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誓言
姚璎2019-11-13 16:253,826

  林中的夜总是很静谧。

  无人知晓苗王的帐篷里曾有过什么样的出人意料的动静。

  天快亮时,原先宁静的林中却突然起了一阵骚动。

  半晌过后,马帮师爷施梓一脸兴奋状,他兴冲冲地跑到蓝远铮的帐营前,想向苗王报个喜讯。

  但离蓝远铮帐营还有二丈距离,施梓就被人拦了下来。

  施梓没声好气,不满地问着蓝翼鑫道:“你挡我路作甚?!我有要事禀报苗王——”

  蓝翼鑫轻咳两声,道:“爷正歇息——不方便见你——”

  “我这是重要的事情——别挡着我——”施梓说着,执迷不悟地绕过蓝翼鑫就要往前去。

  “咳咳——狮子,你——我劝你还是别去打扰爷的雅兴——”无论施梓如何绕,蓝翼鑫高大的身形总是拦在了施梓的前头。

  “喂!大猩猩,你又犯固执病了——我为何不能进——”施梓冲着蓝翼鑫叫喊,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的声音立刻低了下来,“爷——不是一个人在里面?!”

  蓝翼鑫的眼望向前方,有点不自然地颔首。

  “不会又是和那个金家大小姐吧?”施梓小声嘟囔着,顺便竖起耳朵隔空听着帐篷内的动静。

  “狮子,你快些歇下吧——”蓝翼鑫看着施梓探头探脑的鬼样子,叹口气,想将他驱赶回去安歇,这狮子,大半夜不睡,大早上的又发什么疯。

  “我真的有事——”施梓正色道,他借着微亮的天光,盯着蓝翼鑫瞧。

  突然施梓好象发现了什么新奇的事物,叫出声来:“大猩猩,你的脸为何如此这般的红?你发热了么?”说着,他探手上前,就要摸上蓝翼鑫的额头。

  蓝翼鑫连忙偏头,避开施梓的狼爪,他那张充满英气的脸上有一丝不自然。

  其实,与施梓猜想的不同,蓝翼鑫脸上可疑的红与高烧无关,与一个孩子有关。

  但蓝翼鑫不能说,打死他也不说。

  “我,我哪有什么事——”蓝翼鑫垂着头看着地上的脚说道,神情竟然有点忸怩。

  施梓瞧着蓝翼鑫半晌,突然猛地拍了一下蓝翼鑫的肩膀,作恍然大悟状,“蓝翼鑫,你干坏事了吧?说!是不是偷听咱爷的墙角去了?!”

  说着,施梓凑耳到蓝翼鑫跟前,悄声问道:“太火辣了,让你受不住了吧,你的脸竟然这么红?”他一脸的坏笑。

  “你个狮子,胡说八道些什么!”蓝翼鑫俊脸更红,他瞪着施梓,“你究竟有什么事,有事就禀告,无事快滚蛋!”

  “哎哎,看看,生气了!大猩猩你和爷一样,什么都好,就是脾气不好——”施梓摸摸鼻子,神秘地冲着蓝翼鑫道:“告诉你猩猩,咱们的人逮到另外一条金府的漏网之鱼了!”

  “哦,是么?!”蓝翼鑫有点意外,“是金家二小姐么?”

  “不是,是服侍金家两位小姐的小丫头——”施梓焦躁地摸了摸头,“那个臭丫头,脾气也很倔强,被我们逮住了也不怕死,还一直口口声声嚷嚷着要见她家的大小姐——真是吵死人了——”

  是呀,那个叫上官璞的臭丫头不仅呱噪,而且还很刁蛮与泼辣耶!

  施梓又不禁烦躁地摸摸自己高挺的鼻梁,他困惑地问着蓝翼鑫,“大猩猩,我是不是长着一脸坏人相?!”

  蓝翼鑫认真仔细地打量着施梓,半晌才点头道:“恩,是长得有点不像好人——”

  “什么!我——”施梓气结,道:“我虽比不上貌似潘安,但好歹也是一表人材——怎么你们个个都说我不像好人,真是不识货!不识货!”

  蓝翼鑫忍笑望着施梓,道:“你受什么刺激了么?哪来的这一大堆牢骚?”

  施梓闭嘴不答。

  施梓在半夜闻说士兵们终于逮住了金布政使司府中的漏网之鱼,兴致勃勃地前去看个究竟。

  他刚看到树下有一团被绑成粽子般的小小黑影,他还未说话呢,那团黑影子就冲着他嚷嚷起来:“是你!那个大色狼!你把我们小姐抓到哪里去啦?!”

  施梓定睛一看,才发觉原来是个眼睛大大的黄毛小丫头,小巧玲珑满脸稚气。

  还怪眼熟的。

  一旁早有苗兵呵斥那丫头,“不得无礼!施梓大人是我们队伍的军师——”

  施梓走近前,认出了那丫头是那日他在寺庙中见到的陪伴金家两位小姐去烧香的小丫鬟。

  “什么?原来你竟然叫虱子,果然人如其名——”那丫头望着施梓,“我早看出你不是个好人,老是嬉皮笑脸的,一副色迷迷的样儿——”

  “我,你——”一向能言善辨的施梓在这牙尖嘴利的丫头面前,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快告诉我,你们把我家大小姐押在哪里了?”上官璞叫道,随后点着下颚,示意施梓凑到她跟前,“快说,否则我就把你那天干的好事抖出来——”她低声威胁着施梓。

  “你这丫头!我,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我,我才不怕你——”施梓梗着个脖子嘴硬道。

  “那好,那我就告诉大家,那天你这个师爷到底出了什么糗——来——”,上官璞刚出声,便被施梓一把掩住了嘴,“不许说!”

  “唔——就——说,我就说!”上官璞的声音硬是从施梓的大掌里逸出,她瞪着施梓,而施梓也狠狠瞪着她,两人如斗红眼的公鸡般对峙。

  “你等着!我把你家小姐给叫来!”施梓终于先投降,他放松了手,这丫头的唇好软,脸很嫩,他的手心里传过一阵麻麻的酥痒。

  完了,他果然是个色鬼,满脑子的胡思乱想。发现了自己的劣根性,施梓有点沮丧。

  “我想向苗王禀报,抓到了金家大小姐的随身丫鬟——”施梓苦着脸对蓝翼鑫说道。

  “可是,可是,我也不知道咱爷醒了没有——”蓝翼鑫有点脸红,昨晚不是他故意要偷听的,帐篷里传出的动静可是很响的,不过到了最后,竟一点声音都没有。

  现在,爷估计是累坏了吧。

  “那,那我在这里等着,等爷醒来吧——”施梓说着,叹了一口气。在这等着总比回到树林中见到那小丫头要强些。

  谁让他有把柄抓在她手上!施梓恨得牙痒痒。

  “出了什么事情?”从不远处的帐篷里传出了蓝远铮特有的低沉而有威严的声音。

  蓝远铮早已醒了,确切地说,他一夜无眠。

  蓝远铮翻了个身,从床榻上,坐起身来,借着淡淡的天光看见了畏缩在床榻角落里的那个纤弱人影。

  哼,她睡得倒挺香!

  蓝远铮穿上长裤,想倾身上前,将金璃汐抓起来摇醒。

  昨晚她踢完他之后,面对着他的滔天怒火,她畏惧得一言不发。

  即使他冲着她暴跳如雷地怒吼,她也不吭声,一直蜷缩在床榻的角落里。

  直到,直到她悄然睡着了。

  是的,就是这个敢踢他下身,差点害他不举的罪魁祸首,竟然敢在他训斥她胆大妄为的时候——睡着了!而且还裹着他暖和的被子!

  蓝远铮差点没将金璃汐卷成一团,连锦被带人一块儿扔出去!

  但他顾不上。

  由于下身遭受到突如其来的暴力顽抗,他吸着气,等待着那剧痛过去。

  蓝远铮伏在床榻上,在自己不住声的诅咒中,恼怒得几乎无法入睡!

  清晨的时候,他刚稍有睡意,就听到施梓在帐篷外与蓝翼鑫在窃窃私语。

  蓝远铮很烦,他坐起身来,出声问他两个属下何事嘀嘀咕咕。

  同时他转头,准备将熟睡中的金璃汐抓过来一顿痛揍,她简直要破了他从来不打女人的惯例。

  他也有起床气的,尤其他尊贵的“二弟”遭受了她那么野蛮的暴力之后!

  他的手在她的被子上停住了。

  紧裹着锦被的金璃汐微露香肩,正昏昏睡着。

  她娥眉紧蹙,哭得微肿的眼皮红红的,似乎沾染上了一层胭脂,让她清丽如雪的脸庞带上了一种妖娆的美。

  她的红唇微启,似欲与谁诉说自己的委屈,又似张唇企求谁的安慰,呵气如兰,气息芬芳,让一旁看着她的冷酷男人有一丝的犹豫。

  似乎感觉到了一道陌生的视线在窥探,疲惫入睡的金璃汐猛地惊醒过来,如惊弓之鸟般,她蓦地睁开了如水般的眸子,首先看到的,便是一脸严肃的蓝远铮。

  两人的视线对视,金璃汐有点仓皇地紧握着胸口的被子,纤细柔美的身子不断往后缩。可她已经无法再后退,再退她就要上墙了。

  蓝远铮凝望着她,冰冷的眼眸里闪过一抹难以琢磨的眼神。

  帐篷外传来了施梓如释重负的禀报声:“启禀苗王,兄弟们抓到了金府的小丫鬟!”

  蓝远铮闻言还未出声,就听见金璃汐倒抽了一口气,俏脸已经刷地一声白了。

  她勉力克制住自己的颤抖,但紧抓着被子的纤手却泄露了她内心的震惊与紧张。

  “施梓前来禀报苗王该如何处置这个逃犯——”施梓在帐篷外恭敬地请示道。

  “拖出去——杀了——”从蓝远铮薄唇里吐出几个不带感情的冰冷字眼。

  “不!别!——”金璃汐扑到蓝远铮的背后,颤声求他。

  “不杀,留着何用?”蓝远铮冷冷地回眸,望着金璃汐,“或许,你想拿什么来换她一条命?!”

  “我——我——”金璃汐低首,正彷徨自己毫无砝码去换上官璞一条命,却听得蓝远铮冷冷的声音响起:“一个誓言——”

  “什,什么?——”金璃汐抬起眼,有点惶惑地问道。

  蓝远铮道:“我要你发誓,永远当我的奴隶,永远只能匍匐在我的脚下,没有我的允许,你永远不得离开苗寨马帮一步!”

  “你做得到么?!你丫头的命就握在你的掌心,就看你愿不愿意救她了——”蓝远铮看着金璃汐苍白无血色的脸,轻描淡写地说道。

  他知道她会答应的。

  她一直是个软心肠的烂好人,他一直都知道。

  一,二,三……蓝远铮在心里默数。

  果然数到三时,蓝远铮听到了金璃汐微弱但肯定的回答,“我,我愿意——我愿意永远留在苗寨,永远不再离开——”

  不知为什么,蓝远铮听到金璃汐的这句承诺,他的心中竟然有一团小小的喜火花,在微微闪亮冒着光。

  他的心,竟有一丝雀跃。

  他背对着她,连自己也没有发觉,自己的嘴角竟然微微有点上扬。

  敏锐的蓝远铮也感受到了自己的不正常,为了掩盖自己异样的情绪,他轻咳两声,坐在床沿,依旧赤裸着结实的上身,对着身后的女人冷冷地说道:“过来,抱着我——”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 顽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娆乱君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