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独占
姚璎2018-05-12 08:103,873

  果然,帐篷内,意乱情迷中的蓝远铮被施梓的呐喊声惊醒了过来。

  帐篷外的属下们正等着他回话呢。

  蓝远铮身体一顿,生生让自己停下了所有动作。

  他望着身下满面绯红,眼角还带着泪的女人,低低诅咒了一声,将脸埋进她的颈窝里。

  他的整个身体趴在金璃汐的身上,他的脸贴着她脉动的颈项,她鬓边的秀发柔软地摩挲着他,让他的心在瞬间有一种放松了的感觉。

  他放柔了动作吻她,虽然她一点热情的响应也没有,但也影响不了他对她身体的兴趣。

  蓝远铮眷恋地呼吸着金璃汐身体的幽香,真不想就这么起身。

  但蓝远铮还是放开了金璃汐,他直起身来,平复着自己粗喘的呼吸。

  半晌,蓝远铮站起身,穿好衣裳,站在帐篷边,他回头看着金璃汐,“你,可以再休息一会儿——我蓝远铮一诺千金,既应承过的事,便不会忘——”

  他的视线停留在她绯红的脸上,顿了顿,又道:“至于你答应过我的事,我希望你会永远遵守你的诺言——”

  说着,蓝远铮转身撩开帐帘,弯身走了出去。

  金璃汐看着蓝远铮高大的身影出了帐篷,她从床榻上撑起纤弱而颤抖的手臂,娇躯晃了晃,无力地靠在了一旁的床头上。

  身上微微有凉意,金璃汐低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锦被已经完全滑落下来,她的身体正毫无遮蔽地暴露在清冷的空气中。

  她洁白光滑的躯体上带着几许新鲜的淤紫吻痕。

  分布在她躯体的敏感之处,鲜艳,撩人。

  呆怔了半天,她伸出纤手,茫然地抚弄着自己红肿饱满的唇。

  她心跳未平的身子,竟有些发软。

  ……

  “你抓的人在哪?”蓝远铮冷然地问着施梓。

  “就在树林那里呢——”施梓连忙回话。

  蓝远铮不语,俊脸无表情,迈开矫健的步伐便穿过灌木丛,径直走向前面的树林,施梓与蓝翼鑫赶忙跟了上去。

  “你们放开我——我要见我家大小姐!你们把她藏到哪里去了?!”上官璞睁着大眼,怒问着将她捆绑起来的苗兵,又吼道:“你们那只缩头师爷呢?!”

  苗兵们围着这个小丫头只是笑,谁也没去接她的下茬,不过在这丫头嘴里听到军师施梓的大名时,都不禁偷笑。

  平日里也算威风凛凛的狮子师爷,竟被那小丫头骂成小咩咩的缩头龟,啧啧,这丫头也恁大胆了些。

  于是当施梓带着苗王蓝远铮到树林里时,听见的便是那小丫头在口没遮拦地臭骂他。

  施梓那张虽不算绝顶英俊,但充满了男人魅力的脸顿时就绿了。

  她没说吧?没说他那些糗事吧?!施梓阴沉着脸,几乎没有扑上去,掩住那个小姑娘的嘴,再将她拖到旁边的林子里痛揍一顿屁股!

  恩恩,不能揍屁股,男女有别,还是,还是打她的脸好了!

  不过,她,她的脸如春花般娇艳,他估计也下不去手。施梓很是作难。

  没等施梓从内心的挣扎中解脱出来,蓝远铮已缓步向前,问那小丫头:“你就是服侍金家两位小姐的丫鬟么?!”他的声音不大,但充满了威慑力。

  上官璞乍见着英气逼人的蓝远铮,不由有点畏惧地往后缩了缩,这个男人她认识,不就是那个一刀便将金布政使司府顽抗的家丁砍下头来的苗王么!

  尽管畏惧,但一想到生死未卜的大小姐,上官璞还是壮起胆子应道:“是,我是!我家大小姐呢,你们把她怎么样了?”她的声音里充满了焦虑与惶恐。

  天可怜见,看在大小姐平日里菩萨心肠,救人无数的份上,请保佑大小姐平安无事吧。

  蓝远铮锐利的目光停留在上官璞的脸上片刻,并没有回答上官璞的问话,只是转头问着身边的侍从道:“你们是如何抓到这丫头的?”

  一个苗兵上前必恭必敬地回答道:“启禀苗王,属下们昨夜在巡山之时,发现了这个丫头独自一人在野地里徘徊,于是便将她逮住,押了回来。”

  “哦,是么?!”蓝远铮望向上官璞,思索片刻道:“为何只你一人?随你一起逃亡的二小姐呢?”

  上官璞闭紧了嘴,并不答话。

  蓝远铮看着她半晌,才缓缓道:“你家二小姐已经逃远了,对么?”

  上官璞依旧不答话,但那张粉嫩的俏脸上闪过一丝被说中的惊慌。

  蓝远铮顿了顿,又问她:“你为何不随着二小姐逃走?你是特意回头来找你家大小姐的?”

  上官璞咬着下唇,不说话,但那双大眼里已经蒙上了一层泪雾,她极力抑制着自己的眼泪,只是哽咽道:“我,我家大小姐呢?我要找她——”

  “看不出这黄毛丫头倒是挺忠心护主的——竟然傻到自己回头来与主人一起送死——”施梓低声对着蓝翼鑫道,同时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蓝翼鑫点了点头,“金家大小姐确也是个好人——就是咱爷——”说着,看了一眼蓝远铮,表情复杂。

  “爷——这丫头该如何处置?”施梓问着蓝远铮,又道:“要将她押起来么?还是送入营帐给弟兄们当礼物?”

  营帐?!那不是要被送去当军妓么?!上官璞差点晕厥过去。

  看到上官璞惊慌的俏脸,施梓在心里发笑,对的,他是不怀好意的,他要报仇。

  虽然施梓知道只要他开口,蓝远铮一定会将这丫头赏了他。

  但他就是要吓吓上官璞,谁叫她对他如此不敬,满口虱子虱子的乱叫,他要煞煞她的威风。

  蓝远铮蹙起剑眉,正在思索,却听得一声清脆如出谷百灵鸟的声音响起,“不能将她送去营帐!——”

  密林里奔出了一条纤细的人影,穿过人墙,直奔上前,一把将上官璞抱住,将她挡在身后!

  “大小姐——!!”上官璞定睛看去,惊呼一声,随之泪盈满眶。

  金璃汐转头望着上官璞,主仆二人相对泪眼,不由哽咽出声。

  方才上官璞与众人的对话也听在金璃汐的耳中,她含着泪嗔怪着上官璞,“傻阿璞,你为什么还要回头来找我——”

  上官璞再也忍不住,哇地一声哭出声来:“大小姐,我,我舍不得你——舍不得啊——”

  从小到大,上官璞都一直陪伴在金璃汐的身边,不曾离开半步,情同姐妹。

  眼看着二小姐金灵汐被好心的人救走,上官璞放下了心头的大石头,她总算没有辜负大小姐的重托。

  但上官璞实在不放心身无缚鸡之力的大小姐,于是放弃了随二小姐逃生的机会,重新返回来寻找大小姐。

  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好了!

  上官璞将头靠在金璃汐的肩头,流着激动与喜悦的泪水。太好了,大小姐竟没死!她还活着!

  上官璞哭了一会儿,才抬眼仔细观察着金璃汐,看小姐是否毫发未伤,否则她要和这些苗夷拼了!

  只见金璃汐身穿极不合身的苗家男装,头缠布帕。她长长的青丝盘了起来,藏在布帕下,穿着对襟衣,衣袖长而小,裤简短而大,还包着青色裹腿。

  活脱脱就是个俊俏的苗家小伙子。

  上官璞先放下半颗心来,看样子小姐没有遭到过什么非人的折磨,简直就是不幸之中的万幸。

  她不知道,为了她和金灵汐的安危,金璃汐早已经将自己卖了,卖给了那个英俊而残暴的苗族男人!

  金璃汐忍住眼泪,用手护着上官璞,看着蓝远铮,极力保持着镇静和他谈判,“你答应过我的,将会放她们一条生路——希望,希望你不会食言——”

  和蓝远铮曾经发生过那些令人难以启齿的羞赧的事,金璃汐简直都不敢和他对视。但为了阿璞,她还是鼓足勇气面对着蓝远铮。

  蓝远铮沉默了片刻,他那双黑亮的眼睛盯着金璃汐半晌,直看得金璃汐羞红了脸低垂下眼帘,他才收回目光。

  蓝远铮吩咐着身边的苗兵,“把这丫头身上的绳索松了,——以后叫她跟着蓝礼央,给他打下手,帮忙做马帮队伍的伙食——”

  “是!”有人过来给上官璞松了绑,上官璞欢喜地牵拉着金璃汐的纤手,只要能和大小姐重新在一起,吃再大的苦,受再大的苦她都不怕。

  但蓝远铮的眼光落在低垂着头的金璃汐身上,他看着她穿着他宽大的衣裳,像个孩童偷穿了大人的衣裳一般。几乎不被人察觉地,他的嘴角牵动了下,他朝金璃汐颔了颔首,道:“过来——”

  金璃汐闻听到蓝远铮的命令,脸色开始有点苍白,她紧咬着下唇,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准备松开上官璞的手,走将过去。

  上官璞拉着金璃汐的纤手,觉得金璃汐的手很是冰凉,便轻声低语道:“小姐,别过去——那苗王很冷血的,简直不是人——”

  金璃汐苦笑了一下,松开了上官璞的手,朝她露出一丝凄凉的微笑,不再说话,而是慢慢地一步步朝着蓝远铮走去。

  金璃汐还未走到蓝远铮的跟前,尚离他有三尺距离的时候,蓝远铮早已经伸出手臂,握住了她柔若无骨的臂膀,将她猛地拉近!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就将金璃汐抱了个满怀!

  四周立刻传来一片抽气与惊呼声,尤其是上官璞,更是惊讶而气愤地握紧了小拳头。

  蓝远铮凑近在金璃汐的耳边,低声道:“我答应你的事我做到了——那么,接下来该换你了——”说着,他手臂一揽,将她圈在怀抱里,转身面对着所有的手下。

  蓝远铮的手在金璃汐纤细的腰间游移,动作暧昧而亲密,明眼都可看出二人的关系已经越界。

  “从今以后,金家大小姐——将自愿归顺于本王,她是属于本王的礼物——”蓝远铮向着所有的人宣布,立刻引来男人们心领神会的喝彩与叫好声。

  面对着众人的反应,蓝远铮的嘴角勾起了一丝意气风发的笑容,但那双俊秀的眼里,却不笑,依稀有难以捉摸的光。

  “不,小姐——别答应他——他要羞辱你,将你当他的玩物!”上官璞看着蓝远铮对金璃汐暧昧而放肆的动作,慌忙叫道,急得想哭。

  “大小姐,赶快回绝这个霸道的男人啊,狠狠赏他一个耳光啊!”

  但上官璞却失望地看到金璃汐没有挣扎,金璃汐眼神木然,面色灰白,眼中隐隐有水光。

  难道,难道,她来晚了?!大小姐已经被那个苗王给——了么?!

  认知到这一点,上官璞惶然后退了几步,望着金璃汐毫无生气的神情,突然只觉一阵心痛,她抬起手,掩住自己的嘴,无能为力且哀哀地哭出声来!

  “既是我的人了,那今晚你就来侍寝如何?”蓝远铮对着金璃汐几乎是耳语般,低低地说。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 顽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娆乱君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