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暴戾
姚璎2018-05-20 09:552,613

  她咬得狠,他则无言承受。

  蓝远铮抱着金璃汐,感受着她在他怀抱中哭泣时单薄身体的颤抖,他仰靠在椅背上,强忍着下身的紧绷,他微微闭上了眼,心里不知该拿这个女人如何是好。

  他也恨她!

  恨她的父亲洗劫了苗人一族,让他们家破人亡,离乡背井。

  而他也痛失双亲,从小便成了孤儿。

  他本想抓到她之后便毫不留情地将她毁灭掉的,但却迟迟下不去手。

  蓝远铮在椅背上微微睁开眼,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了八年前,当他还是十二、三岁少年时,他所见到的那美丽倩影。

  那时的她,年纪尚小。

  她正拈朵洁白的山茶花在凉亭里独自沉思,微笑。

  红粉凝脂碧玉丛,淡妆浅笑对东风。

  她明艳照人,巧笑嫣然,让少年时的他一瞥之下,心为之一动。

  心,从来没有过的紧张与砰然,他脸红了。

  可那时的她是高贵的金布政使司的大小姐,而他,却是从尊贵地位跌入最底层的落魄苗王之子!

  当她锦衣玉食,养尊处优之时,他却在出卖苦力,忍受别人白眼,遭人毒打,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

  她从来没有正眼看过肮脏而落魄的他一眼。

  他在心里发誓,有遭一日,他要剿除金布政使司府,他要让这个美丽高贵如同仙女一般的女孩匍匐在他的脚下,全身心让他拥有!他要把他失去的一切都重新夺回来!

  如今他做到了,也如愿将她擒获,把她变成了他的禁脔。

  但他却得不到她真心的顺服!

  现在的她依旧看不起他,在她心里,他依然是那个卑贱低下的苗夷藩王!

  她骂他“肮脏龌龊”,让他怒不可遏。

  他不过就是要了一个女人,而金璃汐她,有什么了不起?!

  充其量她和那个女人一样,都是他的暖床工具,她有什么权力来指责他,鄙视他?!

  她的挣扎与反抗,让他忍不住将老帐新帐干脆一起算了!

  可他,却还是!!——下不了狠心将她彻底揉碎毁灭!!

  蓝远铮暗暗咬了牙,一双带着薄茧的大掌抚上了金璃汐哭泣着的颤抖的脊背。

  却在此时,他清晰地听见金璃汐在低喃着:“倦言哥哥,倦言——”

  一行热泪从金璃汐的眼眸里落下。

  蓝远铮的身子一僵,他如鹰隼般眼直盯着金璃汐,缓缓地道:“你在叫谁的名字?”

  金璃汐不去理会蓝远铮,只是哽咽着拉扯着凌乱而破碎的衣裳,想从蓝远铮的膝盖爬下。

  蓝远铮紧贴着她,他身体的热度烫得金璃汐坐立不安,她潜意识里知道她不能这样和他相处太久。

  他是只野兽,随时都可能将她整个囫囵吞下去!

  但她的身体却被蓝远铮牢牢抱住,他抬起她的下巴,重又问了一遍,“你——方才叫的是谁的名字,你——心里到底想的是谁?!”

  金璃汐被蓝远铮的身体抱住,他火热的身躯炙烤着她的身体,她能感觉到他的强悍和暴戾,她又羞又恨道:“我心里念着谁,想着谁,不需要苗王你来关心!”

  金璃汐的话骤然点燃了蓝远铮的妒火,他盯着她,凌厉的眼神几要将她吞噬,“不许你想其它的男人!也不许你在我面前念着别的男人的名字!”

  金璃汐凄楚地嘲讽道,“苗王,你能控制得了我的人,但你由得了我的心么?!”

  “为何不能?!”蓝远铮俊脸一寒,“我说过,你必须永远匍匐在我脚边,你既是我的奴隶,就必须从身到心都顺从于我!”

  “你休想!”金璃汐含着泪看着蓝远铮,眼里有着坚决与仇视,“我永远都不可能忘记我心所属之人,即使你用尽手段我也不会改变我的心意!”

  蓝远铮的脸变得异常阴冷,他盯着金璃汐,缓缓道:“你再说一遍!”

  “我永远也不会改变我的——”金璃汐的话还未落,她的下颚已然被蓝远铮狠狠捏住,他用力得几乎要将她的下巴捏碎!

  “我最恨女人对我不忠实!你不该惹怒我,你只是我的奴隶而已,却竟敢如此藐视你的主人!”蓝远铮一字字缓慢地说着,“或许,我该用对待俘虏的手段来对你,免得你忘了你现在是何种的身份,被沦为何种境地!”

  说着,蓝远铮用手猛地托住金璃汐的后脑,凑上脸去,开始粗暴而激烈地吻她!

  “唔——”金璃汐只觉得头皮发麻,她的秀发被蓝远铮揪紧得发痛。

  而他恼怒而粗鲁的吻落了下来,落在她的脸上,唇上,颈项,顺沿着她的胸口一路往下去……

  与先前几次他对她狂野中还带着些许的犹豫迟疑不同,此刻的蓝远铮又恢复到了当初逮到金璃汐时的粗鲁与强横。

  他激狂与粗野的肆虐让金璃汐连挣扎与呼救的机会都没有,便被他一把抱起,一路走到帐篷中央的长案边。

  蓝远铮猛地将案上的东西扫到地上,然后将金璃汐放了上去,随后他强壮的身体便压了下来。

  “不要!你滚——”金璃汐刚在蓝远铮唇下吃力地迸出话来,但很快她的后半句话就淹没在蓝远铮覆上她的疯狂的唇舌亲吻之中……

  不耐于金璃汐身上质地粗糙男装的碍事,蓝远铮伸出手,揪住她的领口用力一撕,立刻将她的衣襟撕扯开来,露出了她绣着精致花边的荷色亵衣。

  他猛力用手拉开金璃汐欲掩盖住自己胸口的纤手,将她的双手用他撕下来的布条捆住,固定在她身体的两侧!

  没有了她双手的阻挡,她该死的美与勾人!

  激起了他欲采撷她的无限欲望。

  金璃汐被疯狂的蓝远铮吓坏了,她挣扎着想要下地,但她的手,她的身,却被蓝远铮牢牢压在了长案上,她犹如一只任人宰割的无助羔羊。

  不,他不能!

  金璃汐眼角含着泪,颤抖着对蓝远铮说道:“你,你不是要等我的身心都顺从于你么?你,你放开我——”

  “不,我不会再放开你了!”蓝远铮冷冽地一笑,他眯缝起眼,英俊的脸上有的只是冷酷无情。

  “你永远都不会爱我,我既得不到你的心,得到你的人也一样,反正别人对我有没有心,我也不在乎!”

  说着,蓝远铮将她拉近他,让他们的身体更契合。

  “我会让你和其它女人一样,哭着喊着求我爱你!”蓝远铮冷冷地一笑,邪恶如魔。

  金璃汐蜷缩着身体,抽泣喘息着, 是她错了,她不该沉不住气,而去惹这个可怕的恶魔。

  金璃汐微合着眼,眼眸里有着隐约的泪光,她感觉到了后悔。

  蓝远铮肆意地爱抚着金璃汐。

  金璃汐咬着下唇,正欲屈膝往蓝远铮的下腹顶去,却又被马上回神的蓝远铮机灵地闪过。

  “到现在了,你还不肯乖一点——”蓝远铮咬牙道。

  耐性已到极限的他热血沸腾,脑子充血,他已经不能再忍了!

  但金璃汐弯着腰,抽泣着晃动着身体,拼命恐慌地踢着腿,不让蓝远铮近身。

  处于情火热难耐的蓝远铮,甚至都已经来不及再和金璃汐争斗,他伏在她身上,吻住她口中带着芳香气息的柔润唇瓣!

  他一心一意只想放纵,快意,如鱼得水,淋漓尽致。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吞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娆乱君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