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顽抗
姚璎2018-05-15 19:544,002

  血色一下子从金璃汐的脸上抽了去,苍白如纸。

  “不——”金璃汐低语,用只有蓝远铮才能听见的声音道:“我答应过苗王,此生此世会一直留在苗寨,璃汐也会好好伺候苗王的作息起居,但其它的,其它的——请苗王网开一面,另寻他人为苗王——为苗王——”

  她涨红了脸却说不出“发泄”这二字,边说话间,她纤纤玉手里紧捏着的,都是冷汗。

  蓝远铮闻言,俊颜勃然变色,他冷冷低声道:“哦?你的意思是——宁可去当个干苦力的奴仆,也不愿为我暖床,是么?!”

  金璃汐沉默不语,但片刻之后,还是坚决地轻轻颔首。

  是的,只要有一线可能,她死都不要上他的床,去当他的侍寝婢女。

  她宁可做牛做马,埋头只做干苦力活。

  蓝远铮怒极反笑,他冷哼一声,咬牙道:“好,我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多久!”说着,他手一挥,已经将金璃汐推离了自己的怀抱!

  金璃汐向前踉跄几步,几乎摔倒,她稳住了自己,低头站在原地,一声不吭。

  “来人!将这两个逃犯押下去!”蓝远铮冷冷道,“监督她们为我们苗军干活,你们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命令她们做事,在未做完事之前,不许她们吃饭与休息!”

  众人心中猛吃一惊,不明白苗王蓝远铮笑吟吟间为何突然又翻了脸,只有施梓与蓝翼鑫明白必又是金家大小姐说了些什么话惹怒了苗王。

  这个弱不禁风的女人总是能在三言两语间让苗王喜形怒色。

  这种现象对于施梓他们来说,还是头一遭见到。他们已经觉察出了一些苗头,但是,苗王却还未发觉他自己的情绪一直在跟着这个汉家女人走。

  有苗兵过来要押着金璃汐主仆二人下去。金璃汐不发一言,便随着他们退下去干粗活。

  低眉敛目的她并没有看到此刻苗王蓝远铮的眼里闪过一丝受挫且恼怒的光。

  ……

  青山碧水,夕阳斜照,彩霞满天。

  西南边陲的风光无限迷人。

  金璃汐、阿璞蹲在地上,帮着蓝礼央在劈柴,生火,烧汤,准备着苗军晚上要用的饭菜。

  她们一路跟着苗军跋涉已经有好几天了,沿途经过了不少村庄,看样子明后日将到达云南的普洱产茶区。

  由于苗兵人数不少,苗王蓝远铮又不愿意扰民,于是大部队人马依旧在野外搭营就宿。

  苗兵们大多都随苗王蓝远铮前去狩猎,一时半会儿还未回来。

  这一路上,可累坏了负责伙食的小少年蓝礼央。不过蓝礼央年纪尚小,但却有一手好厨艺。

  “我的手艺还赶不上我爹的十分之一呢——他做的饭菜呀,真是香飘十里啊。尤其他烹制的天然山珍,鲜内回甜,酸辣微麻,重油味厚,叫你吃了还想吃——”在紧张忙碌的间隙,蓝礼央自豪地说着。

  “不过,即使他那么有名气,也尝尽天下许多美食,但最后却饿死在逃荒的路上。”蓝礼央随即神色黯淡,眼眶也慢慢红了。

  “别想太多了,礼央,你爹和你娘都在天国上看着你,他们肯定不希望你老是为他们伤心——”上官璞连忙安慰着蓝礼央,她从金璃汐口中得知蓝礼央为了小姐而受鞭苔之刑,因而对蓝礼央分外亲切与熟稔。

  蓝礼央点点头,有点不好意思地抹去清秀脸上的泪花。

  金璃汐弯着腰,不停地转动着篝火里的青绿竹筒,免得竹筒饭烧焦了。她的动作娴熟而快速,丝毫看不出原本是个十指不沾春水的大小姐。

  这些做苦力的日子金璃汐尚且还适应。

  幸好苗兵们大都是出身贫苦的孩子,本性都还淳厚,并没有故意刁难她与阿璞二人。

  因此这些打下手做粗活的日子反倒成了金璃汐在逃亡生涯中难得安静休整下来的好时候。

  金璃汐抬起眼,看着蓝礼央微笑道:“礼央,别难受,每当我思念我娘亲的时候,就望望天上的月儿,在心里默默和她说说话。虽然我们的亲人不在了,但他们一定能感觉到我们对他们的思念的。”

  蓝礼央走到金璃汐的身边,看着她从远处往这边吃力地搂抱起一堆柴火,想给火堆加柴,连忙伸出手,想要接过,道:“大小姐,还是我来吧——”

  “不用——我可以的——”金璃汐白皙的脸上因为干活而带着些许红晕。

  她微笑地对蓝礼央道:“我也干过粗活,不碍事的——”

  “什么?”蓝礼央有点呆怔,但想想这些日子来,金璃汐和阿璞帮忙干活时娴熟而麻利的动作,心里明白她们说的话是真的。

  “可是,可是您是大小姐呀——以前怎么会干过这种粗活呢?”蓝礼央挠头,依旧不解。

  “礼央,你快别提我们大小姐的伤心事了——”上官璞低声道,她看了看沉默着的金璃汐,又朝蓝礼央摆摆手。

  “怎么,大小姐以前也吃了很多苦么?”蓝礼央急切地问道。

  “恩——以前在金府,大小姐是带着我和二小姐一起单独生活的,我们三人很早就被赶到一个小院落里自生自灭——”上官璞在火上慢慢烤着松茸,神色有点凄惶。

  从小她便跟在大小姐身边,于是也见证了大小姐和二小姐从幸福亲情的温暖中一下子被推到冰冷的白眼与漠视中,无人搭理的冷落境况。

  这一切的发生,都是在金家大夫人病逝,而年轻的二夫人进了门之后。

  “不过,大小姐带着我和二小姐过得很快乐,假如没有这场暴乱的话——”上官璞说着,有些郁闷地烤焦了一块松茸。

  这份精心准备的饭菜是特意为苗王做的,那就苦死他好了!

  “阿璞,你小心看点儿火,不然受惩罚的又是礼央了。礼央,你也快点做你拿手的好菜吧,再晚各位就吃不上饭了——”金璃汐打断了上官璞的话,站起身来,拿起一个木桶,对他们说道:“我去打点水来,顺便将蘑菇洗洗,好烧点汤——”

  “小姐,让我去——”上官璞和蓝礼央都站了起来要去抢水桶。

  金璃汐低着头,道:“我去吧,我正好也想到河边走走——我想静静——”她抬起眼,朝蓝礼央牵强地一笑,道:“你放心,我会少打点水的——不会太沉——”

  蓝礼央沉思了片刻,便点了点头,这里离河边很近,若有什么事金璃汐只要一喊他们就听到了。

  “你快去快回——”蓝礼央对金璃汐道:“我等着你的蘑菇汤——”

  金璃汐含笑朝他们点头,凫娜的身影穿过树林,快步向河边走去。

  上官璞望着金璃汐单薄消瘦的背影,本想跟上前去,但寻思片刻,终于还是没有跟上去。

  她叹了一口气,心想,就让大小姐一个人好好静一静吧。

  ……

  远远地,便看见了那条河。

  夕阳的斜晖下,那金色的光芒,洒落在泛着青绿色的水面上,闪着细碎的粼粼波光。

  金璃汐蹲下身来,开始清洗着在树林里采来的蘑菇。

  河边很安静,她低着头,一双纤手在冰冷的河水里冻得通红。

  虽然天还很冷,但金璃汐却很喜欢一个人到这里来呆一会儿,想些自己的心事。

  洗着洗着,金璃汐望着寂静河水的眼眸渐渐潮湿了。

  她的眼前似乎又出现了旧日金布政使司府中,那湖畔桥石旁,绦绦杨柳下。

  岸边垂柳,湖中水色,茶花烂漫。

  而那个温雅俊秀的少年的脸慢慢地在河水中浮现,微笑地看着她。

  这是她梦里无数次与他相遇的情景。

  “倦言哥哥——”金璃汐渴望地伸出手去,却握了个空。

  泪,一滴滴地从她的眼中落下,滴入了冰冷的河水中。

  金璃汐伸出纤手,轻轻抹去了脸上了泪水。

  为何她总是如此轻易地,便被勾起心底飘忽不定的一抹由来已久的酸楚?

  苏倦言,苏倦言,你,究竟在何方,你,会忘了我么?金璃汐凝望着河水,脉脉哽咽不得语。

  半晌,金璃汐敏感地感觉到了河滩上不寻常的异动。

  她转过朦胧的泪眼,竟在河滩上发现了一只奇特的五彩斑斓的乌龟!

  她甚至都没有注意那只乌龟是何时出现的。

  金璃汐隔着泪雾瞧着那只乌龟,乌龟也瞪着小小的绿豆眼看她,煞是可爱。

  金璃汐用衣袖擦去眼中的泪水,朝着那只乌龟友好地笑笑。

  是她看错了么?

  那只乌龟竟伸长了脖颈,在朝她眨眨眼,它也在微笑哩。

  乌龟在河滩上爬了两步,像是很羞涩的样子,将头缩进了五彩的壳里,半晌,才探出小脑袋来,偷眼看着金璃汐。

  金璃汐自幼便喜欢小动物,看见这只可爱之极的乌龟,她欢喜地朝它伸出手去,将它捧起。

  她托它在手中,低声问乌龟:“小乌龟,你怎么会跑来这里,你迷路了吗?也想回家么?”她叹息一声,声音凄楚,“我却没有家了,而且永远都回不去了——”

  “既然它被人当作了礼物来馈赠买卖,就永远不可能再回去了——”金璃汐的背后突然响起一个冷冷的男人声音。“这是它注定的命运,也是你——金璃汐的命运!”

  金璃汐身体一僵,觉得自己全身冰冷。不用回头,她也知道自己身后站的那人是谁。

  金璃汐放下手中五彩的乌龟,慌忙开始收拾着河滩上洗好的蘑菇,用布袋装好,随后又在河中舀了一桶水,吃力地准备提回去。

  自始自终,她都没有回头看身后的那个男人。

  她恨他,但她又怕他。

  她不怕他伤害她,但她怕他伤害她所在乎的人与事。

  可她提着水,终究要沿着原路返回。

  金璃汐硬着头皮回身,对着那男人道:“苗,苗王,请让一下——”

  她面前的男人巍然不动,站在那里如同一座大山。

  “看来,你对这种卖苦力的日子还很习惯——”他冷冷地说道,一双如冰的眸子却盯着她单薄的衣裳以及冻得通红而变得粗糙的纤手上。

  金璃汐低着头,固执地不吭声,她想绕过这个男人往树林那边走去。

  这个男人对她具有生杀大权,她只有一条性命,他什么时候要就什么时候来拿,她毫无半句怨言。

  不过,眼下,没有什么比她送水的事情要紧,蓝礼央还等着她带蘑菇回去做热汤呢。

  “我在和你说话,你哑巴了么?!”蓝远铮眯缝起了眼,眼眸里带着危险的恼怒。

  金璃汐提着水站久了,开始有些气喘,她毕竟没有太多的体力,她正想将手中的水放下,再回答蓝远铮的问话。

  但还未等她说话,她的手中一轻,木桶已经被蓝远铮一把夺了过去,顺手扔在了地上!

  水桶倾倒下来,汩汩流出的清水将金璃汐的鞋与裤子都浸湿了。顿时,冷风夹杂着寒意向金璃汐袭来,让她打了个寒噤。

  连她怀中抱着的洗好的蘑菇也被蓝远铮猛烈的动作带得掉落了下来,在河滩上,滚落了一地!

  而那个如恶魔般的男人一把握住她的肩头,他那张隐藏着怒火的俊脸向她逼近了过来!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 抗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娆乱君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