶放下,随后让他们退下。

  “你更衣沐浴吧——”蓝远铮轻描淡写地说道,他站起身来,翻出了一迭男子衣物。

  “把你身上的破布换下来——”蓝远铮望着金璃汐说道。

  金璃汐惶惑地站了起来,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衣裳,不由羞红了脸。

  她身上只着那件被撕成布条的红衣,丝毫不能挡住她身体的春光。

  由于帐篷里生着炉火,温暖如春,所以金璃汐竟浑然忘记了自己原是这副模样。

  难怪蓝远铮要那般盯着她了,金璃汐脸上直发烫,她后知后觉地想用手遮掩住自己裸/露的地方,蓝远铮嗤笑一声,“你有遮挡的必要么?我什么都看过了——”

  金璃汐闻言低垂着头,羞愤难当,却又不知道该反驳他什么话,只是一意羞窘。

  蓝远铮英俊的脸上掠过一丝不耐,道:“快沐浴更衣,然后过来伺候我!别让我等你太久——我没什么耐性——”说着,倾身上前便要帮金璃汐脱去身上的衣裳。

  “不,你——”金璃汐花容失色,用手掩住自己的衣襟,不让蓝远铮靠近。

  但金璃汐纤弱的身体哪抵挡得住蓝远铮的用力,他三下五除二,彻底将她身上的遮蔽物清除干净,然后抱起她,将她放入了水桶中!

  “蓝远铮——你!你放开我!”全身光裸的金璃汐拼命扭动着身体,不让蓝远铮的大手触碰到她。

  她猛烈挣扎的动作激起了木桶里的水花,将蓝远铮的上衣也弄湿了。

  金璃汐蜷缩在木桶里,尽力想将自己藏在温热的水里。

  但水很清,可以清楚看见她魅惑众生。

  蓝远铮定定望着金璃汐,有力的大手牢牢地锁住了金璃汐的身子,他用手托住了金璃汐的后脑,定定地看她。

  突然,他猛地凑过脸去,把炽热的唇贴在了她柔软的唇上!

  “唔——不——”金璃汐还未喊出的声音淹没在蓝远铮的唇舌间……

  隔着蓝远铮湿透的单薄衣衫,金璃汐能感觉到他结实强健的身体。

  这是一个年轻男人的身体,他的身上正源源不断地传过来越来越滚烫的热量。

  金璃汐跌坐在木桶里,一头秀发也全浸湿了,披散在她的肩上。

  经过今日油菜花地里的掠夺,金璃汐很明白蓝远铮此刻想对她做什么,她的纤手握成拳头,不住捶打着蓝远铮健厚的肩背。

  但她的反抗对蓝远铮来说,如同瘙痒,根本不能推开他半分。

  紧抱在一起,全身湿淋淋的两人,不住挣扎撕打。

  突然,砰地一声,不堪重负的木桶轰然倒地,清水奔流而出!

继续阅读:第十章 猎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娆乱君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