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嫉妒
姚璎2018-05-19 10:093,489

  男人冷眼看着在他身下迷醉迎合的娇软女人,心头却没来由地一阵空虚。

  他停下了动作,一双俊秀的眼却紧紧盯着一旁低垂的帐帷,似乎想一直看出帐幕外。

  但风不动,影也不动。

  他直起身,俊颜闪过一丝迷惘,随即便是恼怒与暴躁,他朝着帐帷外低沉一声喝道:“茶!”

  帐帷外先是一阵静寂,随后,便听得杯盅碰撞的细微响声,一条朦胧的纤细人影映现在帐帷上,随着莲步而晃动,看不分明。

  纤细单薄的人影在床榻前默立了片刻,接着帐帷被轻轻掀开了一角,一只纤纤玉手从帐帷外小心翼翼地伸了进来,手上端着一个红木托盘,上面有一杯清茶。

  他紧盯着那只如春葱的玉手,也不去接那杯清茶。

  玉手的主人在帐帷外等待了半晌,也不见帐帷内的人来接,她的手不禁微微颤动。

  她手中的杯盅开始杯盘打架,发出“磕磕”碰撞声,杯中的茶也差点倒翻,溅了些许茶液出来。

  “这是什么下人呀——笨手笨脚的——”,只听得帐帷内传来一声慵懒的娇吟声,“爷——还是让奴家服侍你喝茶吧——”话语间,帐帷外的玉手上一轻,茶杯已被人端走。

  帐帷外的纤细人影微微松了一口气,她收起红木托盘,轻手轻脚正想离开,却被帐帷内的男人喝住,“站住!”

  那纤细人影站住了。

  “茶是冷的,换一盏——”帐帷内递出茶盅来,纤细人影慌忙接了,正待要拿去重新沏茶时,但那男人却一把握住了她的手!

  纤细人影手一抖,茶杯从二人的手中滑落下来,掉在地上发出了一声脆响,碎了。

  “金璃汐!你是故意的么?!——”帐帷帘一掀,探出了蓝远铮结实健壮的赤裸上身,依稀还可看见他身边女人光裸的一双美腿。

  那女人也娇柔地惊叫了一声,然后埋怨道:“怎么这么不小心呀,吓坏奴家了!”

  金璃汐涨红了脸,慌忙低着头,不敢再看。

  蓝远铮冷冷地看着金璃汐,既不松手,也不说话。

  金璃汐犹如锋芒在背,她的耳根已经全红透了,好象做了什么亏心事被人逮住了一样。

  其实该在床榻上颠龙倒凤的那二位脸红。

  他们竟然,竟然那么大胆,那么放肆,完全不顾屋里还有人,就,就这样——这样——!!!

  虽然她金璃汐现在已经不算个人了,只是一件物品,或者是一匹供人使唤的骡马。

  但她还是有羞耻心的,尤其是她从小就养在深闺中,受着严厉戒律的家教。

  他是故意的么?想这样让她难堪么?!金璃汐羞怯得几乎抬不起头来。

  她的眼里已经浮现了薄薄的泪光,却悄然握紧了另一只纤手,不肯让人发现她的无助。

  她羞愤地咬着下唇,暗中用力想将自己的手从蓝远铮的手里抽出,但他看似轻松地握着,其实也使上了力,他岂容她挣脱?!

  蓝远铮的眼眸在金璃汐脸上逡巡,想从她脸上找出点情绪波动的异样来,但金璃汐的俏脸上除了一抹羞红,他就再没有看到别的任何表情。

  她强自镇定的脸上如死水微澜,没有他想要看到的表情。

  蓝远铮俊脸一沉,他松开金璃汐的纤手,冷冷道:“滚!”

  床榻上的女人也娇声道:“是啊,快走开些,这么笨的!”

  金璃汐涨红了脸,转身想走,却听到蓝远铮对着床榻上的女人道:“我说,滚!”

  那女人望着蓝远铮,妖媚的眼眸里有一阵愕然,“爷,爷你叫我滚?”

  “是,赶紧离开这里!”蓝远铮说着话,将床榻上散落着的衣裳捡起,抛在她身上,道:“去找我的护卫要银子,赶紧从这里离开!”

  他的脸色阴沉,俊脸冷寒,让那女人不敢多说,连忙穿上衣裳从床榻爬下。

  苗王果然是喜怒无常,不过能得到他的宠幸,她已经可以回去睥睨同为歌舞伎的姐妹们了!

  他是那么英俊,那么强壮!

  不过她却不敢对他痴心妄想,虽然她也是普洱城里数一数二的红牌。

  秦大人交代过她,要她好好侍奉眼前这个男人,但她却从蓝远铮身上得到了她从来未享受过的快感与迷醉。

  她用恋恋不舍的眼神看了看蓝远铮,用手挽着散乱的发髻,提着精美的绣花鞋准备出房去。

  客人不喜欢她,她是不能强求的。

  路过金璃汐身边的时候,她多看了金璃汐几眼,苗军营地里竟然还有这么漂亮的小男孩?!尤其是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要是个女人,该有多少人跌在那眼波里溺死呀!

  她斜睨了一眼金璃汐,朝金璃汐抛了个媚眼,便悄然退了去。

  她掠过金璃汐的身边时,随风送来性感而又暧昧的一股香气,在屋里挥散不去。

  金璃汐也悄然地往旁边挪了挪步子,她想逃离开这里,这个屋子里到处都充满了男欢女爱的气息,让她面红耳赤,一刻都待不下去。

  但蓝远铮转过头来,盯着她。

  金璃汐站住了脚,慌忙对蓝远铮说道:“爷,我,我给你换杯茶来。”说着,弯下腰想捡起地上的碎瓷片,将屋子收拾干净。

  但金璃汐刚弯下腰来,却被人从腰后抱住!

  蓝远铮用他健壮的胳膊轻松一搂抱,便将金璃汐抱上了床榻!

  金璃汐大惊,拼命挣扎,但蓝远铮强大身体已经压了下来。

  “不要!快放开我!”金璃汐手脚并用,全力挣扎着,声音里已经带了一丝哭腔。

  他太龌龊了,他刚和别的女人在这上面打滚过,现在却又要让她躺在他身下,满足他的兽欲!

  他好脏,他所碰过她的地方也好脏!

  金璃汐推搡着蓝远铮沉重的身体,忍不住内心的愤懑与厌恶,她再也顾不得许多了,挣脱出一只手,猛地给了蓝远铮一个响亮的耳光!

  空气顿然凝滞,蓝远铮不可置信地抬起头来,望着身下的金璃汐。

  金璃汐用手捂着嘴,她推开还在错愕中的蓝远铮,伏在床榻边呕吐。

  她根本没有吃上晚膳,因此在干呕着。

  半晌,蓝远铮才反应了过来,他猛地拽起金璃汐的肩膊,吐得眼泪汪汪的金璃汐被迫看向他那张愤怒得通红的俊颜。

  “你敢打我?!”蓝远铮一手架起虚软的金璃汐,一手捏住她的下巴,怒声问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打我?!”

  “你,你太龌龊,太肮脏了!”金璃汐摇动着脑袋,想摆脱蓝远铮手掌的桎梏,“你——你让我恶心!”

  “恶心?!”蓝远铮怒极反笑,“我怎么让你恶心了?难道我碰你会让你恶心么?!”

  “是!我看见你就恶心!你不是人,不是个真正的男人!”金璃汐挣扎着骂道,她的心里浮现出了苏倦言的影子,“只有倦言哥哥,我的倦言哥哥他才是个真正的男人,他是个好人,你根本不配和他比!”

  处于极度悲哀与羞辱中的金璃汐忘记了一切,此刻的她,只求蓝远铮一掌下来,打死她,她就可以不用再受着人世间的痛苦与屈辱了。

  “苏倦言!”蓝远铮面色铁青,“你把我和他放在一起比?!”

  他的心里陡然升起酸涩的滋味,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叫嫉妒的感觉。

  “你不配!你连给他提鞋都不配,你是个禽兽!”金璃汐将自己心中压抑已久的愤怒与屈辱都发泄了出来,也罢,反正她今日难逃一死,那就让她骂个痛快吧。

  “我是禽兽?!”幽暗的光线下,蓝远铮英俊的脸忽明忽暗,更加阴沉如冰。

  “是,你根本就不是人!”金璃汐含着泪,哽咽着喊道。她恨他!

  “好,那我今日就让你看看禽兽是什么样的!”蓝远铮愤怒得眼都红了,他伏下身子,用力压在了金璃汐的身上,咬着牙,探手到她的腰间,用力一撕,便将金璃汐的腰带扯断了!

  “不,你这个恶棍!”金璃汐拼命在蓝远铮的身下挣扎,她不住踢他,抓住他的手狠命咬他的胳膊,在他的手上咬下了深深的牙印,渗出了血!

  今天,他决计是不会再放开这个胆大妄为的女人了!

  她深深蔑视与打击了他苗王的自尊,他要讨回他身为男人的尊严!

  “不要——你滚开——”金璃汐挣扎着,头帕松散开,她一头长长的青丝流泻开来,洒在枕头上,她苍白着脸,眼眸里含着羞辱与恐慌的泪,她曲起腿,想用以前的办法攻击蓝远铮。

  但蓝远铮早有准备,当金璃汐的腿踢来时,他的身形一转,便轻松地避开了金璃汐笨拙的攻击。

  金璃汐反抗不成,却反被蓝远铮压得死死的。

  她仰躺在一片狼籍的床榻上,边挣扎边捂着嘴想呕出来。

  蓝远铮见状更加恼羞成怒,他的手握成拳头,用力捏紧!

  他的骨关节咯咯作响,但,最终还是没有落下来。

  蓝远铮粗重地呼吸着,强迫自己将愤怒压抑下,他微微闭了眼,长长吁口气。

  半晌,稍微控制住了自己的蓝远铮俯下身去,将金璃汐抱起,自己则抱着她坐在床榻边的宽椅上,让她斜靠在他的怀抱中。

  离开了令她嫌恶的床榻,金璃汐无力地伏在蓝远铮宽阔的肩膀上,她的纤手握成拳头死命捶打着他结实如花岗岩的肌肉。

  她的手都打痛了,而蓝远铮却与没事人一样。

  金璃汐气馁地垂下手,她的脸无力地滑贴在蓝远铮的胸膛,一股无言的伤痛与委屈袭来,让金璃汐忍不住痛哭失声。

  “我恨你,蓝远铮,我恨你!”金璃汐哭泣着,一转头,用力咬上了蓝远铮的肩膀!

  她的内心里充满了痛楚与羞愤!

  ……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暴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娆乱君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