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抗衡
姚璎2018-05-17 08:453,344

  他和她的脸,近在咫尺。

  “为何你不肯顺服于我?恩?”蓝远铮揽着金璃汐单薄瘦弱的身躯,将她猛地抱在了怀里。

  蓝远铮用手捏起金璃汐的下巴,几乎是咬牙地问她:“说!为什么你总是拒绝我?”他看着她那张娇美的脸,忍不住埋下头来要吻她,他渴望她那张柔软而嫣红的小嘴。

  她的气息是如此芬芳,她的唇是那般柔润,让他欲罢不能,如着了魔般想吻她。

  金璃汐用双手撑着蓝远铮宽阔的胸膛,头不住转动,拼命避开蓝远铮带着炽热呼吸的吻。

  蓝远铮将金璃汐的双手抓住,背在她的身后,而用一只大掌捏握住她的下巴,开始猛烈而狂野地吻她。

  这个吻激烈而持久,当蓝远铮意犹未尽地松开金璃汐时,金璃汐已是面色绯红,虚软得几乎站不住脚,她差点因为窒息而死。

  蓝远铮也微微喘息,他看着金璃汐,用手托着她的后背,低声对她道:“金璃汐,我要你永远是我蓝远铮的人!不仅你的人我要,就连这个——”

  蓝远铮伸出修长的手指,在金璃汐因呼吸而剧烈起伏的胸口上,画了个圈,“你的心——我也都要——”

  金璃汐瞥开眼,不去看蓝远铮。

  想要她的心?!他也太贪心了!

  虽然可能她保不住自己的身,但她的心却是她为苏倦言保留的最后一块净土。

  她不容许任何人来亵渎它,糟蹋它。

  “不——不给——”金璃汐眼望着落寞的夕阳,微微地闭起了眼,喃喃道:“我的心是我自己的——不给任何人——”

  “是不能给,还是不愿给?!”蓝远铮沉下一张俊颜,加重了抱着金璃汐的手劲,他的手捏得她好痛,即使这样,金璃汐依旧不松口。

  漫天红霞下,金璃汐那张苍白的容颜更加憔悴,她缓缓地转回头来,望着蓝远铮,平静地道:“既不能给,也——不愿给!”

  蓝远铮定定地看着金璃汐,而她也在看着他。

  两张同样绝美的脸,两双同样愤恨的眼神。

  两人对视,谁也不肯先把眼光调开,谁也不肯认输。

  半晌蓝远铮才咬牙,从牙缝里迸出字来,“好,金璃汐,你有骨气——!”

  他用力一搂抱住她的纤腰,让她几乎两脚离地,只能攀附在他身上。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说:“金璃汐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从头到脚拥有你!从你的人——到你的心!”

  蓝远铮说着,松开了金璃汐,任由她趔趄地跌倒在河滩上,匍匐在他脚边。

  “我,会让你爱上我的——而且会爱得死去活来,直到没有我你就会迷失方向的地步!”蓝远铮一个一个字,对着金璃汐,也对着他自己发下盟誓。

  金璃汐跌倒在河滩上,坚硬的鹅卵石硌得她全身发痛,半天爬不起来。

  衣裳尽湿,秀发散乱,狼狈万状的她趴在地上,在心里暗暗对自己说:“我不会爱上他,现在不会,将来不会——永远都不会!!!”

  ……

  是夜。

  马帮苗军宿营地篝火四起,人声鼎沸,人影穿梭,歌舞声声,很是热闹。

  汽锅鸡、金线火腿、夹沙乳扇、老奶洋芋、乳饼夹火腿……一道道西南边陲特有的美食佳肴盛在精美的器皿里端了上来,在苗兵面前的宴席上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洁白的米酒从齐人高的青绿色竹筒里倒出,一大碗一大碗地被苗兵们喝下,他们充满兴奋热切的眼神跟着面前众多的身姿婀娜的歌舞女郎而转动。

  这是一个喧哗而充满奢靡的夜。

  原来,苗王蓝远铮率苗兵行进在茶马古道的消息已经被普洱茶区的辖区管事知晓,辖区管事秦穆阳连忙吩咐左右,连夜带队赶到这里迎接苗王进城。

  秦穆阳在宴席上一再表示佩服苗王蓝远铮骁勇善战,又尊崇蓝远铮英明、为苗民争取福利的行为。见着蓝远铮此次要派苗山马帮队伍重走茶马古道,于是又连忙表示支持以示好。

  秦穆阳这次前来不仅带上了好酒好菜,更带来了好几名天香国色的美女献给苗王军队。

  蓝远铮看着秦穆阳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不由眯缝起了眼,他淡然一笑,“秦大人,于情于理,该蓝某人前去拜见秦管事,却让秦管事不远路途前来迎接,实在承受不起——”

  “哪里——苗王谦虚了——”秦穆阳哈哈大笑,对着一旁的美女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们赶紧为苗王倒酒。

  两位身穿轻纱的窈窕妩媚佳人立刻争着上前为蓝远铮斟酒,其中一位大胆的美人更是坐在了蓝远铮的腿上,偎依在他的怀中。

  蓝远铮的嘴角勾起一抹戏觑的笑,他转头望向秦穆阳,道:“秦大人,你送的礼太重了,蓝某人素来粗鄙,苗山又穷,怕是无以回报——”

  “苗王多虑了,这是秦某对苗王的一片心意——还请苗王笑纳。”秦穆阳哈哈笑着,朝蓝远铮举起了酒杯,“老夫先干为敬——”说着一仰脖,先喝下了一杯美酒。

  蓝远铮搂着怀里的美人,微笑着举起杯,也干了。

  秦穆阳见蓝远铮面色和缓,心里的大石总算放下。

  听说苗王暴躁冷酷,今日一见,竟是个如此年轻的英俊男子,虽然与他想象中不太一样,但也得小心应付才是,可别惹毛了这个活祖宗,免得落得个与金布政使司同样的下场。

  秦穆阳又朝与他一同前来的两位客人笑道:“扈老板,万老板,你们也得敬苗王一杯,他可是你们的大主顾呀!”

  茶庄老板扈文杰连忙站起,对蓝远铮敬道:“苗王远路而来,扈文杰恭迎大驾,日后若有什么需求,还请苗王直接与扈某说,只要能帮得上的,扈某一定帮忙!”

  不是扈文杰夸口,他的四海茶庄可是普洱数一数二的大茶庄,每年春季有无数的定单从他手中走过。

  蓝远铮微笑着赞许,“扈老板好爽快!蓝某此次购买春茶还仰仗着扈老板予以帮忙。”

  “苗王客气了,这是扈文杰的荣幸——”扈文杰含笑道。

  “苗王和外界传闻的不一样呢——”说话的是个玲珑妩媚的女子,声音如银铃般清脆。

  “哦?如何不一样?”蓝远铮微微一笑,俊脸上带着酒后的红润,饶有兴致地问着这位女子,这个看似娇滴滴的女子竟是普洱茶区最大钱庄的老板——万萌萌。

  “外界传说苗王是个茹毛饮血的残暴之人,谁知今日一见,竟然是文质彬彬的弱公子,请问苗王,哪一个才是你真正面目?”万萌萌纤手上提着酒杯,借了三分醉意,笑着问蓝远铮。

  蓝远铮低头喝下杯中的美酒,抬眼望瞭望风情万种的万萌萌,俊颜上掠过一丝觑笑,他问万萌萌:“那依万老板看来,蓝某人该是何种人才合乎众望?”

  万萌萌娇笑几声,声音清脆悦耳,道:“不管苗王是何种人,萌萌只关注有潜力之人——”

  “哦?那万老板看看,蓝某是否就是万老板心中满意之人?”蓝远铮哈哈笑道,言语带了几分放荡与不羁。

  万萌萌俏脸一红,眼波似水,道:“也许是,但却不是——”说着,用眼角瞟了瞟正低头喝闷酒的扈文杰一眼,她媚眼如丝,可惜对着的是个木头。

  蓝远铮眯缝着狭长的眼,将万萌萌的表情看在眼里,不由再次朗笑出声。

  ……

  这一顿宴席,宾主尽欢。

  人群散去,苗兵酒醉,万籁俱静。

  蓝礼央带着上官璞埋头整理酒席后的残羹冷炙,繁重的工作量让他们连喘气的功夫都没有。

  上官璞擦拭着清洗好的碗盘,偷空直起身捶了捶酸痛的腰肢,叹道:“这些人真能吃,真能喝——也真能闹——”

  蓝礼央清秀的脸上挂着汗珠,正忙着将一些未用完的食材收好,归回原位,听到上官璞的感慨,不由露齿一笑,道:“阿璞姐姐,乐观开朗是我们苗家人的特色,我们都是用歌舞来表达我们心中的快乐的。”

  上官璞吐吐舌头,回头笑道:“我知道——这种热闹的场面总会让我想起以前金府宾客满座的场面——”她说着,突然神色一变,对着蓝礼央说道:“礼央,你看见大小姐了么?我怎么半天都没有见到她?”

  傍晚的时候大小姐神色仓皇地从河边回来,浑身湿透,勉强提着半桶清水,问她出了什么事情,小姐也不肯说,只说她掉到河里去了。

  上官璞看着冻得唇青脸白的金璃汐,忙着帮她换衣裳,哪还顾得上追问她到底出了什么事。

  眼下,金璃汐又如空气般消遁了,让上官璞的眼皮直跳。

  “别担心——方才蓝护卫过来要大小姐去服侍醉酒的苗王,让她送一杯清茶过去——”蓝礼央连忙对着上官璞说道。

  “哦,大小姐没事就好——”上官璞松了一口气,刚想坐下继续洗碗,又猛然蹦了起来,她口吃道:“你,你说什么?去,去服侍醉酒的苗王?!”

  ……

  帐篷内,生着火炉,不冷,甚至可以说是温暖如春。

  床榻上,帐帏低垂,春情蔓延。

  他,如一只矫健的猎豹,古铜色的身体没有一点赘肉。

  他伏在一具玲珑浮凸的躯体上,与她交缠在一起。

  他俊脸上流着汗,狂猛,不羁,丝毫不怜香惜玉。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嫉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娆乱君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