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撩拨
姚璎2018-05-07 20:523,078

  金璃汐实在太渴了,嘴唇都已经皲裂起了皮。

  清冽甘甜的泉水入了口,金璃汐不停地喝着水,水从水囊口旁漏下,淋湿了她的前襟,但金璃汐惘然未觉。她喝得太急,竟呛了出来。

  蓝礼央看着狼狈窘迫的金璃汐,心里一酸。

  他犹豫了一下,伸出手替金璃汐拍着背,说:“大小姐,你别这么急,没人和你抢水喝的。”

  金璃汐喝下足够的水,方才缓过神来,她那双美丽的水眸里又恢复了几许灵动的光彩。

  她望着蓝礼央,感激地一笑,笑容里却空洞,而且悲哀。

  金璃汐的礼貌与疏远让蓝礼央感到有点失落,他靠近了金璃汐,急切地问道:“大小姐,难道您真的不记得我了么?”

  金璃汐睁大了眼睛,打量着面前一脸急切的少年,半晌,她还是歉意地一笑。她不记得她救过这个心地善良的小少年。

  在金璃汐的心里,惟有一个少年的身影如烙铁般深刻,因为他是她的梦魇,是她的劫数。

  可是,那个如恶魔般的少年,却不是眼前这个眉清目秀的小阿哥。

  “那年是你救了我,还给我盘缠,我才不至于饿死在逃荒的路上……你难道都忘了吗?”蓝礼央急促地问道,紧紧盯着金璃汐那张无尘美丽的脸。

  金璃汐蹙起秀眉仔细地想了想,再回头望着蓝礼央,还是带着一丝茫然的神情。

  蓝礼央沉默了,小小的心灵感到有一点失望,但他随即一想,也是,金小姐救助过的人那么多,那时的他只是个不起眼的小孩子,她认不出也是正常的。

  虽然有点失落,不过蓝礼央还是精心照顾着这个恩人俘虏。

  蓝礼央见四下无人,将自己怀中藏着的干粮掏出,递给金璃汐,“小姐,你吃不惯烤肉,就吃点干粮吧——”

  金璃汐连忙摇头,她动了动身子,声音沙哑地说:“不,我不能吃你的……东西……”

  她已经万分感谢这个小少年的善意,如何再去剥夺他本就少得可怜的口粮?

  金璃汐想摆手,却发觉自己的双臂已经被牢牢地捆住,她挣扎着,低声道:“你,你快离我远点,免得被人看到,你要受惩罚的——”

  金璃汐十分清楚自己的俘虏身份只会牵连了蓝礼央。

  “不,我不怕,我替你解开绳索——”蓝礼央说着,凑上前去,就要帮金璃汐解开绳子。

  “不,别,——”金璃汐连忙向后缩,这孩子这么为了她,只怕会给他带来厄运,她不能拖累了这个善心的孩子。

  “无妨——等你吃过东西,我再帮你绑上——”蓝礼央说着,低头准备替金璃汐解开绳索,但就在他低头的一刹那,却发现地上多了一条黑影!

  蓝礼央抬起头来,只见金璃汐一双眼紧紧盯着他的身后,那张俏脸已如纸样白!

  蓝礼央立刻顿住了手,心里一抽,他胆战心惊地回过头来,却见他的身后立有一条黑色的人影,似乎已站了很久,将先前的一切都看在眼里。

  月光,将那人本就修长的身影拉得更细长,那人面无表情,一双狭长俊秀的眼睛里有着冷冷的光。风摇曳着树影,将那人英俊脸庞的轮廓映衬得忽明忽暗。

  “苗,苗王——”蓝礼央一个激灵,连忙站起身来,想了想,又立刻跪下,他弯下小小的身体,匍匐在地,颤声说道:“爷,我……我……求爷饶恕礼央——”

  蓝远铮冷然道:“蓝礼央,你知错了么?”

  “知,知错——”蓝礼央跪在地上,开始重重磕起头来,“爷,爷——求爷宽恕——”

  蓝远铮居高临下望着地上的两人,半晌,才道:“蓝礼央,你该明白,是谁害得你一家流离失所,是谁害得你早失双亲?!如今你不惜违背我的命令,就是为了救她——我们共同仇恨的汉人么?!”

  蓝远铮冷冷的眼在金璃汐憔悴的脸上逡巡,果然是祸水,连这么小的孩子都肯为她违反军令。

  “礼央知晓,礼央知错了,爷——礼央知道不该违背爷的命令,可是,可是——金小姐也是礼央的救命恩人,礼央不忍……不忍……”蓝礼央面色苍白,不住磕头。

  “不忍?你对别人不忍,别人可曾对你心软过?!”蓝远铮淡笑一声,“你和我一样,在走投无路,惨遭灭顶的时候,谁会为我们不忍?!这个世道是残酷的,你对别人心软,别人就会对着你的心口捅上一刀!”

  蓝远铮俯首看着金璃汐,淡淡道:“你说是不是,金大小姐?!”

  金璃汐面色惨淡,别开了脸,不看这个冷血的男人。

  蓝礼央听着蓝远铮的斥责,大气不敢出一声,只是惭愧地匍匐在地上。

  苗王对他有再造之恩,尽管他想对金璃汐报恩,但军令如山,他甘愿受罚。

  “爷,礼央愧对爷的信任,请爷惩罚礼央——”蓝礼央呐呐道。

  “你明白犯了什么错就好,此事关系到我们马帮纪律,即使你还未成人,但既到了我们苗军队伍中,一概视为马帮军,所以犯了错,一概以谋叛罪论处!”

  “礼央甘愿受罚,毫无怨言——”蓝礼央磕头认罪,一行热泪顺着他清秀的脸上滑下。

  “不——不关这孩子的事——是我,我——”金璃汐背负着双手,在地上爬动,想为蓝礼央开脱罪名。

  但蓝远铮冷然站着,并不说话,他的手一挥,蓝翼鑫已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将蓝礼央拖下,进行鞭苔之刑去了。

  蓝翼鑫拖起蓝礼央瘦小的身子,在从后面环抱接触到这孩子的身体时,蓝翼鑫竟然手一抖,黑暗里他蓦地睁大了眼!

  但只是一刹那,蓝翼鑫又恢复了镇静,面不改色地将蓝礼央拖走。

  蓝礼央在被拖走之前望了金璃汐一眼,眼里有着无能为力的歉意与愧疚。

  “对不起——是我害了你——”金璃汐充满痛楚地闭上了眼,再睁开来,竟然对上的是蓝远铮那双闪着寒光的眼睛!不知什么时候,他蹲下身来,正在冷冷地观察打量着她。

  金璃汐全身蜷缩成一团,被蓝远铮放肆而带着恶意的目光看得发凉。

  “这么小的孩子,你都不放过么?”蓝远铮轻描淡写地问道。

  金璃汐没有回答,她已经慢慢习惯了这个男人用如此这般居高临下,带着恶意揣测的眼神看她。她如今是他的俘虏,她不想作任何无谓的反抗。

  金璃汐知道,此刻眼前的男人若是想杀了她,犹如踩死一只蚂蚁那般,丝毫不费吹灰之力。

  她不想惹怒他,她还想苟延残喘,坚持到倦言哥哥来解救她的那一天。

  可是,那一天能来临么?!

  金璃汐倒在地上,散乱的秀发盖住了她的脸,她在一片黑暗中暗自流泪……

  坚硬的地面是冰冷的,她的身子是冰凉的,而她的心成冰,也如死水,看不到任何希望。

  蓝远铮见金璃汐不语,他伸出手,拂开了金璃汐脸上的乱发,却看见了她脸上滑过的泪痕。

  蓝远铮笑了一声,道:“我还未斥责你什么,你就如此受不了?那往后,咱们在一起的日子还长着呢,你岂不是会哭死?!”他说话的语调很轻松,却让金璃汐深深打了个寒战。

  金璃汐抬起眼,强自镇定的眼神里有着惶恐与惊惧。

  果然,蓝远铮俯下身去,一把将金璃汐从地上抱了起来,她在他怀抱里显得轻若无物。

  “你,你要干什么?带,带我去哪?!”金璃汐惶恐地问道,今日里他强占她的那可怕的画面又出现在她脑海里,让她惊慌失措。

  “你忘了么?你曾答应过我什么?”蓝远铮没有立刻回答她,只是眯缝着眼看着怀里的女人。

  蓝远铮单手抱着金璃汐柔软的躯体,另一只手开始有意无意地圈住她的纤腰,动作轻佻而放肆。

  “你!”金璃汐开始挣扎着,想从蓝远铮怀抱里挣脱出来,但她双手被缚,全身更是疲倦地没有一丝气力,她急切的扭动,只是让自己柔软的身体更加贴近了蓝远铮。

  蓝远铮清晰地感觉到金璃汐的躯体所产生的波动,他近距离看着金璃汐羞红的脸庞,与她因愠怒而越发盈亮的眼眸。

  他的视线下移,落在金璃汐方才喝水时不小心被浸湿的前襟上。

  金璃汐身上原先披着的外袍早已被甩落在地上,由于她的双手被反剪,她的前胸向着他仰起。

  湿透的衣襟紧贴在金璃汐的胸上,隔着单薄的布料可以看见她身体轮廓。

  蓝远铮眼神一凝,一时间竟无法将自己的视线移开。

继续阅读:第九章 饱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娆乱君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